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们两个,就闲着无聊吧”木成逸在一旁整理着资料,随口擦了一句,何时开始,他都已经习惯了,这两个女人的一言一行,他早已经慢慢接受。

“去,忙你的,别擦嘴”罗颜芳低吼着,便继续问邱紫夏:“说吧,到底有什么事呢?”

罗颜芳与邱紫夏在一起已久,况且邱紫夏又是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的人,她只要转一个神,她都大概能知道她要往哪里走。

“伯母,也没什么事,就是我男朋友,今天过生日,我不知道送他什么好”邱紫夏把心中的忧虑说了出来。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就这个啊!”罗颜芳不以为然。

“恩——”她点了点沉重的脑袋,木成逸放下手中的资料,似乎,当邱紫夏每次提起欧阳慕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很不舒服,非常的不舒服。

“不就是个生日嘛,至于那么大题小做吗?”木成逸冷声冷语说着。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听到紫夏念出欧阳慕的名字或事情的时候,自己心里就满是不舒服。难道自己真的中了魔?

“你知道什么,生日当然重要了,那可是他和紫夏在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罗颜芳好笑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神中却透露出一丝怜悯,她早就看出了,木成逸对邱紫夏有那么一丝爱情了,他啊!就是太死板,就是不懂得如何讨女人换心,这下子好了,喜欢的人不喜欢你,我看你这罪得怎么受。

木成逸听到是跟欧阳慕在一起后第一个生日,气更大,甩手就往出去走。紫夏愣在原地,这人是怎么了,难道又犯神经病了。罗艳芳端起咖啡喝了几口,眼眸垂下,傻儿子,就是个傻儿子。

“伯母,我该怎么准备呢?现在的我好紧张啊”等到缓过神来的紫夏,跌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看着罗艳芳,满是烦躁与不知所措。

“生日礼物要送给你最爱的人,那肯定是得你自己想喽”罗艳芳有点打趣的看着紫夏,先别管傻儿子的事,紫夏的事也算是自己的事,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亲生的女儿,虽然跟自己的傻儿子配不上队,但是只要她能幸福,自己的希望也算是没有白费。

邱紫夏埋头苦想,感觉自己好委屈,以前还有叶兮舞帮着自己想办法,可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了。紫夏正在摇头晃脑的胡思乱想,忽然眼神瞥到大街对面的蛋糕店,忽然计上心来急忙朝着罗艳芳喊道:“我知道我要送什么了,谢谢伯母!”紫夏兴奋一喊完,就朝着对面跑去。

既然不知道自己要送什么,那就自己做一个蛋糕送给他吧,亲手做的,满是自己的爱意,这样更符合自己对欧阳慕的爱情。因为这份爱情是一步一步经过千辛万苦才得到的,这不就像是做一件事情吧,只有仔细小心慢慢认真的去做才会获得成功。

经过紫夏的再三哀求之下,蛋糕店的老板才同意把蛋糕房借给紫夏,并派出一名蛋糕师指导紫夏,但是这一切都得看在钱的面子上才会进行的如此安全。

如果幸福得自己争取,那邱紫夏便是正大步踏上幸福之路的人,着满满的爱,装的自己心也是慢慢的,这满满的爱让自己有了勇气,让自己有了不畏事实的决心。也是这份爱,让自己伤了那么深之后,奇迹般的就恢复好了。

欧阳慕我对你的爱装的心里慢慢的,你对我的爱呢,你的心有没有空隙呢?

捧着自己精心准备好的蛋糕,紫夏又出去买了好多装饰东西,偷偷摸摸的回家,看着欧阳慕不在家,才缓了一口气。但仍是马不停滴的收拾房间,将买来的装饰品一个个仔细的挂在房间的各处,又钻进厨房弄出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紫夏看着眼前焕然一新的房间,幸福的笑开了花。

时间从回家的十二点整转到了下午四点多。欧阳慕应该快回家了吧。紫夏躲在厨房里,看着桌上的蛋糕,小心翼翼的将蜡烛插在蛋糕上。

四点二十分,终于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脚步身传来,邱紫夏双手合放在胸前做着最后的祷告。然后端起蛋糕正准备往外走,却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哎呀,没想到我儿子的房间这么漂亮!”知道今天是自己儿子的生日,白雅惠到学校门口等他下课,只见白雅惠刚走进欧阳慕的房间便眼前一亮,整个房间挂的气球彩带之类的,感觉是有人在准备给欧阳慕过生日啊,但是这个人呢,白雅惠左右看了看,似乎没人在。

“无聊之人弄出来的无聊事”欧阳慕伸手就将挂着的东西全都扯下来,心里却明明知道这一定是紫夏做的。

躲在厨房里的紫夏身体一僵,不敢相信这句话竟然是从欧阳慕口中说出来的。

“丫,这桌菜看起来很美味啊,我本来还想亲手下厨为我儿子过一个丰盛的生日呢?看来都有帮忙准备好了哦!”白雅惠眼珠子转啊转,一副话中藏话的样子,想是自己的儿子谈恋爱了吧。

“听说你与一个叫邱紫夏的女孩子走的蛮近的哦!”白雅惠忽然想起曾经无意间听到这个名字,于是好奇的打量着欧阳慕。

欧阳慕皱着眉头,大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我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妈你想多了”

这句话就如晴天霹雳一般击碎了正僵硬的邱紫夏的心,泪水已经不知不觉的掉落下来,可是自己还得忍着,自己还得听下去,为什么他会这样说。

“哦,没关系啊!可是这几天我怎么听出些风声啊!”白雅惠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看着眼前儿子使劲的将那些彩带气球的扯下来,一会时间,整个房间一片狼藉。

“她是郑亚玲的女儿,我怎么可能跟他有关系”欧阳慕一脸严肃,丝毫没有显露出一丝笑意。其实骗不了自己的还是心啊!

“郑亚玲的女儿,你认识郑亚怜”白雅惠失色起来,自己的儿子是从何时开始起,就知道他的父亲在外面有的女人叫郑亚怜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