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车在雪地中疾驰,被放在驾驶副座上的朱莉艳,整个人昏昏沉沉,头痛得受不了,身体燥热难耐,她感觉下腹有一团火焰在燃烧,她好渴望……

“坐好。”李奥一手躁控着车子,一手环住她的腰,以防全身软绵无力的她滑下座位去。

她整副诱人的潮红娇躯腻在他的怀抱中,丰润的胸部贴着他的手臂蹭啊蹭地。

“我好难受……”药效发作了,她痛苦难耐地低吟喘息。

李奥看了她一眼,心里是既气愤又担忧。她被下了药,假若今晚他没找到她的话,那她岂不被人给轻薄去。这对她而言,将是一个无法承受的侮辱。

“忍着点,马上就到了。”他安抚她,对她动不了气,只想倾其所有地保护她,带给她怏乐。

“我好难受,忍不了了。”

她好热,将披在肩上的西装外套胡乱地扯下来,然后是她洋装的细肩带。细带吊在纤细的手臂上,露出胸前一片诱人的景色,雪白的双峰半露,这个模样说有多性感,就有多性感。

李奥润了润唇,欲望在下腹奔腾,一个急速的转弯,他在一间教堂前停下来。

“我爱你。”在车子停下的同时,他的唇急切地覆上她微张着喘息的唇瓣。

怒气、宠溺、深刻的情意和缠绵的爱恋,全都宣泄在这个冗长而深切的吻上面。他的舌和她的小舌缠绕着,他的呼息逐渐浓浊加剧;朱莉艳也是,她热情地回应着他,躁热的身体似得到解脱般,不再那么的难受,好过了些。

当另一辆车子出现在身边时,李奥不得不结束这个吻。将她轻轻拉开一点距离,朱莉艳随即不悦地抗议——

“不要离开。”她美眸半醉,唇色嫣红,两颊泛着粉晕,好不诱人。

“乖,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现在得先下车去。”他情不自禁又吻上她,不过这次很克制的只是蜻蜓点水式的安抚。

下车绕到另一边,他弯腰将她搂抱在怀中,将她吊在雪臂上的洋装细肩带拉妥,并把裙摆拉正后,他才将她从车内抱出,大步地穿过雪地,穿过冰冷的空气。

单伊斯把受伤的那个男人暂时安置在车上,他停妥车子,和单伊阳同时下车来,绕到李奥的身边。

“李奥,你确定要现在举行吗?”瞥了一眼神智迷乱的朱莉艳,单伊阳问道。

“再确定不过了,这是我这辈子做过最肯定的事情。”李奥来到教堂门前内,单伊斯替他把教堂的门打开。

“三更半夜把神父从床上挖起来,实在是一件不太道德的事。”单伊斯在一边说风凉话。抬眸瞥一眼,没想到神父竟精神抖擞地等候在教堂尽头的神坛上,他讶然地低呼。“神父真是伟大。”半夜一点还得起床证婚。

三个体格相当的高大男人并排站在神坛前,单伊阳和军伊斯略略往右边挪一点,李奥抱着朱莉艳一起正面面向神坛,面对着神父。

这样的情景是怎么一回事?朱莉艳迷迷糊糊中,微微掀开沉重的眼皮,看着站在神坛上一脸庄严的神父和抱着她的男人。

“这是……做什么?”她努力挤出一点理智来,脑海在想着,这英俊好看的男人是谁?

“现在马上要举行结婚仪式,这是我和你的婚礼。”他的嘴角扬起迷人的笑意,如天籁般的醇厚嗓音似吟唱着幸福的乐章。

今晚,他要和她真正的属于他——这段感情已经历太多风雨,他被折磨够了,耐心告罄,一切的混乱该是要告一段落的时候了。

“结婚?我……和你?”她只是稍稍皱起眉,却没有立即提出反对。下意识里,她竟然期待这个婚礼。

“我和你。”他再次给她一个再确定不过的答案。“神父,请开始吧。”抬眸向神父示意,他不打算放他的新娘子下来,这样亲密地抱着直到婚礼完成,也不失是个好主意。

神父微微一笑。婚礼开始——

“李奥先生,你愿意娶朱莉艳小姐为妻,终身爱她、保护她,无论她健康或生病,在你有生之年对她一个人忠实吗?”

“我愿意。”

当神父的嘴一合,李奥马上允诺这一辈子的誓言,他凝视着怀中的她,眼中凝聚着炙热的欲望和深切的爱意。

“朱莉艳小姐,你愿意嫁给李奥先生为妻,终身爱他、敬重他、服从他,无论他健康或生病,在你有生之年对他一个人巾心实吗?”

愿意吗?

“我……”她看着神父张张合合的嘴巴,脑子神智不清,根本搞不清他在说些什么?

“说你——愿意。”他在她耳边提醒。

“好……”她点头,他说什么她都乖顺地答应。“我……愿……愿意。”脸蛋在他胸膛蹭动几下,嘴角弯起幸福的笑痕。

李奥脸上原本浅浅的笑意也因她的允诺而扩大,他激动地俯下唇吻上她娇嫩诱人的唇瓣。他的吻带给朱莉艳无限的满足,纤细的雪臂攀上他的宽颈,她的手滑到他的后脑勺扣住,主动伸出粉舌与他纠缠,狂野地加深这个吻。

“原来李奥不只是拳脚功夫厉害……连调戏良家妇女的手段也是深藏不露。”单伊阳在一边吹口哨。看着吻得难分难舍的两人,他心里还真有点吃味。在这寒冷的冬夜他没窝在被窝和老婆温存,竟然站在这里当起无聊的证婚人。

“别抱怨,再过几分钟你就可以回家抱老婆了。”单伊斯发挥友爱地安慰单伊阳。

神父看着深情缠绵的两人,不禁摇头失笑。这种情形已见怪不怪了,新人们总是热情如火的。“请新郎和新娘交换戒指。”他提醒新郎。

李奥在朱莉艳唇边不舍地低叹一声,然后把她放下,让她倚靠他的身体而站立。从衬衫口袋拿出一只戒指,执起她的手替她戴上,至于该是新娘替他戴上的婚戒,早已经戴在他的手指上了。

“我爱你。”当戒指套住她的刹那,他再次俯下来搜寻她的唇。

“我……也爱你。”

朱莉艳含糊地低喃,下意识里,她非常愿意回应他。四片唇瓣在瞬间又热切地胶合住。

“我在此宣布你们正式成为夫妻。”神父会心一笑,虽然新娘子未披白纱,神智似乎也迷迷糊糊的,不过大致看来,这场婚礼算是成功啦。

外面的温度冰冷得让人受不了,但教堂内却热得让人直流汗。婚礼一结束,单伊阳立刻迫不及待地离开,他要赶回家去抱老婆了啦。

至于单伊斯也紧跟着步出教堂,单伊阳回家抱老婆,而他却得抱那个受伤的男人上医院去。唉……

朱莉艳挺直腰。未着寸缕的香躯因为激情而泛起粉晕,全身冒出细细密密的汗水。李奥宽健的胸膛因为喘息而起起伏伏,他一手扣住她细致的腰身,一手紧拴着她婰,随着她一次一次的摆动,他的欲望越埋越深,两人都使尽全身的力道释放热情在彼此的体内。

在达到高潮之后,她的力气全部用尽。她软绵无力地趴在他宽阔汗湿的胸膛上喘息。

“我好累了。”被激情洗礼过的她,雪白的娇躯浮上一层粉晕,浑身上下散出一种致命的诱惑力。

“不准睡,今晚你是我的猎物。”他怎肯让新婚夜这么轻易地结束,离天亮还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他的热情才刚被唤起,没得到满足是不会放过她的。

“猎物?!你又不是狮子……”朱莉艳红唇微启,格格地娇笑。她张开眸凝望着他坚厚胸部上那浓密性感的胸毛,黑色的星眸里掩藏不住赞叹和激赏。

他到底是谁?她头疼晕眩地想不起来,但她却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喜欢他,喜欢他的吻、他的拥抱,更喜欢极了和他结为一体的感觉。

“我会让你承认,我是一头猛狮。”脱掉斯文的外衣后,他要发威了。

昂藏阳刚的健躯压上她,单手扣住她薄削的肩,一手拨开那散乱在她颈上的发丝,他薄润有型的男性唇瓣吻上她雪白如玉的颈,颈侧的脉搏在他的唇下跳动,他在那剧烈跳动的皮肤上烙下一个紫红色的吻痕。

“痛……”她低喘,这个吸吮让她的皮肤刺痛。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她爱极了的声吟出声。

他低笑,唇继续忙碌地往下移,在她细致的雪肤上,烙下一个个让人血脉喷张的痕迹。她是属于他的,从今以后——

双人大床上,他在她体内冲捣驰骋,她窒息般地断断续续吐出声吟声。

今晚的纽约很激情……

接近正午,李奥特地来到位于雀儿喜一家专卖风味茶和甜点的店铺,它的门面并不显眼,若不是熟容,绝大部分的人很难去注意它的存在。

这家店铺所制作的提拉米苏非常可口。李奥买了一包伯爵茶茶叶和一份低卡路里的提拉米苏。

当他踏出店外,天空飘起细雪来了。他会心一笑,抱着纸袋穿过马路,他的车子就停放在马路对面。

这个时间,她该是醒来了,他得赶快回去才行。

想起过去七天不眠不休地寻找她的下落,他的心情可是低落到了极点。担忧和懊悔凌迟着他的心,一天未寻得她的下落,他就一天无法成眠。

而以她倔拗的个性,若是存心躲避他,他绝对无法找得到她。好不容易透过单家兄弟在纽约的势力,终于调到了朱莉艳刷卡消费的资料。

原来她下榻在洛克斐勒中心的一家高级旅馆,自七天前来到纽约后,她便一直住宿在这家旅馆。李奥打探到消息,昨晚即刻前往这家旅馆找人,可是碰巧的是,她出门去了,并不在旅馆内。再经过一番查问,透过旅馆附设的客送服务其中一位司机口中得知,他送她去的地方是“颓废酒吧”。想起昨晚,他的心就一紧,倘若他未及时赶到,恐怕她将在浑然不知情的情况下惨遭蹂躏。

雪渐渐大了,李奥跨进车前先拍掉落在黑色大衣肩上的细雪,接着银灰色的房车便往来时的路奔驰而去。

午后时分,朱莉艳柔着隐隐作疼的额际,从睡梦中醒来。

坐起身,张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凌乱的床褥和被单,掀开被单她看见自己身上穿着一件蓝格子睡衣,这件睡衣如同这间房子一样,是她所熟悉的。

这是李奥位于纽约市中心的寓所,这件睡衣是今年她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没想到自己终究还是被他给找到了,真搞不懂他为何还会飞回纽约来找她?朱莉艳头还晕晕的,无法深入去细想李奥的心思,她移动酸疼的身体,勉强下床到浴室去梳洗。

当她踏进浴室,面对浴室那面镜子时,她顿时错愕地呆立在原地她的颈侧有着几处紫红色吻痕,而这刺目的吻痕从她的颈一直往敞开的睡衣襟口下蔓延,她的皮肤很白,这烙在她身上的吻痕看起来格外醒目。

天啊!当她低首解开睡衣衣扣,看见酥胸上、下腹甚至大腿内侧的那些紫红色的吻痕时,她低喘一声,脸蛋蓦然臊红。

不用多加去费神揣测,这吻痕是谁留下的——她从他的凌乱大床上醒来,身上穿着他的睡衣,她的脑海中隐约浮现昨晚两人交欢缠绵的片段画面……

哦!他从来不曾这么……粗暴地对待她。朱莉艳羞怯地扣回睡衣衣扣,迅速梳洗一番,冲回房间打算换回自己的衣物穿上。

拉开浴室的门,她僵住了,因为李奥正好打开房门进到房间里来。他穿着一件黑色长及膝盖的大衣,向来服贴的发丝有几缯落在宽额前,他看起帅气又潇洒。

“你醒了。”他深邃的眸子一亮,她这诱人的模样让他的心狠狠地跳动了起来。他的视线落在她绯红的脸蛋上,认识她这么多年来,这是他生平首遭在她脸上看见羞涩。

“嗯。”她愣了愣,仓促地点头,然后旋即又躲回浴室,砰地一声把门给关上。她怎么了?竟然害怕看见他……哦,不!这不是害怕,是害羞……天啊!

“艳,我把你的行李带过来了,你梳洗好后可以换上你自己合身的衣服。”她突兀的举动也让李奥愣了一下,他感到纳闷地上前去敲门,把行李箱放在浴室门旁。

“谢谢。”她紧张的声音透过门板传来。

这么客气?!李奥又愣了愣。“对了,我刚刚特地绕到WildLily去买了你爱喝的伯爵茶叶和绿茶口味的提拉米苏,我等你一起来享用。”他期待地说。

“哦……谢谢。”朱莉艳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她还是客气而礼貌地回了一句。

“亲爱的,别让我等太久。”看来她可能一时无法适应新身份,李奥神秘一笑,旋开脚步出了房间。

温馨明亮的餐室原木桌上,摆了一只欧洲风味十足的瓷壶杯组,瓷器的透明有如雪肌般,图案以蓝色染料绘制而成。在茶壶一旁则放置了她最爱的提拉米苏。

朱莉艳出现在餐室,她换上一件粉红色的套头羊毛衫,和窄款及膝的黑色绒裙。一身清爽时髦入时的打扮,让李奥深受吸引地欺上前去,亲昵地揽住她的腰,俯首在她搽了粉色唇膏的菱唇上烙下一个吻。

“你好美……”他赞叹地低吟,将她紧紧搂在怀中。

她的脸又红了,因为他这句赞美。

“别这样。”她体内的热情和狂野因子全不见了,只剩下羞涩,这是怎么回事?!“能不能请你告诉我,这只钻戒是怎么一回事?”轻轻推开他,将右手抬高至他的面前,亮出纤葱玉指,她不解地问。这钻戒她已经退还给他了,现在又莫名其妙的戴回到她的手上来,他这举动令人难以理解。

“这是结婚戒指,你手上有一只,我手上也有。”他也抬起手来,握住她的手。

“结婚?”神情微愕,她低叫一声,欲挣开他的盈握,却被他紧紧抓牢。

“嗯,我们昨晚举行婚礼了。”嘴角噙着笑,从她惊讶的表情看来,显然她对自己的新身份一无所知。

“婚……婚礼?”她呆愣住,无法置信地瞪视着他。

“我们昨晚确实举行过婚礼了,单家兄弟是我们的证婚人,乔可麦罗是为我们主持婚礼仪式的神父,你在神父面前允诺愿意嫁给我为妻,我们彼此交换了戒指,还有一个深情而热切的吻。”唇边的笑意逐渐扩大,因为她一副快要承受不了几乎要晕倒的样子。

“我们真的结婚了?”她尖叫,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个既定的事实。“我们真的结婚了……那应采儿怎么办?你不是和她正在交往中……”

“我记得我曾经告诉过你,我和采儿的关系很简单——她是我的病人,我是她的主治医师,如此而已。”他就知道她对应采儿有心结。

“我不相信,你还带她回你的公寓过夜。”打翻醋坛子了。

“那一次是不得已的,何况我带她回公寓时,我并未和她发生任何输矩的行为,你若还记得,那一晚我一直陪着你呀……”将她拥进怀中,他在心底叹着气,这个任性骄傲又爱胡思乱想的女人,他真拿她没辙。

“你才没有一直陪我,当我醒来时,正好看见你将她抱在怀中安慰,显然她在向你哭诉我罢占了你一整夜……对吧……”

哭诉?!

“艳,我真佩服你的想象力。”他摇头失笑。“你该相信我的为人,我不是三心二意的男人,我的这颗心全被你给占满,再也没空间容纳下其他女人了。”他们的感情已受尽折腾了,不想再让误解加深,他忙不迭地解释。

“叫我如何相信你,我亲眼看见她和你亲密地抱在一起。”她很固执。

“请你相信我,我甚至可以对天发誓,我和采儿绝对没有任何逾矩的关系。”他马上举手发誓,他已领教够了她的骄傲和固执,再争执下去,恐怕又将要造成伤害。

看他那坦荡而坚定的神情,她的心动摇了,倔傲的脸微微软化下来。

“不管在婚前你和采儿是什么关系,我都可以不计较,但是……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了,我可不许你再和任何一个女人来往,你是我的男人,知道吗?”她还是骄傲的公主,一个被他捧在手心呵护的女人,他的最爱。

“我的爱,我当然知道。”受够折磨了,他可不想再来一次,寿命会减短的。

轻轻将她拥进怀中,他叹息地吻上她的唇,然后是她尖润的下巴,扯开毛衣的衣领,继续向她的粉颈进攻——

朱莉艳蓦然低喘一声,按住他拉扯毛衣的手。“别翻开……”她娇丽的脸飞上一抹绯红。

“为何不?我想看看我的杰作——”他邪气地勾起唇角,昨晚两人狂野缠绵的画面,还深刻地留在他的脑海里,她雪白的胴体,每一寸都烙下了他的痕迹。

“李奥——你真可恶!”他是故意的。朱莉艳尖叫着跑开,她发现他变了,斯文卓尔的外表下掩藏着狂妄和邪嚣。

“我知道,我是可恶的呆头鹅嘛!”他大步追上,难得见她如此羞赧的媚态。“回来,我刚泡了一壶热腾腾的伯爵茶,一起来尝尝吧。”猿臂勾住她的腰,将她带回餐室。落了座,他体贴地替她斟了一杯热茶。

她喝了一口,这茶香让她的心情放松了许多。这段日子以来的混乱、紧绷和无力感,让她许久未如此惬意自在地静下心来啜一口茶了。

“喜欢吗?”他宠溺地问,语气是心疼的。

她肯定地点点头,绝丽脸蛋上漾着甜蜜的笑意,她感动得想要流眼泪。他总是把她捧在手心里专宠着,他包容着她的任性,放纵她的骄傲,屈服她的倔强;他的好,绝对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够比得上。

“你……会不会后悔娶我为妻……”轻咬着唇,她抬眸问他。浓密扇型睫毛下的眸子,隐含忐忑不安的心情。

“何来后悔,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娶你为妻,让你成为我一个人专属的女人。”捧起她低垂的脸,他认真而真挚地望进她的眼底。“我害怕的是,你不肯放弃自由成为我的妻子,我怕婚姻的枷锁会让你喘不过气,会让你想逃开我……”她是一只自由的鸟儿,一直以来他总是抓不牢她,即使已强迫她戴上了婚戒,在她身上套上枷锁,但他的心中还是充满不安。

他的不安代表他对她的深爱,他的不安让她心疼。

“我不会逃开的,事实上——我绝对会赖你一辈子。因为我现在是个无业游民,我没有工作、没有收入。而且你也清楚,我不擅料理、不擅整理家务;我性子太倔,我很任性很骄纵,我绝对不会是一个贤慧乖顺的好妻子……这样的一个女人,你还肯要吗?”黑柔如星的美丽眸子和他炙热的视线交缠,她惶恐地问他。

“要,我要定了。你没有工作,我来养你,你不擅家务,我请个佣人来打理就行了,而你的骄纵任性我——早已经习惯了。”

他再肯定不过地回答。俯下脸,他柔情蜜意地吻上她红嫩的唇。

她柔媚地笑着,热情地回应他的吻。

“李奥,你告诉我,你到底爱我哪一点?”把茶杯放下,她两条藕臂主动攀上他的后颈,移动位置,俏婰贴上他的大腿,整副香躯紧偎着他。纤细修长的手指抓乱他的发,贝齿轻咬他的下唇,如兰的气息扑旋在他的唇畔。她在诱惑着他……

“我爱你如狼的热情,你的狂野性子,我爱三十岁的女人……”他禁不住诱惑,喉间逸出一声热切的低吼,醇厚如琴的嗓音变得沙哑,他饥渴地吻着她的唇、她的颈……

粉色毛衣下的雪白颈子,有着紫红色的吻痕,那是专属于他的烙痕。

—全书完—

编注:

(一)有关单伊汉和云小舞的故事,请看《波光舞影》

(二)有关单伊阳和云紫若的故事,请看《紫色奇迹》

(三)欲知单伊斯会发生什么故事,敬请期待“纽约协奏曲之四”——《水动铃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