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皇妃日常 > 第二十五章 血光

  睿王妃为人亲和,这一路话却少了,两人行至如意湖的时候她指着花圃里的芍药,想要去摘一朵花回来簪。



  宝音微笑看着她:“王妃好雅兴。不过如意湖畔最负盛名的当属牡丹。”她的手指,指向与睿妃相反的方向。



  睿王妃脸上的笑意渐渐褪去。驻足半晌,她凑近宝音,轻声道:“我去去就回来,我最喜欢那朵火红的……”



  下一瞬,她清丽的声色戛然而止。她颤颤地倒退一步,胸口喷薄的血水正是那火红芍药的颜色。



  血顺着王妃橘色的衣襟淌到宝音白色的手腕上。



  赵宝音手中握着那块断裂的玛瑙玉佩。她大口地喘息着,用力之下玛瑙亦割破了她的手掌,血水混合:“王妃为什么一定要去摘芍药,为什么,要往顺贞门的方向去,你为什么……”



  睿妃已经无力回答。赵宝音将染血的双手举起,她再也忍受不住,声嘶力竭地尖叫起来。



  ***



  阳朔六年,睿王李经谋反被诛,其妻女皆赐死。



  早在几月之前,李纯便察觉到他有反心,遂将他放逐北塞,妻女传召进宫做质子。然而睿王孤注一掷,二十天后拥兵从北塞回京。得到消息后的李纯,命令皇后将睿王妃囚禁在甘泉宫,几位郡主王子押进天牢。



  睿王妃在最后关头,选择了逃出顺贞门与接应的反臣报信。



  芍药花的方向是顺贞门,而牡丹花的方向,是她所居的寝殿,那里有她的三个儿女。



  没有人知道睿王妃有无挣扎。她固执地选择了顺贞门,最终被年仅十四岁的赵婕妤果断刺死。



  宝音年小体弱,玛瑙碎片捅进去时割破了睿妃的血管,却并不致死。随后有禁军护卫赶来,没有人敢救睿妃,睿妃死于失血。



  宝音失魂落魄地瘫在地上,宫人们上前搀扶她,刘统领跪地请罪。山寿郡主和两位王子被刘统领命人押进刑房,短短两刻钟后李纯的圣驾火急火燎赶来,当场命道:“谋逆是死罪。”



  就这么着,那三个尚且年幼的孩子都被灌了毒酒。



  李纯奔到宝音面前,跪坐在地上紧紧抱住她。宝音手上的血都蹭在了皇帝龙袍上。



  “我害怕……”年幼的女孩喃喃低语。



  赵侍郎的家书上曾隐晦地提及此事,对她的叮嘱与皇帝一般无二——不要和睿王妃过从甚密。而睿王拥兵的风声,亦渐渐在宫闱中传开。



  李纯传召宝音伴驾的那一日,将赤丹赏赐给禁军刘统领。赤丹,又名朱砂。



  诛杀。



  李纯只能抱紧她:“你为什么不听话,已经说过了,不要参与此事,一个女孩子家……”他抓着宝音的手几乎想哭,她自小娇惯,哪里见过血?



  “皇上,我害怕。”赵宝音嚎啕痛哭:“睿妃从一开始就盯上了我。不管是为了什么我都必须要杀她。”



  那么多后宫嫔妃,睿妃唯独挑中了宝音一个——同时满足“年幼无知”和“甚得宠爱”两大条件的,只有宝音。



  睿妃刻意与她亲近,甚至示意她帮忙查看宫中动向。



  逆党这两个字,沾上了万劫不复。就算宝音清白无辜,被她拉上后旁人都看在眼里,事发后便会诟病道:“赵婕妤和睿妃走得近呢……”



  睿妃以为宝音不懂,或者就算她懂了,她也只能无奈接受。那种境况下,睿妃能拉一个上贼船的就能多一分庇护,稳赚不赔。



  宝音看穿了她的居心,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就算自己听从父亲的劝告,一心想缠上她的睿妃还是不会放过她。她将计就计,不进反退,在宫中宣示自己羡慕睿妃这样与夫君恩爱非常的女人。睿妃心内窃喜,更认定宝音是个懵懂幼稚、毫无自保能力的小女孩。她放下一切戒心,最终被宝音抓住机遇成功刺死。



  “一切都有我在,我是皇帝啊。”李纯低低附在她耳边:“别怕,别怕,死人有什么好怕的。”



  “不,我是怕皇上,”赵宝音受惊过度,声色抖得不像话:“我身后站着的是赵家全族,我不能背上污名。皇上让我别和睿妃来往,我想,自己是否已经被怀疑。就算我本无心,但皇上是否怀疑我因年幼不懂事,已经在无意间对睿妃透了不该透的消息。”



  李纯的脸孔渐渐覆上震惊颜色:“音音,你在说什么?”



  “您别管我了!”宝音用沾血的手去捂眼睛,李纯赶紧去抓她的手。



  “来人!”李纯的脸色难看得吓人:“送赵婕妤回宫,请御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