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开幕的“法可里诺西餐厅”位于天母高级地段上,距离医院不远,车程只需十分钟。

李奥会选择在这里享用耶诞大餐,主要的原因是“距离”的考量,另一个原因是经由同事介绍,“法可里诺”的食物很精致美味。至于价格方面,由于“法可里诺”走的是高级餐厅路线,所以其价位当然不低。

不过,价格并不在李奥的考量之内,只要用餐的气氛和食物不错,再加上良好的服务态度,那么这钱花起来可一点都不会心疼。

李奥点了烟熏鲑鱼搭配青豆汤套餐,应采儿则应景地点了一客烧烤火鸡套餐。

“味道如何?合你的胃口吗?”李奥亲切有礼地询问坐在对面的应采儿,她今天依约穿了厚厚的衣物,她一脸慧黠、满足的甜笑。

“很棒耶!”把一口火鸡肉送进嘴里,她边咀嚼边回道。“你的呢?”含糊不清地问他。

“你吃一口看看。”他切了一块鱼肉,放置在她的盘子里。

“谢谢,不过得等我把鸡肉解决掉,再来享用它。”她一口接一口的吃着,把两颊塞得鼓鼓的,好不满足。

“吃慢点,没人跟你抢。”他失笑地摇着头。

在餐厅里,刻意营造出来的耶诞气氛很浓厚,从入口的银色圣诞树,到悠扬的圣诞音乐,墙上的槲寄生,玻璃窗上纷飞的雪花和各种图案……坐在餐厅里,仿佛置身于一场热闹的圣诞宴会当中。收回视线,他开始用起餐来,思绪不受牵绊地飘游起来……今晚,她和谁度过?餐饮界新秀,也就是这家餐厅的老板伍杰德吗?她和伍杰德的恋情在各大报章杂志上已发烧好些时日,看来她这次是玩真的了,伍杰德已经取代他,掳获了她这颗狂野而热情的心。

虽然不能忘情于她,对她的爱意仍旧是浓烈,但心中已没有了嫉妒,只有诚心诚意的祝福……李奥落寞地掀眸隔着玻璃窗望向人行道上的路树,每棵树都被装饰上五彩灯饰,这一望,让他有点儿眼花撩乱。

撩乱中,玻璃上倒映出一抹纤细的身影,李奥讶然地回眸——

“嗨!好久不见了。”朱莉艳菱形红唇轻轻一弯,他英俊迫人的脸庞和褐色眸中那讶然的神采,令人心悸。

“嗨……”他惊讶地打招呼。

她的美丽娇媚依旧能轻易地夺去他的呼息,她骄傲眉宇上那抹几乎看不见的忧郁让他心疼。

看来,她过得并未如他想象中的快乐,仅仅一眼,他便看出她的惆怅和浓浓的失落……

“真巧,竟然碰着了。”把依恋埋藏在心底,他从座位起身,很绅士地替她拉开另一张餐椅,邀请她共同入座。

“不用了,我只是过来打声招呼而已。”当初分手时说好,彼此还是朋友的,既然是朋友,打声招呼不会显得突兀吧!

不过朱莉艳开始后悔自己的冲动了,她只想过来看清楚这位能获得他青睐、共度浪漫耶诞夜的幸运女子。

迅速瞥了一眼,她的清纯和年轻稚气让她震惊不已。一个完全和她不同典型的女子,看来李奥是铁了心要把她从心中彻底的遗忘了。

“采儿,这位是我的朋友朱莉艳小姐。”顺着她注意的焦点,他介绍着。

“你好,我叫应采儿,很高兴认识你。”停下用餐,应采儿也跟着起身,她略显苍白的容颜露出一抹纯稚而真诚的笑意。

她的真诚和无邪让她已平静的心湖再度纷乱,她好挫败——这场爱情已彻底地毁灭在她骄傲之中。

“你好,你很年轻……”她有礼地问候,“年轻”是她所无法拥有的。她嫉妒应采儿,好渴望此时能不再顾忌一切的投入李奥那宽阔的怀抱中。但这已是永远的奢望,他已不再属于她了……他属于那个年轻女孩了。

李奥担忧地看着她眉宇间那抹加深的落寞,她变了,娇媚如昔的外表多了一分沉静和忧郁。

她怎么了?被作风强势的伍杰德给欺负了吗?为何在耶诞夜里,她落了单……

“艳——”想要追问,他对她的关心和担忧很明白地写在深邃如海的温暖眸子中。

“呃……我得上楼去了,杰德他可能等得不耐烦了。”到头来仍然放不下骄傲,紊乱失落的心情不愿被识破,她对他娇柔一笑,苦涩的深情锁在眸中、心底。优雅而从容地旋过身,她的心微微地刺痛着……

李奥情绪复杂的瞳眸跟随着她窈窕的背影,看来他的关心是多余了,因为随后他便看到伍杰德出现,亲密地搂着她一同上了楼。

好聚好散……那句话再次在他心中回荡,他的心痛苦得快要死去。

在包厢中,脱掉外套,将她薄削的粉肩暴露在冷空气外。朱莉艳无视于伍杰德投来的审视目光,兀自陷入哀怨的氛围中。她独自一口接一口优雅而迷人地啜饮着酒,葡萄的香气和香醇的酒味,渐渐让她的心醉了,不再感到刺痛。

“莉艳,你醉了。”伍杰德再也看不下去地取走她手上的水晶高脚杯。

“醉了才好,我的心就不会痛了……”酒醉让她的双颊配红,她看起来更迷人几分,只要是男人看了,绝对会把持不住地吻上她娇艳欲滴的红唇。

但伍杰德可一点都不受诱惑。他拿起手机拨了号——

“风,麻烦你把客房清一清,今晚莉艳喝醉了。”他打电话上楼给爱人同志王冠风,然后将醉态可掬的朱莉艳打横抱起,跨出包厢下楼。

餐厅的独立空间设计,由二楼并无法直通三楼他的私人住处。一定得经由柜台后方的隐密电梯才行。

伍杰德抱着朱莉艳下了楼来,所有人的目光全停驻在这对出色男女的身上,众人的眼神是暖昧的。

伍杰德行经柜台时,正好和站在柜抬前结帐的李奥打了照面。

李奥看着被伍杰德拥抱在怀中的朱莉艳,他脸色一凝,已深沉在心中的妒意在此刻狂飙而出。“她怎么了?”他上前一步追问伍杰德,语带心疼而怜惜地谴责。

“她——喝醉了。”这个看似斯文的男人,却有种令人赞叹的气势和吸引力,伍杰德眸中闪过微愕。

“醉了?”她从未如此失控过,李奥深情的眸染上一层浓浓的忧郁。“你要带她去哪!?”他再度开口,修长的手指毫不避讳地撩过她散乱在颊边的一撮发丝。

“这位先生,我拒绝回答你的问题。”伍杰德浓眉上挑,他直觉眼前这位尔雅英俊的绅士绝对是让朱莉艳心痛的源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要带她去疗伤,她心痛的毛病又犯了。”

心痛……原来她的心跟他一样,也会痛——

“对啊,我的心好痛哦……杰德,你告诉我,我到底哪一点比不上那个脱衣舞娘?”两手牢牢攀着伍杰德的颈,朱莉艳竟醉得伤心低泣起来。这句话听进李奥的耳中,自责又懊悔。

他脸色沉重地凝视着已然醉倒的她,多想将她拥入怀中安抚她的伤痛。原来她一直把伤痛埋在心底,外表坚强的她,心里比任何一个人都脆弱。

怎地莫名其妙蹦出个舞娘来?“亲爱的,我抱你上楼休息,你醉得太厉害了。”伍杰德瞥了神情痛苦的李奥一眼,他对自己的猜测更加肯定了。

为免朱莉艳太过于失态,越过李奥,伍杰德转入柜台输入密码后,快步踏入电梯速速上楼。

“我知道,我比不上那年纪轻轻的舞娘……”在电梯门关上之前,朱莉艳失控地痛哭。李奥的心一拧,大步冲进柜台内。

“这位先生,请止步。”柜台人员一惊,上前阻止他。

“李医师……”一旁的应采儿也被他的举动吓到,她惊喊。

“可恶!可恶的……”李奥重重捶打了一下紧紧关闭的电梯门。他进不了、追不上。因为他不知道电梯的密码。

可恶!李奥再次失去风度地对门低咒。

应采儿看得傻眼,众人眼中最有风度的绅士,竟然失去控制地对着一扇电梯门大发雷霆……

凌晨四点半,“法可里诺”的铁门被拉高。朱莉艳身上裹着大衣,一脸倦色地踏入清冷刺骨的空气中。

昨晚被好心的伍杰德收留了一夜,她大可等天亮再转回住处去。但醒了之后,她一直睡不着,索性先离开了。

踏出门,一直低头前进的她,不意却撞上一副坚硬的肉墙。

“对不起!”她吸了口冷空气,猛地抬起眸。完全出乎意料之外,她竟然撞进一潭深幽的眸子中。“你在这儿做什么?”这句话问的多余了,从他疲倦的脸色看来,他在这儿苦候了一晚。他等她?为什么?

“上车再谈。”外面很冷,她的脸色看起来苍白得吓人。李奥不由分说地拉着她来到一旁的车子,将她塞了进去。

“这种鬼天气,有暖气享受真好。”朱莉艳坐在驾驶座旁,搓了搓手。

“天还没亮,他怎能让你独自回家。”李奥也跨了进来,那语气除了谴责外,蕴涵更多的心疼,他体贴地把身上的大衣脱下来盖住她暴露在短裙外的玉腿上。

一股暖流温暖了她冰冷的心,他在这儿等了她一夜。看着她从别的男人的住处离开,他没有冷嘲热讽,他给予她的,还是全然的关心和满眸的爱恋。

“谢谢。我打算开他的车回去。”从口袋中掏出车钥匙扬了扬,她的心因他的动作而悸动,心头陡然升起一股想哭的冲动。“你那个年轻又清纯的小女朋友呢?怎么没见到她?”怕真会失控地大哭,她努力找话题跟他聊。

李奥凝视着苍白疲倦的她,轻叹道:“采儿是我的病人,不是女朋友。”他情不自禁地将手指穿透她的发丝,抚上她的颈侧,拇指爱抚着她迷人的小巧耳垂。

“原来医师的职责还包括陪女病人享用耶诞大餐哦。”她的语气酸酸的,脸微偏,她享受着他的爱抚。就这一刻,她真的很想放弃自己的骄傲和他重新来过。

“别提她了,我等了你一夜,可不是要谈这件事。”她没抗拒他的爱抚,于是他的动作大胆了起来。

他的脸俯了过来,唇就抵着她的唇。一手抚弄着她敏感的耳垂,另一手滑至她的大衣内。

“李奥……”她吐气如兰地低吟一声。“你要谈……什么?”心中仍有所顾忌和矜持,骄傲的性子还在作祟,她努力保持冷静地问。

“艳……先让我吻你好吗?”他沙哑地央求,渴望让他的脑海一片空白,此刻他完全忘了要谈些什么,他只想要温柔地品尝她的甜美。

“好……”在他提出要求时,她完全丧失了理智,用力地点点头,整副娇躯紧紧地贴向他的胸膛。

如果他提出的是复合的要求,她也会答应的,用力地答应他。

“艳……”他激动地低喊一声,唇密实而饥渴地覆上她冰冷的菱唇。他倾注所有的思念和热情,霸道的舌尖狠狠地、深情地和她的小粉舌交缠、勾逗……

“李奥……”朱莉艳喘息着、娇吟着,两条手臂不知何时已攀上他的颈。

盖在她膝上的那件男大衣已悄悄地滑落到踏垫下,她白皙迷人的腿陡地映入他的深瞳中。

“奥,抱我、抱我……求你……”

朱莉艳低泣地央求,这一刻她已抛开了所有骄傲和矜持,她不只央求他的拥抱,她还会拉下自尊提出复合的要求。她爱他,即使他真的曾和那舞娘上过床……

李奥心一震,给她的回覆是立即的。他的吻更深更猛……

“嘟……”此时放置在两人座位中间扶手上的行动电话响起。李奥的动作顿了顿……

因为工作上的需要,他的行动电话必须永远都保持在开机的状态。

“不要……”他停下求欢的动作,朱莉艳娇喘地抱怨。

“我得接,可能是医院打来的。”他一笑,凝视着她那诱人的肿胀红唇。安抚着她,手指缓缓从她体内怞出。

“嗯,好吧!但是不要讲太久哦。”一切仿佛回到了从前,她整颗心被幸福塞得满满的。摆脱骄傲,她不再计较他曾经糊涂的脱轨。

她爱他,她整个人娇软地趴在他的胸前。

李奥和她一样,一颗死寂的心再度复活起来。轻吻一下她的唇,一手环过她纤细的腰肢,用另一手接起电话。

“喂,采儿……你怎么醒了?身体不舒服吗?”听见应采儿的声音,他的声音微讶地上扬。

昨晚用完餐,他便送应采儿回医院去。吹了冷风,他担心她的病起变化,于是交代护士要多注意她的状况。这会儿,应当是她睡得最甜的时候,怎么会起床打电话呢?是发生什么状况了吗?李奥担忧地追问。

应采儿……这名字陡地打醒了朱莉艳的美梦。

她差点忘了,李奥的身边已有了个年轻的小女朋友,他和她还共度了浪漫的耶诞夜。

听见应采儿的名字,腻在他怀中的朱莉艳,背脊微微一僵。

“怎么了?”李奥感觉到她的异样了,他顿下话,转眸问他怀中的女人。

怎么了?!她的心又再次受到重创,好不容易才摆脱的骄傲又回笼了。“我要回去了,你慢慢聊吧。”

硬生生地推开李奥,她头也不回地飞快下了车,脸和颈遇上冷刺的风,她瑟缩一下,忙拢紧大衣。

“艳——不要走。”朱莉艳的异状让他心慌,他迅速挂掉电话,追下车去。

朱莉艳已坐进伍杰德停在不远处的座车里。李奥追上来时,只来得及拍打紧密关着的车窗。

“再见。”她隔着车窗和他道别,车子在下一秒启动,往清冷的马路上疾驰而去。

“艳,停下车来,不要走。”李奥对着冷空气大吼,他不懂她的心思,只不过是一通极为普通的电话,却使得她又缩回她骄傲倔强的笼子里。

耶诞节清晨,他独自一个人站在刺骨的冷风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