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礼的进行还有一段时间,受邀观礼的宾客大部分都还未抵达教堂。

在教堂的大门两侧,各放置了好几个白色罗马柱,上头摆着香水百合和紫色桔梗花、卡士比亚所搭配成的美丽花束。

入口的拱门,上头圈满了由紫色薄纱编成的彩带花,其间串了紫色的气球,从入口至前方的证婚台,地上铺的不是红地毯,而是紫红色的。这是场纯紫色的婚礼,早已来到教堂等候的新娘子云紫若很满意丈夫单伊阳的安排。当她看见会场时,惊艳得说不出话来。

单伊阳揽着她的肩,眼神狂炽地在爱妻的耳边倾诉着腻死人的爱语,云紫若绝丽的脸蛋微红,任谁都看得出这对新人的浓情蜜意……

“莉艳呢?她来了吗?”李奥方才到饭店接不到朱莉艳的人,马上飞车前来教堂找人。

李奥在教堂门口遇见了这对深情款款的新人,他神情不佳地打断正向新娘调情的新“狼”单伊阳。

被硬生生打扰,单伊阳语气也不甚愉悦。“早就到了,她显然不买你的帐。”他比比里面,揶揄李奥吃瘪了。

李奥很没风度地狠瞪他一眼,然后急急走进教堂里找人。

“李奥,你的好风度到哪儿去了。”单伊阳惊愕地瞪着李奥的宽背,一向沉稳、风度绝佳的他,怎地变成如此。

风度?!“被丢到太平洋喂鲨鱼去了。”他没好气地说,前脚已踏进教堂内。

“我看鲨鱼把你的‘风度’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单伊阳随后又丢了一句话。他敢打赌,李奥一踏进教堂内,连风度两个字都不知道要怎么写。

果然被单伊阳料中了。当李奥一踏进如紫色梦幻般的教堂内时,一颗心跌到了谷底,他以为自己还有机会挽回朱莉艳,至少在这个场合中,以他俩伴娘和伴郎的身份,他可以有机会和她独处的。

谁知,朱莉艳身边已有了护花使者,她这么做无疑是想断了他的妄想。

看着亲密并肩而立的两人,李奥一双深幽似海的眸子,闪过一丝痛苦。高大的身躯背着光立在门口,视线一瞬也不瞬地落在朱莉艳和她的男伴——慕振鹰身上。

“鹰皇集团”的少东慕振鹰热烈追求朱莉艳的事,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他爱恋朱莉艳已久,其追求的手段和出手之大方,几乎让人招架不住。不过在今天以前,朱莉艳完全是不理会他的,她的心全系在李奥身上,李奥一直很有自信,也很信任朱莉艳对他的感情。

可是,在发生早上那件“意外”之后,他的自信全都溃散了。朱莉艳提出分手,而接着下来,在他以为还有转圈余地的机会下,不料她竟和慕振鹰亲密携手出席这场婚礼,当场给他难堪。

李奥心情凄惨到了极点,他心里怀疑,慕振鹰是不是坐火箭从台湾赶过来的,莫非他打算乘虚而入掳走朱莉艳的心?李奥心情沉重的很,他脸色陰郁地看着她和慕振鹰亲密细语的身影,眉宇间拧着痛苦,手指节因紧握而泛白。

多看一眼,他的心就多痛一分,高大的躯干僵硬地旋开,走向教堂左方的露台外,没有上前去打扰那对正在“迅速发展”感情的恋人。

当爱失去了,那种痛苦的心情是笔墨无法形容的,一颗心如撕裂般,好像再也缝补不起来……

朱莉艳在李奥刚踏进教堂时,便已注意到他的存在。他一直站在门口盯着她和慕振鹰,没有上前来破坏他们。

朱莉艳刻意将娇躯偎进慕振鹰的怀中,她这么做意气用事的成分居多,根本就是做戏给李奥看的。她要他明白,她是铁了心要分手的,他再也没有机会挽回这段已染了污点的感情。

“朱小姐,等一下婚礼结束,我陪你四处去逛逛……”长相、身材都不赖的慕振鹰,把握机会对朱莉艳猛献殷勤。

他这趟纽约之行真的来对了,他没想到自己竟陰错阳差地和朱莉艳的假期撞个正着,还搭上同一班前来纽约的班机。

这么一来,他可以有很多机会及时间和她独处,如果她肯把时间留给他的话……

以往,她对他的追求都是视若无睹,压根儿没心动过,可是这次却叫慕振鹰心花怒放,因为她竟然主动打电话给他,约他一同出席这场婚礼。

“再说吧……”朱莉艳脸上带着娇柔妩媚的笑,但语气却是百般的敷衍。她只要做戏给李奥看,报复他的“背叛”。

“你有事,还是和别人先约了?如果今天没空的话或许我们可以约明天,或是后天……”慕振鹰从来都不懂得死心的,他这种人属于越挫越勇型的,否则他不会在被朱莉艳拒绝几百次后,还对她如此积极追求。

“我忙得很,恐怕没太多时间……”朱莉艳又丢了一句,她在听见身后脚步声移开后,迅速回眸看向李奥黯然离开的背影。他转而走向露台外,高大挺拔的身躯孤单地倚在栏杆旁,那双深邃眸子的视线落向外面的绿地。

他如此落寞的身影,让朱莉艳一阵心痛,但她即刻冷硬地把这份痛苦驱除。骄傲的她绝不允许自己为一个背叛“感情”的男人心软、心疼。

“你这趟不是纯粹来度假的吗?”慕振鹰不解地追问。

“并不完全是……”陆续进入教堂内的宾客,阻去了李奥的身影。朱莉艳把目光掉回,她心不在焉地搭着话聊,心情恍恍惚惚地,脑海里全被早上那一幕占据了。

悠扬的乐声扬起,幸福喜乐的气氛飘浮于空气之中,新娘一袭紫色婚纱惹来全场的惊艳和赞叹声,新人身后英俊潇洒的伴郎与美丽出众的伴娘,同样吸引了宾客们惊羡的目光。

李奥和朱莉艳并肩而站,心情凄惨的两人,脸上都浮着略显僵硬的浅笑。

李奥一直没有开口和朱莉艳交谈,因为慕振鹰的出现,已让他明白了朱莉艳坚持分手的决心。他专注地看着前方,尽管朱莉艳的态度让他心痛,但他的一颗心却还是系在美丽的她的身上。行进间,朱莉艳的手不经意地碰触到他的手臂。李奥转过眸,他的眸子闪过复杂的神色,直盯着朱莉艳瞧。

“抱歉。”她漂亮的唇微扬,盛装的她美丽得让人屏息,只是眼中的冷漠让人却步。他毫不设防地痴望着她绝丽明艳的容颜。

“该说抱歉的人是我。”他自嘲地回道,心情苦涩到了极点。

“别再提那件事了,说好了好聚好散,以后我们还是朋友。”骄傲地扬起下巴,她的心情似乎完全没受到分手影响,只有李奥单方面的承受痛苦。

好聚好散……他恨透了这句话,刚毅有型的下巴倏然紧绷。

“谢谢你还当我是朋友。”他的语气沉重,好听的嗓音已走了调,显得干涩而无力。

“我不打算参加婚宴,我和慕振鹰中午约好了一起吃饭,得麻烦你向伊说一声了。你愿意帮我转达吗?”她用仅让两人可以听见的声量说话。

他的黯淡让朱莉艳的心紧紧拧着,把目光掉开,她心里只想报复他,已然失去理智的她,决意要让他也尝尝被“背叛”的滋味。

“你和他有约?!”嫉妒充斥胸口。

“我们会在饭店二楼的中式餐厅用餐,如果你也想加入的话,我也欢迎你,毕竟我们还是朋友,不是吗?”他的情绪反应她全看在眼底。

他用眼角余光,充满嫉妒地扫了一眼坐在观礼席上的慕振鹰。

“我会去的。”他绝不让慕振鹰有乘虚而入的机会。

位于第五大道上的川普大楼,是以纽约房地产大亨唐纳川普的名字命名,是结合购物与办公大楼的复合体。这栋高达六十八层的大楼与这位绯闻不断的富豪品味很接近,在第五大道上显得特立独行。

朱莉艳透过车窗,看着川普大楼,这栋大楼实在太显眼,让人无法不去注意它。

绕过中央公园西侧,黑色的宾士轿车往“顺天首玺大饭店”方向驰去。慕振鹰殷勤地护送朱莉艳回饭店,一路上他热络地和她攀谈,朱莉艳则显得意兴阑珊,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视线一直落在车窗外。

将车驶进饭店私有的大停车场内,朱莉艳没等慕振鹰开门,便径自下了车。

“既然你没空,那我先回去了,改天我们一起吃个饭,如果你能拨出时间给我的话。”慕振鹰也开了车门下车,他是聪明人,对于朱莉艳的冷淡,他看在眼底,只是没点破罢了。

朱莉艳的脚步顿了顿,然后旋过身来,嘴角弯起迷人的笑意。

“我现在有空,到我房里喝杯咖啡如何?”一个念头在朱莉艳的脑海形成,慕振鹰如果离开了,那接下来不就没戏唱了。

慕振鹰闻言,显得有点错愕,手僵在门把上,欲上车的动作瞬间凝住。

“你来不来?”看他呆愣在原地,朱莉艳唇边的笑意消失。她心忖,慕振鹰要敢拒绝她的邀请,破坏她的计划,那他一辈子都休想再有机会接近她。

“当然好。”他可巴不得有这种难得的机会哪。迅速将车门关上,慕振鹰一脸兴奋地追了上来。他的体形也相当高大,不过略显得瘦削了些,不若李奥那般精健。朱莉艳往前直走,心里苦涩地想象着李奥那宽阔温暖的胸膛,他的怀中抱着另一个女人,他带给那个女人无数次的高潮……

朱莉艳泡了两杯饭店免费提供的三合一咖啡,咖啡的香气缭绕室内。

“慕,你喝得惯这种咖啡吗?”端着两杯咖啡来到沙发前,朱莉艳生平第一次拉下身段替男人泡咖啡,就连她的父亲和李奥,都未曾享受过她如此贴心的服务。

“老实说,我没喝过这种冲泡式的咖啡,不过我并不排斥,因为这可是你亲手泡的咖啡呢!”慕振鹰显得受宠若惊,没想到朱莉艳竟然亲手泡了咖啡,甚至还这么亲昵地称呼他。

“我也是,将就点吧!”朱莉艳耸耸肩笑着,把一杯咖啡递给慕振鹰。

“谢谢,太麻烦你了。”慕振鹰赶紧起身接过,他起来的动作太急了点,差点撞上朱莉艳手上的咖啡。

“哎呀!”朱莉艳的手斜了一下,那冒着热烟的咖啡不小心从杯缘洒了出来。“糟糕,弄脏你的衬衫了。”咖啡渍沾上慕振鹰雪白丝质衬衫,朱莉艳歉然地低呼。

“哦,真糟糕。”慕振鹰低首一看,拧眉摇着头。

“慕,真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她还未把手上的咖啡拿开,她略显惊惶地走上前道歉,咖啡被她这急忙一移动,又泼洒出来。

“小心咖啡,哦——不!”慕振鹰忙制止她,但来不及了,她右手拿的那杯咖啡,几乎全倒在他的衬衫上。“老天,烫死了……”胸口被烫得发疼,慕振鹰忙跳开。

“啊,对不起、真是对不起……”朱莉艳慌了手脚,她这辈子大概从来没有如此惊慌失措过。看着他胸前那一整片污渍,她的眼神闪过一道得逞的光芒。

“朱小姐,拜托你别再过来了。”眼看朱莉艳又要冲过来,天!她的左手上还有一杯咖啡哪。

“哦,要不是你提醒我,我差点又忘记了,真是抱歉。”忙往后退,她还没歹毒到两杯咖啡都往人家身上倒。

“你也小心——”

“哦,天啊!”

慕振鹰急喊,因为朱莉艳往后退时,撞到了沙发,她身体一阵摇晃,手上那杯咖啡眼看又要往前洒过来。

为免再遭一次殃,慕振鹰往后跳开一步。可是这次朱莉艳没将咖啡往前洒,她高跟鞋拐了一下,身体往后一颠,那杯咖啡全洒在自己昂贵的礼服上。

鹅黄色的礼服裙摆,全沾了难洗的咖啡渍。

“哦,我的礼服,怎么会这样?”这件秋季新款礼服可是刚从米兰空运过来的,她才第一次穿,就报废了!“真是可惜……”她嘴上懊恼地低呼,可心里却一点都不在意这件礼服。

“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喝咖啡了……”慕振鹰错愕地看着两人都脏污的昂贵礼服。

“不喝咖啡,那我去泡茶好了。”实在很抱歉。朱莉艳煽动美眸,以眼角余光偷观了下脸色倏地刷白的慕振鹰。

“不用、不用,别麻烦了,我看我们还是先解决掉这身脏衣服才行。”他可不想再被烫一次,慕振鹰坚决地反对。

“那……你把衣服脱了去浴室梳洗,我这就到楼下商店帮你买套新西装让你更换。”衣服是她“不小心”给人家弄脏了,她很厚道地打算赔他一套同等价值的新西装。

“你别忙了,你的礼服也脏了,我看你还是先去更衣吧,我打电话请饭店服务生帮我处理衣服的事就行了,不必劳烦你亲自跑一趟。”衣服一定得换,可是慕振鹰很绅士地没让朱莉艳跑腿,他走到电话旁,拿起电话拨到柜抬。

“也好,我这个样子也出不了门。”将手上两只咖啡杯放妥,她提着裙摆,快步地走进浴室内冲澡。

在婚宴上停留不到十分钟,李奥随即飞车赶到“顺天首玺大饭店”位于二楼的中式餐厅。在餐厅里兜了一圈,确定朱莉艳和慕振鹰并未在此用餐后,李奥立刻往她的房间冲上去。

他一想到朱莉艳和慕振鹰可能在房间里独处,一颗心是又嫉又妒。

立在房门前,他不安地拉掉领结,收进西装口袋里。一只手摆在门框上,修长的手指勾起,用力地敲了房门两下。

“哪位?请稍等一下。”须臾,里头传出声音,是那个该死男人的声音。

李奥深幽如海的眸子一眯,迸出危险的光芒,脸上的线条倏然绷得死紧。慕振鹰果然在她的房内。

稍等一下?!里头的人在忙些什么?竟然要他像呆子一样,站在门口等候。约莫等了一分钟之后,李奥失去耐性地手握成拳,用力地猛敲着房门。

“开门——”向来沉稳醇厚的声音变得愤怒而烦躁。

“就来了……”又是慕振鹰的声音。

“开门!”李奥已然失去耐性,一直用力捶打着门板。

“是谁这么用力敲门,你再不停止,我马上请饭店人员来处理……”慕振鹰低咒着打开门。

房门在下一秒被往内拉开,慕振鹰裸着上身来开门——

李奥的心猛然一震,像被狠狠地捶打了一下,拳头因痛苦而失去理性地捶向门框。

“你有事吗?”慕振鹰一脸疑惑地看着神情陰鸷骇人的李奥,他认得这个愤怒的男人,方才在婚礼上见过。

“她人呢?”他冷着声问,一双霍然变得锐利可怕的眸子越过慕振鹰,看向房内那张被单凌乱的大床,慕振鹰的衣服就在大床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你要找她,晚点再来。”慕振鹰也不是笨蛋。他看出李奥一脸狂张的妒意,而他衣衫不整的模样正是他愤怒的起因。

慕振鹰的直觉告诉他,这男人和朱莉艳的关系匪浅。他和朱莉艳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一向对他避之唯恐不及的朱莉艳,不会突然对他热络起来,尤其是在李奥在场的时候——慕振鹰注意到了这点蹊跷,朱莉艳似乎在利用他玩一场游戏。

“她在哪里?”

李奥扬臂粗暴地推开半掩的房门,他又扫视了房内一遍,朱莉艳像从空气中蒸发掉一样,不见踪影。

“她……在里头。”看来,他没见到朱莉艳是不会死心的。慕振鹰撇撇唇,望向紧关着门的浴室。慕振鹰的心情不爽到了极点,没想到他竟然会笨得被一个女人利用了。“你要进去浴室找她吗?依我看来,她会邀请我进去,而不是你。”慕振鹰双手环着胸,寻衅地看着高他半颗头的李奥。

李奥恶狠狠地瞪回去,一颗心直往下沉,她和慕振鹰在房里做什么?为何慕振鹰衣衫不整,而她躲进浴室内。

房内弥漫着怪异的氛围,李奥在等待着……

“慕,你在和谁说话?”朱莉艳娇柔的声音打破了两个男人的对峙。

李奥倏地把沉郁愤怒的目光转向站在浴室门口的朱莉艳,她正从浴室走出来,微湿着发,身上只裹着饭店提供的浴巾,刚沐浴后的她,雪白的肌肤湿润而泛着微红,属于她特有的馨香撩拨着各怀心事的两个男人的冲动感官。

她雪胸性感半露,粉肩上还泛着细密的水滴,修长而匀称的玉腿,有大半暴露在空气之中,烙印进李奥那陰沉的眸瞳里。

她这养眼的模样足以勾引男人犯罪,而聪明的她,竟然毫无顾忌地邀请慕振鹰进她的房间,甚至在慕振鹰面前赤身露体,展现如此性感娇媚的一面。

她想做什么?答案不用深入探讨就可得知……她要勾引慕振鹰上床,她要报复他。

“李奥,你怎么来了?”朱莉艳语气微愠,细眉轻蹙,一副李奥的出现破坏了她和慕振鹰好事的样子。

李奥一脸深沉地看着她,眼中闪过愤怒、嫉妒、痛苦,还有酸涩……一颗还怀抱着些微希望的心冷了,正失速地沉到谷底,封闭起来。

“如果你想让我也尝尝痛苦的滋味,那么你做到了……此刻我的心有如被硬生生撕裂成两半一样的痛苦和难受。我想我的心就要死了,可是它却不是因为你的报复,而是你的糊涂和冲动……”她和慕振鹰上过床了!?

他泛白的拳头捶一下门框,沉痛万分地闭上眼;不只声音,连神情也陰郁痛苦到了极点,几乎无法承受。

她糊涂?!朱莉艳当下被他的话赏了火辣辣的一巴掌。是啊!聪明骄傲如她,竟然用这种方式来挑衅他,连带侮辱自己。

而他就是那个被人利用的呆子!慕振鹰冷冷地看着李奥和朱莉艳交错的眼神,嘴角噙着冷笑。“你怎能——”李奥还要开口,表情万分地痛心。

“出去——”朱莉艳狼狈地对李奥下逐客令,骄傲的她容不得被人指责。

她做错了吗?愤怒让向来冷静的她失去了理性……不,她不承认她做错了。

“我会走,你好自为之,我们五年的感情真的到此结束了,好聚好散!”冷冷地丢下一句,李奥心灰意冷地转身离开,那挺直僵硬而又孤单落寞的背影告诉她,他认命地接受了分手的决定。

倔傲地扬起美丽的下巴,她报复了李奥,但却一点都感觉不到胜利的美妙滋味。她的心反而更痛苦、更难受……

“人走了,这场游戏也该结束了。”

慕振鹰将门用力甩上,他回头,铁青着一张脸。他被利用了,这个事实大大地打击了他的男性自信心,更让他的自尊受损、颜面扫地。

他看出蹊跷了。“你的西装不是送来了吗?”她镇定地问道,慕振鹰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但她一点都不在乎他的感受,更无半点惧意。

“为了让你的计谋得逞,所以我无辜地损失了一套西装,我从头到尾只是一个被你利用的小丑——”

他冷笑,对她的爱慕之意已经慢慢变质中。

“我可没这个意思,你的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从衣柜取出一件睡袍披上,她半裸的胴体不愿再被慕振鹰多看一眼。

“朱莉艳,你很懂得践踏男人的自尊和感情嘛。”他冷眼看着她,一个诡计伤害两个男人,她的手段真够厉害的,不愧是职场上人人赞叹的女强人。

“谢谢夸奖,我并不认为自己有这么大的本事。”有谁知道,她连带把自己的尊严和心都重伤了。回身转向落地窗,她疲惫地仰望着天际。

“你绝对有这本事,而我非常的佩服,也感到非常的愤怒。”她还真够镇静的。慕振鹰咬牙对她孤傲的背影说着话。

“你该走了吧!”她下逐客令,完全把慕振鹰玩弄在股掌之间。此时的她,心情纷乱到了极点,她无暇再顾及到慕振鹰的情绪,她连自己都顾不了了。

“你很厉害,玩完了就翻脸不认人了。”怒火在胸口狂燃,报复的念头在心中成形。

“请你离开。”她心情乱的很,没空听他的废话。

慕振鹰气极败坏地穿上衣服——

“我会要你付出代价的。”

他无法隐忍地吞下这口怨气。愤怒地拉开门再用力甩上,慕振鹰怒气腾腾的身影消失在门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