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呢?”许久之后,欧阳慕撇过头,冷冷的问了这两个字。

“在楼上”两人的语气,平淡的不能在平淡,可是,却透露出一丝丝的寒意,逼迫着两个人的思绪,让双方不得不仇视对方。

“哦……”欧阳慕倒也没说什么,直接上楼找罗颜芳了。

看着他上楼的背影,欧阳成光忽然有种朦胧的感觉,为何,自己的亲生儿子,会与自己隔离的如此遥远,这个家,到底是以什么格局维持的。

欧阳成光的心向来都是波涛汹涌的,可是,此时,他心中的潮水似乎慢慢褪去了,他从来都没有那么渴望,能够平静一会。

“妈——”欧阳慕走到罗颜芳的门外,轻轻的敲着门。

“儿子,你回来啦”罗颜芳推开门,喜上眉梢的道:“怎么,没带小思来呢?”她前看又看,就是没莫小思的影子,不禁有少许失望。

“她今天忙,明天过来,妈我要跟你说一件事”欧阳慕温熙如春的脸上忽然强撑起一个微笑。

“来,进来说”罗颜芳欣喜的将他拉入房间。

“好儿子,你有什么事要跟妈说啊!”白雅惠绽放一个笑容,她有预感,这事一定会是好事情。

“妈,我打算搬回来住了”欧阳慕沉声道,似乎这句话在他的心中沉淀了许久才道出的。

“真的啊,太好了”白雅惠狂喜,激动的不禁抱住他:“儿子,你在外面也独立够了,终于要回来了,这样我就不用日夜惦记你了”

“妈,以后我永远都不离开你了”欧阳慕下定决心道,随后沉默了一声,又接着道:“过几天我就跟小思订婚了”

“真的啊!”白雅惠又喜又惊,似乎都不敢这是真的,双喜临门。

“是真的,我想我的年纪也不小了,是该成家了,或许小思是最好的人选吧”欧阳慕的脸上没有高兴,反而带着抑郁的神情正在压制着他的心情、

“欧阳,你告诉妈妈,你爱的到底是小思还是邱紫夏”这一刻,彻底打扰了他的心房,他的心在邱紫夏身上一分一秒都没有走开,让他何以让自己相信,到底爱不爱莫小思,如果这场婚姻,那么谎言就要一辈子的维持下去。

他真的要跟她这样得过且过一辈子吗?

“呵呵,当然是小思了”欧阳慕掩饰着愁苦,撇开邱紫夏,将莫小思视为主角,可心上的痛,他却怎么都抹不平衡。

“欧阳啊,我不想逼问你,可是,如果,你觉得你现在做的事,将来不会后悔,那你就自己去选择,你也大了,妈也干涉不了你”白雅惠语重心长的嘱咐道。

“我知道了妈,对了,他怎么回来了”欧阳慕言归正传,脸色很不好。

“你是说你爸啊!”白雅惠皱起眉头:“他最近不知道得了什么怪毛病,老是盯着我”

“盯着你干嘛?”欧阳慕好奇。

“还不是,还不是上次不小心在舞厅被他看到了我和别人跳舞,他不许吧,说我身为他的妻子,出现在那种场所,丢了他的脸”白雅惠弱弱的回答,毕竟她知道欧阳慕也是不赞成她去那种糜烂场所的。

“妈,我不是劝过你,不许去那种地方的吗?”欧阳慕果然生气了。

“我,我只是怡情啊!”罗颜芳苦闷的看着她。

“他回来也好,省的你堕落”欧阳慕放宽心释然道,如果是这样,未必不是一件坏事,欧阳成光意识到了危机,也是他该回心转意的时候了。

“总之,只要你回来了,我也不会想去那种地方了”白雅惠敛起一个微笑,这段纠葛,总算先放下去了。

接下来,就只剩下邱紫夏还是一个未知数了。

“哎,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啊!”一双枯黄的眼睛,盯着病床上的邱紫夏,已是两日,干涸的眼,来来回回哭了两三次,可是,还是未见床上的人有一丝醒来的迹象。

“妈,你都守了她两天了,快去休息吧”木成逸关心的看着她,真怕,还为等到邱紫夏醒来,罗颜芳就先倒下去了。

“没事,紫夏现在什么都没了,如果,连我都离开她而去了,恐怕,她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罗颜芳无病呻吟着,仿佛,这个女孩子,真的是从她心头掉下来的一块肉般。

“谁说她什么都没了,她还有她的爸爸”木成逸接上嘴,不知为何,他看到她这样,心中也是百般难忍。

“是啊,她都这样了,她爸爸的生活你有没有去料理一下”罗颜芳担心道。

“妈,你放心吧,我找了一个临时工照顾她爸爸,目前生活没有什么状况”

“那就好,那就好,哎,也不知道这个孩子,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医生不是只说她受了太大的刺激,需要好好调理一下,让她睡吧,睡够了,什么都没事了”木成逸在心中祈祷着。

“我看她是不想醒来了,她在睡梦中,除了喊着欧阳慕的名字,其他什么都不会说,欧阳慕不仅是她最爱的人,也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噩梦,更是她致命的一击”罗颜芳默默哀叹,为何这个女孩,总是等着别人伤害她,可是,她却毫无怨言的接受。

木成逸心忽然被狠狠的揪着,窒息的让他喘不过气来,看着床上那个病入膏肓的人,欧阳慕将她打入地狱,绑成石膏,然后将毒素侵入她的体内,将她的体内所有的细胞都随毒素蒸发掉,留下这个一败俱伤记号。

他忽然很不甘心,很不甘心,他听到了她弹指间崩碎的声音,听到了萦绕在她身上的丝线,她想拆开,可是,无论她怎么拼命,她都拆不了一根丝线。

她开始沉迷,她的四周是冷的空气,那种冷,何时才能平息,让她离去,忽然,她连求饶的气息都开始消失了。

“邱紫夏,你给我起来,给我起来,我叫你起来,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为了一个背叛你的男人,把自己搞成这样,值得吗?”木成逸突然就这样丧心病狂的将她抓起,失去理智的对着她吼叫起来。

“成逸,你干嘛,你疯了吗?快放开她”罗颜芳吓得连忙阻止。

“我知道你的人生很多受损的地方,可是,活着,活着才是最美好的,只有活着,才可以弥补一切的遗憾和错失,你懂不懂,懂不懂”木成逸仍然不放手,继续掐住她的两只胳膊,狠狠的摇晃起来。

“你从小到大受了那么多的伤痕,可是,你都坚强的挺过来,就算你的心荒芜了,也不能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为这片荒芜铺上枯草,时间可以治愈从前,甚至一切,只要你肯让那些伤痕复原,就算你荒芜凋谢的世界,还是能开出繁花一片的”木成逸说到这里,忽然有些无奈,他挥别了他的过去,为她改变了,他从未这么激动的安慰过一个人,忽然,他的整个世界开始为她喘息,为她种下一片片含苞欲放的花,只为等待她下一次的轮回,为她追溯她所遗失的种种,等待,她再次的醒来。

邱紫夏忽然在浮浮沉沉,心脏的律动开始微妙的,微弱的意志感觉到有人在呼唤她一样,好想,好想睁开眼看看,这个人,是哪个。

“成逸,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罗颜芳错乱惊慌,从未见过情绪失狂的木成逸,再看看那个一直不肯睁开眼的邱紫夏,她的泪又开始挥洒起来。

“醒来醒来吧,你的过去,我来帮你治愈,你未来的路,我来帮你指认,你的一切一切,我都会帮你回收,我不会让你的人生在落空了”木成逸控制不住内心中的狂涌,毫无顾虑的将她揽入自己的怀抱中,他已经说不出始末,说不出,他究竟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痴狂,他的心,现在牵牵绊绊的,都是她,从现在开始,一切都是她。

一个巴掌拍不响,他将自己的情愫抵御了这么久,爆发是迟早的事情,只不过,谁都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爆发得昏天雨地。

“成逸,你,你……”罗颜芳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难道,真如她所猜,所想,自己的儿子义无反顾的爱上了她一直喜爱无比的女孩子,模糊的泪眼,怎么就感觉,这一切,都不是那么的真实呢?

“我求求,你醒过来好吗?醒过来好吗?”木成逸呼天唤地的叫唤着她,一股潮湿慢慢朝他的眼中扩撒,如果可以,他真的愿意替她承担她所承受的苦,只要她开心,只要她快乐,他是真的爱上她了。

邱紫夏头脑开始沉重,意志开始涣散开来,她的耳脉,怎么就感觉,那么的吵闹,吵闹的让她不得已的勉强睁开眼。

罗颜芳一看到她睁眼的迹象,喜极而泣的大叫着:

“紫夏,你终于醒过来了,你终于醒过来了。”

木成逸将要流出的眼泪收回眼底,一股难以控制的欣喜在他身体翻滚,她放开邱紫夏,看着她憔悴的睡眼,虽然上面披了一层阴影,可是,他看到了,看到了她活过来的迹象,只要她活着,只要她活着,一切,雨就会停,彩虹还是会出现,因为,他深信,他就是她的彩虹,就是她以后的晴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