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百克药厂”是全球知名药厂之一,更是纽约第一大药厂。此次能有机会和“康百克”合作,真是太幸运了。

拜会过“康百克”几位高级主管并参观过药厂之后,朱莉艳被安排在会客室里等候,准备和这次合作计划的执行人李南茜商讨初步的计划内容。

“康百克”不愧是纽约知名企业,光是这间会客室,就可以看出它的气派和傲气。光可鉴人的白色大理石地板,名家设计的白色L型沙发,玻璃茶几上头有一只水晶制的花瓶,搭配上鲜艳欲滴的红玫瑰。完全西式的装潢,但墙面挂着的那幅荷花,却是中国画家的作品。

中式的风格融合在浓厚的西式风格中,却一点儿也不显得突兀。

朱莉艳赞叹地欣赏着,她很肯定这会客室内的每一件物品,大至沙发,小至烟灰缸,都是经过名家精心设计摆设的。

会客室的门轻敲了两下,秘书小姐将一只精致的瓷杯摆在茶几上,她向朱莉艳说明李南茜过几分钟就会过来,请她耐心稍候。

“谢谢你。”朱莉艳有礼地向秘书小姐致谢。打开瓷杯,一阵茶香扑鼻而来,氤氲的香气袅袅上飘。

一杯上等的普洱茶。朱莉艳对茶研究不深,但这茶香却是她所熟悉的,因为父亲正是普洱茶的爱好者。

“康百克”的副总裁李南茜并未让她等候太久,约莫过了五分钟,她优雅的身影便出现在会客室门口。

“朱小姐你好。”李南茜年过半百,发丝花白。但是她身材依旧保持的很好,修长窈窕的身段穿着一袭剪裁简单、符合她年龄的保守白色套装。

“你好,久仰大名,今日真是荣幸,能有此机会和南茜女士见上一面。”朱莉艳激赏地看着李南茜,两人礼貌地握手寒暄。

同样身为职场上的女强人,但李南茜除了精明干练之外,所散发出来的魅力却是无穷地,她就像画作里头那朵荷花,给人优雅而从容,又充满亲和力的感觉——不像她,给人一种无法逼视的压迫感,就像水晶瓶中那带刺的盛开玫瑰花。

白色的衬衫搭上深灰色直筒长裤,颈上系了一条鹅黄短领巾。朱莉艳心中庆幸自己选对了服装颜色,平日爱穿鲜明颜色的她,今日这身打扮,正好和李南茜相称,不会显得太突兀。

“请坐,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李南茜热络地拉着朱莉艳坐进沙发上。

“没有关系,这段时间刚好可以让我走了半天的脚休息一下。”朱莉艳不以为意地回以一笑。“我还乘机好好地欣赏这间舒适漂亮的会客室。南茜女士,这儿的设计简单但很美、很舒适,不知你肯不肯将设计师介绍给我,我的房子正打算来一次大整修。”

“你真的喜欢这里的设计?”李南茜感到讶异。

“嗯,喜欢到了极点。”她真心的回应。

“如果我告诉你,这里是我设计的,你会不会觉得很惊讶?”李南茜拉着她的手不放,兴奋又带着期待地告诉她。

“真的吗?”着实太令人讶异了,朱莉艳脸上的表情的确够震惊。“这么说来……我是请不动你这位大设计师帮我设计房子喽!”震惊之后是失望,她的双肩微微垮下。

“哪天我改行当室内设计师时,一定第一个通知你,你绝对是我李南茜的第一位客户。”李南茜安慰她,充满岁月的脸庞带着亲切的笑意。

“谢谢你。”但她绝没有福分等到这一天,因为李南茜可是“康百克”的副总裁,她的另一个身份是总裁夫人。要等她改行,下辈子再等等看吧!

“唉,别丧气,或许不用等到我改行,哪天我兴致一来,便会飞到台湾替你重新设计房子的。”李南茜慈笑地安慰她。“对了,我的时间不多,现在就快来谈正事吧。”她待会儿还有个会议要开,只剩下约半小时的时间可以和朱莉艳讨论。

“不好意思,耽误你的时间了……”转到正事,朱莉艳迅速从公事包里拿出资料夹,里头放着此次合作计划将要讨论的各项细节。

李南茜淡淡一笑。

“我们今天先讨论这点吧……”朱莉艳随即翻开手上的资料,开始把握时间和李南茜逐点讨论着。

半个小时的时间只够讨论几项,不过一开始就有如此好的进展已足够了。朱莉艳和李南茜相谈甚欢,握手致意后,她带着满意的成绩离开了位于洛克斐勒中心的“康百克企业大楼”。

洛克斐勒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都市计划之一,这座由十九栋建筑物所围出来的活动区域,完整的商场和办公大楼,开启了城市规划的新风貌。

洛克斐勒中心一天计有二十五万人次流动。多壮观的数字,朱莉艳很兴奋自己也是这二十五万人的其中之一。

一扫感情的陰霾,把自己全心投入工作中,她再次拾回自信和冲劲。广场四周围绕着咖啡香,朱莉艳停驻在洛克斐勒著名地标的黄金普罗米修斯的雕塑前,抬头仰望着这壮观的艺术杰作。

午后四点,这里的人潮逐渐凝聚。朱莉艳随着人潮移动,她的心也跟随着脚步飘忽……

仿佛在人群中看见了一具再熟悉不过的高大身影,朱莉艳猛一回眸,认错人了,不是李奥。

都分手了还想着他,朱莉艳气自己不争气。甩掉那令人伤透心的影像,随着秋的脚步离开了广场……

“小姐,你的丝巾掉了。”

朱莉艳细颈上那条短领巾松开来,被轻柔的风吹落在广场上。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弯身捡了起来,他在背后呼唤她。

“谢谢。”朱莉艳微讶地摸了摸颈子,这才发现丝巾不见了。她转回身,从那男子手上取回丝巾。“小姐,请问——”男子惊讶于朱莉艳美丽耀眼的脸蛋,企图进一步攀谈。

“抱歉,我赶时间。”朱莉艳转身就走,把那欲言又止的男子甩在脑后,飞扬的发丝拂过男子的脸,他被她的美丽和高傲迷惑了。

隔日,李南茜捎人送来一封邀请函,封面烫金的字体上写着“生日礼赞”,这是一场纯属私人性质的宴会,即将在今晚举行。李南茜的夫婿——“康百克公司”总裁罗伊,也将在这场宴会上和李南茜一起宣布退休。

这是一个拉拢双方关系的大好机会,朱莉艳当然不会错过这场私人宴会。前往饭店的商店街采购了一套晚礼服,她利用时间上美容院做了脸部保养和全身按摩、spa水疗舒畅身心。

黑色细肩带的窄款贴身礼服,永远都不褪流行。朱莉艳向来不偏爱黑色的,但为配合这几日惨淡的心情,她选了这一套香奈儿最新款的秋装。

玲珑的身段在黑色丝料的包裹下,更显得性感动人。这袭晚礼服,不仅胸口的设计低敞,连背部也完全裸露。

酥胸微露已够引人遐思了,一转过身,那片雪白剔透的美背绝对会引人一阵惊喘,心头小鹿乱撞……

搭着由李南茜特别安排的黑色加长型礼车,护送朱莉艳在准时七点钟抵达了“四季餐厅”。她所受的礼遇绝对是与众不同的,朱莉艳很惊讶自己能得到李南茜如此照顾。

当礼车抵达餐厅时,李南茜已等候在门口。

“你终于来了,我还担心临时发邀请卡给你,会造成你的困扰和不便呢!”李南西亲昵地拉过朱莉艳柔嫩的小手,慈蔼地轻拍着。

“能接到南茜女士的邀请,令我受宠若惊,怎可能会错过如此难得的盛会呢。”朱莉艳随着李南茜的脚步踏进餐厅里。大厅里已有了人潮,显然宴会已经提前开始了。“哦,南茜女士,这是我送给罗伊先生的一份薄礼,请笑纳。”差点忘了手上的礼物,这可是她精心挑选的。

“朱小姐,你真是太客气了。”李南茜笑着接下礼物,慎重地交给身旁一名服务人员,指示他将礼物送到罗伊先生那儿去。

“这是应该的。”朱莉艳微笑回应。

她甫踏进餐厅里,即造成一阵不小的旋风,在场一半以上的男性目光,全惊艳地投向她。

“你迷人的丰采把我的爱慕者全抢走了。”李南茜俏皮地对朱莉艳眨眨眼。

“托你的福,我认为他们的目光是放在你的身上。”她也回以莞尔一笑。

“少恭维我了,谁愿意把注意力放在我这老女人身上。”李南茜笑着摆摆手,穿过众人目光,她领着朱莉艳来到宴会厅一角。“来,在那些爱慕者杀过来之前,我得赶紧把我的侄儿介绍给你,朱小姐你可得先答应我把第一支舞留给我的侄儿哦。”边走边说着,李南茜显然想当媒人。

“当然。”跳一支舞并无损失,朱莉艳大方地应允下来,即使她和那名舞伴素未谋面。

“太好了!”李南茜高兴地拉着她立在一名男子身侧。那男子穿着并非很正式,显然也是临时被拉来参加宴会的。“李奥,我亲爱的侄儿,我介绍一位台湾美女给你认识。”李南茜把手搭在李奥的肩上,她愉悦地打断李奥的沉思。

“姑妈,原来这就是你硬拉我来参加宴会的目的。”被强拉来赴宴的李奥,终于搞清楚南茜姑妈的目的了。

他笑着转过身来,迎上李南茜兴味盎然的眼神,还有她身旁那个性感美女。

他怎么会在这里?!李南茜的介绍让她明白,这世界真是小,李奥竟是她的侄儿。

乍见李奥,朱莉艳神情掩不住惊愕。她瞠大美眸看着带着迷人笑意的李奥,一颗心咚咚咚地加速跳了几下。他总能带给她如此兴奋而异样的感觉,即使在分手后,他依然能轻易挑起她决意深埋在内心里的情感。

“嗨,你好。”在毫无预警之下见了朱莉艳,李奥显然也感到非常震惊。顿了两秒钟,他才举杯向朱莉艳致意。他也讶异她怎会出席这场私人宴会,可是仔细想想,以她交际广阔的情况看来不无可能。

李奥穿着一件浅棕色的丝质衬衫搭配一条黑色西裤,没有打领结,领口微敞两颗钮扣,他的风采翩翩,率性的穿着凸显出他的狂放不羁。这样的他和她所认识的李奥不同,以前他的穿着永远是整齐而一丝不苟,而且他向来排斥参与这种场合,因为他不太懂得交际,不喜欢热闹。

“嗨!”李奥的招呼颇为生疏,朱莉艳略显尴尬的回应。已决意分手的两人,在这种场合被热络地拉拢,实在挺尴尬的。

李南茜没注意到两人怪异的气氛,她一心只想把两人凑在一块儿。

“李奥,这位朱小姐来自台湾,和你可是近水楼台呢,姑妈把她介绍给你,你可得自己好好把握机会哦。”李南茜一手挽着李奥,一手挽着朱莉艳,将两人带至舞池旁。“对了,朱小姐已答应把今晚的第一支舞留给你,你们快下舞池吧!”顿下了脚步,她把李奥手上的酒杯取走,然后把两人的距离拉近。

李南茜笑着走远了,把朱莉艳和李奥两人尴尬地晾在原地。

“愿意和我跳支舞吗?”

李奥震慑于她所散发出来的致命吸引力,显然分手的决定并未对她造成打击,她依然美得过火,美得让人见了她便再也移不开目光。他非常有绅士风度地问道,虽然她已答应了把第一支舞留给他,但他却不愿意去勉强她,他向来尊重她的意愿。

“我已答应了南茜女士。”她耸耸肩道,言下之意,她是卖李南茜的人情才愿意和他共舞的。

李奥无语,眼中的炙热瞬间熄灭,他心中苦涩地取笑自己太自作多情。

“是华尔滋,我应付得来。”他很少有机会跳舞,不过简单的华尔滋难不倒他。轻轻地触上她纤细不盈一握的柳腰,他带着她步入舞池,领着她共舞,而且还刻意把两人的距离拉得稍远些。

看他如此疏离的举动,朱莉艳心头凝起一股矛盾的怒气。他似乎不太愿意碰她。也许是骄傲的自尊容不得被他疏离,朱莉艳主动偎上他,绵馥柔软的香躯和纯男性的阳刚健躯紧密相贴。

李奥下腹燃起一阵火,他倒怞一口气,不明白她为何先是疏离的态度,而后举动又亲密大胆得让人无法招架。

随着舞曲,他带着她优雅地旋转着,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迷人馨香,令他神魂颠倒、为她疯狂,几度差点把持不住地欲俯下唇掳获那久违的甜唇。但心头残存的理智却一再地提醒他,她已不属于他,她早已把自己交给了另一个男人——慕振鹰。

思及慕振鹰,脑海便浮起她香躯半裸和慕振鹰在房里独处的那一幕,那张凌乱的床凌迟着他的心……他心中的热情再度被歼灭,心里万般苦涩,嘴角凝着苦笑。

偎在李奥的怀中,她放任自己闭上眼,暂时抛开一切纷乱的心情。她承认自己想念他,她后悔做出分手的决定。她好后悔,但骄傲的她却拉不下脸提出复合的要求……

放任自己眷恋他温暖的胸怀,这温烫的宽阔胸膛总能平复她混乱不定的情绪,但却平复不了心口那道伤痕——

舞曲末了,两人迷离的思绪各自回笼。

“谢谢你肯陪我跳这支舞。”李奥绅士地对她行了礼,那如大提琴般的嗓音触动她心中哀怨的情绪。

“谢谢……”朱莉艳声音不稳地回应,心里在苦笑着。无力地推开他,旋过身,以傲人的姿态离开他。

“艳……”她就要离开他的视线,李奥抑不住内心情潮地唤她。

她顿了下,犹豫着是否该旋回身。他想对她说些什么?如果他提出复合的要求,她会放下矜持和骄傲奔入他的怀中……

“我决定不再待在纽约,明天就要和几位朋友飞往欧洲去……”原定的计划已经毁了,他打算到欧洲度过剩余的假期。或许离她远远的,他心中的伤会复原的比较快。

他终究没有开口,这份爱情难了。

朱莉艳的心降到冰冷的谷底。“祝你玩得愉快。”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她想转身投入他的怀抱,但终究放不下该死的骄傲感。裹着黑色丝绸的婀娜香躯,优雅地离去。

李奥陰幽深邃的眸子凝望着她的背影,没有追上去,他这一次狠下心决定,该彻底地遗忘了她,她的美丽和热情已不属于他了。

“嗨,真惊讶能再遇见你。”苏德克挡在朱莉艳的面前,俊雅的脸上绽放着迷死人的笑容。

朱莉艳走得太急,整个人撞进他的胸怀里。

“鼻子好痛……”她气呼呼地摸着她漂亮的鼻子,心里直咒着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

“对不起,我怕你飞走,所以急着把你挡下来。”她在舞池中翩翩起舞的景象,他全烙在脑海里,无由来地嫉妒那个和她相拥共舞的男人。

“我并不认识你。”没见过这种搭讪的方式。心情纷乱的她现在只想离开宴会,没有闲情逸致应付面前这个陌生男人,纵使他长得很帅也是一样。

“我们昨天见过……”苏德克的视线落在她姣美的雪颈上,然后禁不住地移到她薄润的肩上。她真的很美,风情万种,仅是昨天匆促的一面之缘,他的心思就被她给掳获了。

“昨天?”她记不得了。

“在洛克斐勒的广场上,我很荣幸地捡到了你颈上系的黄色丝巾。”他有点小小挫败,她竟不记得他。

“原来是你——谢谢你。”敷衍地道了谢,然后她绕过他,脚步急着往前跨出。她要逃离这令人窒息的感觉,她要逃离李奥的视线。

“嘿,别急着走,不知我可有这个荣幸邀请你跳支舞?”他拉住她纤细的手臂,急切地说。

“很抱歉,我不——”朱莉艳被迫半扭回身,她毫不考虑地打算开口拒绝。

但到口的话却顿住了,因为她看见了李奥和另一个女人亲密地在舞池里共舞着……“好,我奉陪。”她突地改变主意,因为她嫉妒李奥和那女人太过亲昵的举动。

拉着苏德克,她急急地回头往舞池里走——

“在跳舞之前,可否冒昧地请问你的芳名。”苏德克欣喜若狂,他急切地想知道她的名字。

“朱莉艳。”浪漫的乐声悠扬着,踏入舞池,在李奥不经意回眸看见她的那一刹那,她娇媚一笑,亲密地偎进苏德克的怀中,翩然起舞。

李奥才放开的眉头,再次紧锁……

她又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里向他示威,他太了解她了。

“李奥,你心不在焉哦。”舞伴罗可妮不悦地提醒他。她和李奥是堂兄妹的关系,罗可妮是李南茜和罗伊的掌上明珠,等他们夫妻俩退休之后,将由罗可妮接任总裁一职。

“抱歉。”歉然颔首,李奥黯然的目光移回罗可妮的身上。

“没关系,难得你肯把目光留恋在女人的身上。”罗可妮不以为意地说,语带揶揄。

面对罗可妮,李奥无语,神情漠然陰黯。

“我最近结识了一位来自台湾的商业精英,他的名字叫做慕振鹰,不知你可有听过这个名字?”罗可妮见他不打算搭话,只好主动找话聊。

他?李奥心中燃起一把无名火。“听过,不过不熟。”他不快的语气表明他不想多谈。

吃了炸药不成?!罗可妮自讨没趣地闭了口,专心地跳起舞来。

一舞既毕,李奥离开舞池,独坐在角落。从这个角度望向露台方向,正好可以很清楚地看见朱莉艳和苏德克两人俪影双双。

两人亲密地并倚在露台的栏杆旁,有说有笑地,非常的热络,令人万分嫉妒。

李奥一直紧盯着两人不放,他心里在揣测着,朱莉艳还要用何种手段来打击他、来惩罚他。

果然,心里的揣测才刚形成,她整副香躯就偎进苏德克的怀中,两只细腻的雪臂更攀着他的肩头。

该死的!李奥又一次失去风度,咬牙低咒着粗俗的话。

低咒声才断,苏德克捧起朱莉艳美丽绝艳的脸,他贪婪的唇随即俯了下去。

可恶,她竟然毫不抗拒地让苏德克吻他。李奥重重地捶了一下大腿。

更令他愤怒的还在后头……朱莉艳竟开始回吻着苏德克,她一副浑然忘我,激情难耐地在苏德克怀中轻轻摆动娇躯。

李奥一瞬也不瞬地盯着那热情拥吻的两人,一颗已破碎不堪的心痛得几乎令他无法招架。

她是存心凌迟他的……李奥痛心疾首地甩甩头,悲伤地收回视线,从椅上起身,他黯然地穿过热闹的人群,步出餐厅大门,迎上秋天萧瑟的风。

“艳,今晚我渴望能与你共度……”趁喘息间,苏德克在朱莉艳的唇际诱惑似地低声呢喃。

休想!朱莉艳猛地把苏德克推开,正陷于热情中的苏德克,蓝眸不解地望着朱莉艳。

“抱歉?!”一句抱歉杀光苏德克体内所有被挑起的欲望。

“抱歉!?这是什么意思?”苏德克无法接受朱莉艳的拒绝,她方才还主动投怀送抱、一副饥渴的模样,可现在却一脸漠然、拒人于千里之外?!

“意思就是我对你没感觉、没兴趣!”狂野地拥吻并未在她脸上留下羞涩的红晕,苏德克的吻对她而言,索然无味。

戏演完了,她傲然地旋身就要扬长而去,苏德克猛地攫住她的手肘,硬是将她扭回身来面对他的质问——

“你很善变!”蓝色的眸因怒气而变了色。“如果我猜得没错,我似乎被你给利用了。”犀利的头脑灵光一闪,他准确地指出朱莉艳心中的算计。

朱莉艳轻怞一口气,没料到会被苏德克轻易地识破。“你想太多了。”她力持镇静地说。

“是吗?”苏德克只是一径地盯着她闪烁的美丽星眸。“我奉劝你,别再试着玩弄男人,要不你将会得到无法想象的不堪后果。”苏德克决定放她一马,像她这样美丽聪慧的女子,会出此手段,一定是有苦衷吧。

“再见。”他的话让朱莉艳脸色微变,她觉得她再也待不下去了,这场宴会让她的心情纷乱到了极点,于是她转身走出餐厅。

才踏出餐厅大门,萧瑟的秋风袭来,扬起她黑色丝绸的裙摆——

她的手臂忽然被往后捉住。

苏德克还不放过她吗?朱莉艳带着愠色扭身面对后方的人,不料那人竟是李奥。

他一直在大门口等待着她,脸上凝着风暴……

“放手!”她尖锐地低嚷,完全没料到他还留在此地。

李奥对她的挣动无动于衷。“我说过,你别再耍手段来逼我死心,这么做只是作践自己而已。”他生气,气她的不自爱,气她的冲动和疯狂。

这句话宛如一记火辣辣的耳光,再次打得她狼狈到了极点。

“放手,我的事与你无关——放手!”

咬着唇,她用力地甩开他的攫握,狼狈地转身奔向马路中央,迅速扬手拦下一辆计程车,她黑色的身影消失在秋风中。

与你无关?!

李奥失神地看着她离去,那美丽的身影,从此将自他炙热的眼中消失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