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皇妃日常 > 第二十八章 生辰

  这一回倒没人羡慕宝音了,大多数人对她报以同情。真可怜呀,刚被逼得杀了人,随后又发现有孕。赵婕妤不是病秧子,若没有睿王妃的事刺激她,该不至于胎像不稳。说不满十五岁,不过差几天罢了。



  宫中礼仪繁琐,皇后自然擅长操办节庆,她将地方设在甘泉宫,请满宫嫔妃和京中的亲王皇亲来为她祝寿,并传召赵侍郎夫妇进宫。赵婕妤这是冲喜,同时是十五岁及笄礼,排场大是应该的。宫里的嫔妃大概一年能和家人见一次,皇后和妃位能回府省亲,今日便是宝音出嫁以来第一次见家人。



  赵宝音是赵家的掌上明珠。李纯思来想去,没敢把睿王妃的事儿告诉赵侍郎,只说宝音不小心怀上了,却很不幸地感染风寒,所以身子略有不好。



  此时的宝音还在发烧,就顶着个红彤彤的脸蛋和青白的眼睑出现在爹妈面前。赵家夫妇看了简直是心肝被掐碎,当着皇帝面和宝音抱头痛哭。赵大夫人一边哭,一边伸手往宝音头上脖子上掐,骂道:“不到十五岁就怀上,到时候你要准备怎么生?规矩礼仪都学到哪里去了!连皇家都敢忤逆么!皇后娘娘让你喝药,你不听话!你怕苦!我就后悔当年没教训你,养得你如今娇惯成性!”



  赵夫人手上狠啊,掐一下宝音的脖子就肿一块。李纯看不下去上前拉架:“夫人,您消消气……音音是个守礼的,也不曾忤逆,纯是体质好才怀上的。”



  女人体质好就是能生,这和男人体质好的意思不一样。



  赵夫人不敢再掐,抹泪和皇帝请罪:“赵家教女不善,给圣上添麻烦了,臣妇有罪啊!”



  李纯连连道:“夫人言重了!宫中有御医国手,定能保婕妤平安。今日婕妤及笄礼,双喜临门,您哭什么呢!”说着有宦官来请赵家夫妇入席。



  席间皇后作赞礼、德妃作赞者、诚王妃作正宾。对此宝音颇有些受宠若惊。



  象征成人的簪子是德妃给她插上去的。宝音晓得德妃是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没指望日后与她多亲近。



  此前吴氏进秋澜宫不成最终盯上启祥宫,德妃袖手旁观,任由宝音被吴氏折腾。人家淑妃更是不管。



  宝音她娘心都碎了,她爹一度想把女儿带出宫,女儿娇养十四年,偏进宫就出事了,宫里肯定不是啥好地方。他俩一整天又哭又笑地,最后心里那股子坚持果断被皇权压过,天擦黑就急急地告退出宫,不敢久留。



  赵侍郎担心女儿,同时十分忐忑,没想到能得到这样大的荣耀,被召进宫来给女儿过生辰。走时对宝音千叮万嘱,让她好好伺候圣上、皇后,孝敬太后,与各宫娘娘们和睦相处。



  宝音是真心高兴,她得到了许多人的祝福,不明真相的冯尚书夫人和当初推销自己侄子的湖广总督徐夫人都给她送安胎药材和方子,诚心为她好。见到爹娘的感觉很令人激动,明明已经进了宫,十五岁的及笄礼却如此圆满。她一边咳嗽一边挨个给夫人命妇们敬茶,又叩谢皇帝皇后的恩典。



  却是李纯深感忧愁。赵侍郎惊恐地跪在他跟前的时候,他只能撑着笑面,说宝音并无大碍之类的话。



  君无戏言啊……



  这一夜他按例宿在秋澜殿。德妃惯会服侍,然而李纯总是睡不安稳,半夜里爬起来冲进五皇子的暖阁里头,推开乳母自个儿去哄哭闹任性的小儿子。父子两个胡闹半宿,李纯回身看见德妃披着衣裳,缩成一团站在门口,连忙道:“你怎么不睡?地上凉呢。”



  德妃小心道:“佑儿太顽皮了。将来赵婕妤的孩子,应不会像他这样难带的。”



  李纯抬头看她,随即笑了:“你胆子大,敢在我面前直来直去,不怕我迁怒你。”



  “这么多年了,我怕您做什么。”德妃上前给皇帝整衣裳——五皇子手劲不小,把他爹的腰带都扯下来了。“您实在担心赵婕妤,妾唤人过来,咱们一同去启祥宫吧。”



  李纯低声道:“不用了,我又不是御医。”放下五皇子回里屋蒙头大睡去了。



  李纯的确很担心宝音,却很少去瞧,日子久了宫里人就并不认为赵婕妤得宠。



  唯一值得称道的就是那日办生辰的大张旗鼓,但为了冲喜么……皇嗣金贵,本就值得这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