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是邱紫夏见到他时,没有任何的异常反应,只是,诚恳的请求着:

“我不是来找你的,求你告诉我你父亲在哪里好吗?”她并非真的断了情愫,过去她与他的一切不可能随风荡漾而去的,只是这一刻,她的事情已经不再重要,就算对他的心在悲凉,她也忘不了,忘不了,那个还躺在冰凉的房间中为情而死的郑亚怜。

“你找他干嘛?”欧阳慕镇住心虚,用平常的不能在平常的语气问她。

“求求你了,让我见他,让我见他”邱紫夏泛滥的泪水,溅落了一脸的痕迹,让眼前的欧阳慕,多有种想把她拥入怀抱好好呵护的冲动。

可是,想到莫小思时,他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疯狂且不对的想法。

“什么事啊?”里面的欧阳成光听到外面哭哭啼啼的动静,放下手中的报走出来,看个究竟,忽然只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子,有那么一丝熟悉的感觉。

“你是?”他皱起眉头问着。

“伯父,我求求你,求求你,去看我妈妈最后一眼吧,就当我求求你好吗?”邱紫夏看到欧阳成光,就是一阵冲动,让她又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你妈妈!”欧阳成光挂虑着,有一丝的不祥之气在他心中蔓延。

“就是郑亚怜”罗颜芳在一旁解答着。

欧阳成光一听到这个名字,欧阳慕又在身旁,他就算再有一丝的眷恋,也只能冷冷一道:

“她与我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她的事就不要来烦我了”

说完,便要闭门不见,迈脚就是朝里走,可是邱紫夏倔强的性格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罢休,她猛然的抓他衣袖:

“就算我妈妈以前做了很多很多对不起别人的事,可是,她这次是真的真的爱你,你不要怪她,我只求你,去看她一眼好吗?”邱紫夏的语气,尽是卑微的乞求。

“对不起,我想我不能帮你的忙了,我与你妈妈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欧阳成光停住脚步侧身瞟了她一眼,口中渗透着满满的无奈。

一旁的欧阳慕倒是看着他冷笑了一声,有种说不出的意味,便不理会,转身朝里走。

“我妈已经死了”邱紫夏肝肠寸断的将嗓音扩散到最大,那种欲绝,是在寒冬腊月中,被染上白色的霜叶,正在吮吸着最后一丝朝阳,好似在渴望着可以得到多一点的停留,就如她多渴望欧阳成光能够为郑亚怜在绽放一缕光辉一般。

她的话音刚落,欧阳成光的心中,就像夏季突如其来飘来的雪花,正在将他的身体布满一点点的冷辉。

欧阳慕也停下往前走的脚步,看着邱紫夏撕心裂肺的的样子,他实在转移不开目光,实在难以做到不管不问。

可是现在的他,还有什么资格去慰问她了呢?他已经将她狠狠的抛弃了不是吗?

“我妈妈已经死了,她是爱你的,她是因为爱错了人,才死的,就算,我求你了,求你可怜可怜她,让她入土前,可以在等一次你的回眸吧,可以吗?”邱紫夏的手脚可以颤抖起来,她真的好痛苦,好痛苦,好希望,好希望有人可以救赎她已经断鳞残甲的灵魂,她又在等待什么,又在奢望什么呢?

“…………”欧阳成光没有说话,只是呆愣的看着她,他不痛,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爱过她,可是,他难过,为什么难过,只是为那相处了一段时间的温存,而可惜,而惋惜吗?

爱情就是这样,不可能一笔勾销,就算郑亚怜死了,她的爱还在延续,因为,她的死是对欧阳成光爱的印记,这是欧阳成光永远都无法摆脱的爱。

邱紫夏好像已经筋疲力尽,她没有力气在叫嚣了,闭上泪眼昏厥在罗颜芳的身旁,让罗颜芳错慌了手脚。

“紫夏,紫夏……”罗颜芳忍着眼泪大声叫唤着她的名字,欧阳慕出于本能二话不说就冲到她面前将她抱起,一时间,整个场面开始凌乱的乱了章法。

静谧的天空中,碧霄流云,编织的岁月锦绣,总是让人无言,树荫下,阳光剪成的几片碎影,喃喃的清风为这片茫茫然然的尘埃中平添了一丝苍凉,深沉的思绪激起了几丝少有的宁静,世俗尘烟中,飘渺无声的离别,总是在慢慢的停歇住脚步,柔波的气息,悄悄的接受如花一般的凋零,莺飞草长的盛夏,总是有始有终,最终只能在记忆中欢腾那些斑驳辉煌的风绻云舒。

“妈,你在另外一个世界,不要再贪慕虚荣了,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比那些荣华富贵更珍贵的东西”邱紫夏纤弱枯瘦的身躯,手中捧着一束康乃馨,泛白无色的嘴唇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容。

她没有将她葬在家乡,而是将她安息在了这片大城市中,因为,她知道,她的妈妈不喜欢她们家的枯藤老树,不喜欢家乡的小桥流水,她一直追求都是繁荣喧闹的地方,而且,这里有她爱的人,所以,她就算死了,也要了了她的心愿。

她知道,她昏厥的那一刻,欧阳成光最后还是去看了她妈妈一眼,这样已经好了,至少,她为她妈妈做了最后一件该做的事,虽然,他没有来参加她的草草的葬礼,但是,人生在世,何必再去奢求那么多,奢求的越多,失去的也就会越多,她妈妈不就是因为奢求了太多,最后导致,连宝贵生命都失去了。

“紫夏,你妈妈在天之灵,看到你的孝心,一定会改变心意,因为,她一定会对她以前对你所做的忏悔,然后保佑你能健健康康的活下去的”罗颜芳一直都陪着她,从欧阳慕离开她那时,她寸步不离的陪在她的身旁,包括木成逸,大多时间也陪着她,这样也好,起码,在她无助的时候,还能有个肩膀可以靠靠。

“不需要了,那些都不重要了,呵呵,不知道,她能不能遇上小胜呢?那是她的儿子,我的弟弟。”邱紫夏仰望碧空相连的天空,忽然看到了邱紫胜,正在咧开唇颜,冲着她傻里傻气的笑着,伤蔓延到了她的最深处,在短短的一个夏季,她居然失去了三个亲人,然而,走了的人,挣脱了,可是活着的人,却还在痛苦的边缘,一直挣扎着,一直挣扎。

“妈,紫夏,我们回去吧,这里风好大”木成逸走到她的身旁,想要带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因为,这里真的可以触景生情,以前的种种,历历在目,让她这样想下去,恐怕,这里也要给她留一个位置了。

“是啊,紫夏,把花放下,我们走吧”罗颜芳也明白他的意思,时局已经不能在改变,可是她受伤的心,一定要改变。

邱紫夏往怀里拽紧了手中的康乃馨,清风微荡,她的脸上缭绕了一丝雾霭,泪水开始模糊她的瞳仁:

“我从来没有送过花给她,也从来没有为她过过一个母亲节,因为,总是没有机会,因为,我们见面的时候,总是在争执,追究着过去她做过的一切荒唐事,其实,以前看到那些和我一样年纪的小孩到母亲节的时候,都会欢腾兴奋的将一束花献给追究的母亲,我多想,多想也能够拥有那种,那种看到自己的母亲收到自己的花,然后惊喜的表情,没想到,只有她死了,我才有机会将这束花献给她。”泪水纵横了她的整座心池,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她手中的康乃馨上,细捻如絮轻吟的情寥,被泪水浸湿的花瓣上,一点一点化开,最终与它消融在一起,素裹上了一层层浅浅的黯然的惘然和愁绪。

“紫夏,不要说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好吗?”忧郁阴蒙的气息渲染了身边的人,弄的罗颜芳都不想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了。

“邱紫夏”木成逸忽然庄严的叫住她的名字,一个念头,就这样突发的在他的心中停顿下来了。

邱紫夏只是怔怔的望着眼前的墓碑,并没有听到他的呼唤声,在她的世界,木成逸总是会被她无心的掠过。

“嫁给我,我来保护你一辈子”木成逸这次没有再心中沉思,而是脱口而出,他已经在心中沉淀过无数次,旋转了多次的方向与多次情愫的节奏,让他更加确定邱紫夏,就是他这辈子,最想厮守在一起的人。

“啊……”邱紫夏大吃一惊的转头看他,他真挚的眼眸,那是仿佛倾尽了一生的光亮,就为笼罩她黑暗的世界,忽然,他让她断翅的羽翼开始不停飘尘起来,难道,她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吗?

“儿子,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想娶紫夏吗?”罗颜芳倒是耐不住欣喜,一双乌黑油亮的眼睛正在绽放光芒。

“是真的,邱紫夏,只要你肯嫁给我,我会用我的一生来守候你,不让你受任何的伤害”木成逸更加笃定了自己的意念。

邱紫夏残缺的心,开始凌乱,血液开始快速的奔流,曾经的欧阳慕,也对她说过这样的话,那时候,她深陷在他的甜言柔情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