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皇妃日常 > 第二十章 感冒了

  宝音在德妃宫里被小皇子尿了一身,虽及时换了件德妃的衣裳穿,傍晚走回来后还是打了个喷嚏。李纯做主给她请了御医,拿狐皮大氅包着将她送到寝殿,还亲手给她盖了三床被。宝音热得抗议,无奈对方是皇帝不是她爹,可不会事事听她的。



  那边静嫔正梳洗沐浴等着皇帝。静嫔进宫五年了,容貌虽然姣好,然而常年高卧且加餐,腰和腿都偏胖。



  李纯待她尚可,她其实懂得,李纯喜欢跳跃开朗的性子。但她这么些年,挣扎权衡着是要逼着自己出门应酬、在皇帝跟前说笑呢,还是由着性子懒在家里?



  最终抵不过屋子的诱惑,出去玩一天对她来说难受地要死。



  更要紧一点,她对李纯没有太多感觉。那也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否则像人家淑妃,就算本不喜欢小孩,为了李纯,还不是心甘情愿生那么多。



  静嫔往脸上搽玫瑰膏,她是纯把皇妃当事业了,爱岗敬业,尽职尽责。



  很快皇帝回来了,后头竟然跟着吴才人。



  吴才人脸上堆着笑,将一食盒递给主殿守夜宫女,感激地与静嫔道:“是妾的大兄托人送来的大枣提子,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今日公主跟着您去秋澜宫里玩闹,她年小不懂事,真多谢您照顾她了!”



  静嫔叹气,四公主那孩子何须别人照顾?躲在人后一副乖巧的样子,眼睛却流光婉转,一看就是人精,又哪里会不懂事?



  嘴上只好客套道:“说哪里话,还专程送东西来,公主那样乖巧孩子打着灯笼难找,今日与她同去,我也很欢喜的。”



  “啊哟,有您这样的主位娘娘,妾三生有幸。”吴才人掩嘴笑。



  等她告辞,静嫔打开食盒,发现的确是大枣和提子,还有一些坚果——那是楼兰枣,比拇指还大很多,民间是绝吃不着的。吴才人将枣子切开去核,里头塞满提子干、核桃、山楂干、松子还有奶酪。



  “唔,吴才人很聪明啊。”李纯伸手拿一个尝,一壁赞赏:“双色茉莉是宝音祖上传下来的手艺,她在尚宫局偷学几日竟也种出来了。这一回不过是寻常的坚果,她也能做得如此不俗。”



  她当然很聪明!静嫔心中暗骂,什么花儿吃食都是小事,人家一招声东击西才玩得漂亮!若不是侍寝规矩大过天,她今晚上准能把皇帝从主殿里拖去她的云光殿!



  还真当她和宝音两个好欺负啊!



  却说第二天的时候,宝音竟是真病了。



  发烧烧得浑身无力,最可怕的是鼻塞——坐着吧,身上酸痛地很;躺着吧,两个鼻孔都不透气,大张着嘴呼吸无力,她就像一条缺氧的鱼。



  宝音趴在梅嬷嬷怀里哭:“啊呜!都怪我啊!我昨晚上偷偷把被子掀了一床,啊呜!!好难受啊我喘不过来气啊……”



  李纯在床边坐着:“好啦别哭了,要不要抱抱?抱抱?”



  伸手从梅嬷嬷怀里将宝音扒拉出来。



  宝音一张脸涨红,不知是哭得还是羞得:“……我,我十岁爹就不抱我了……”



  “我又不是你爹!”李纯再次强调自己和他爹的区别:“快点,过来趴着!”



  “啊不行!”宝音嚎啕:“嫔妃病着是不能面圣的……”



  的确,特别是风寒这种传染病,皇帝龙体怎能过了病气。



  柳嬷嬷撇嘴,恩不错,规矩没忘。不过,这会儿貌似不适合赶皇帝走。



  李纯抓着她后背的衣裳将她拎过来:“朕五岁习武,十五岁上北塞杀匈奴,你以为会像你一样随便就病了?”突然一巴掌拍在她脊背上:“不准哭!越哭越堵,哭大了还会肺疼,你想得痨病啊!”



  啊隔!



  宝音死死捂着嘴。伴君如伴虎!吓死宝宝了啊!前一刻还跟我爹一样软,怎么下一瞬就跟我奶奶一个凶样啊!



  拍那一巴掌很疼啊!使那么大劲干嘛……挖啊啊啊!好痛啊!



  她开始大叫:“别别别……皇上饶命啊……”



  李纯满头黑线:“别闹了,风池穴和大椎穴专治鼻塞,你今晚上还想睡吧?选秀那年我就听说你娇气,在家被长辈宠坏,唉,真拿你没办法。”



  手上掐得更使劲了。



  赵宝音泪水横流,疼啊!



  受罪有回报,皇帝走后鼻子的确舒服了。



  古代感冒至少得半个月才能好,宝音这段日子是别想出门了,那啥消耗体力的事更干不了,于是彤史上的名也被撤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