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欧阳慕,我忽然发现幸福来得好快,我现在都有点害怕他也会走的很快的”邱紫夏担心的望着欧阳慕,眼睛里已经蓄满了泪水,下一刻,那泪珠就顺着脸庞落了下来。

欧阳慕轻轻走向紫夏,将对方拥入怀里,紧紧地抱着她。邱紫夏躲在欧阳慕怀里痛哭着,着泪水似乎比往常的还要多,还要多,多的自己的眼睛酸涩的睁不开来。

站在公寓面前的邱紫夏忽然有了后悔的感觉,见到她该怎么问,这个朋友还能继续吗。她转过头看向欧阳慕,欧阳慕点点头,示意让她推门进去。

邱紫夏深呼吸一口,使劲将自己眼睛里的泪水咽下去。叶兮舞,不管朋友是否还能做,我都要问问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出卖了,难道梦想比朋友还要重要吗?想到这里,紫夏握住把守,打开了门。

房内内乱糟糟的,看起来好久都没有打扫过了,邱紫夏往里面走去,可找了好久,叶兮舞却始终不见踪影,邱紫夏急忙跑向衣柜,一个个打开来看,除了自己的衣服,叶兮舞的东西仿佛消失了一样,有跑回浴室,厨房,任何叶兮舞曾经呆过的地方都一一寻找。可是,这个房间看起来就像从来都没有叶兮舞这个人一样。

叶兮舞你走了,为什么。邱紫夏瘫倒在地上,大声痛哭起来。欧阳慕听见房间内的哭声,急忙冲进来。抱起紫夏。

“她走了,她肯定再也不想见到我了,从今以后她就再也不当我是朋友了。还是何威把他带走了,何威得不到我,所以想把所有的气撒在她的身上”邱紫夏躲在欧阳慕的怀里痛苦着。为何,为何此刻,她没有一丝的抱怨,想的却是她的安危,欧阳慕忽然想起那天他找木成逸的时候,他似乎隐约说了那句话:

“我忘记告诉你了,她好像连咖啡厅的工作也辞掉了,不要担心,我们去找她,去找她。一定能找到她的,放心”欧阳慕抚着紫夏的后背。紫夏听到这句话,立刻擦掉眼泪,起身朝着门外跑去。

欧阳慕看着大街上四处问人的邱紫夏,心里纠结的皱着眉头。一个人就这样消失匿迹了,叶兮舞难道真的被何威带走了?

刚好游荡在街角的叶兮舞听到动静回过头来,一看是邱紫夏,惊吓的跳了起来,靠着墙,神色不明的看着邱紫夏。

邱紫夏就那么一个转身,就是有这么巧,深呼吸着看着叶兮舞,慢慢朝着她走近。眼泪随着脚步一滴一滴掉落下来,溅落在地上成一滴滴水迹。

“兮舞——”邱紫夏轻轻地唤出声。却被叶兮舞打断。

“不必在这假惺惺的,有什么话你说吧”叶兮舞看着眼前的紫夏,想到今日收到那封退队信,她就知道,一定是她脱离了险尽,而何威也取消了与她的合约。心里早已将以前的友谊丢掉换上了仇恨。

“我只想问你一句,你还当我是朋友吗”邱紫夏低着头,不去看叶兮舞,因为她知道,自己会哭,自己会使劲追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要出卖自己,邱紫夏不想那样,不想那样将自己弄成泼妇一样寻求答案。

叶兮舞看向邱紫夏的眼神微微一变,随后恢复正常,冷声道:

“朋友,你还当我们可以做朋友吗,你紫夏可以做到像平常一样对我,可是我做不到!”

听到这里,邱紫夏的泪水汹涌而下,她抬起头,望着叶兮舞,一字一字的说着:

“我一个人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以为自己注定孤身一人,可是我又来遇到了你,我开始觉得我并不是一个人。我开始开心,我开始幸福,我觉得自己有了你这个朋友是件很好的事情。他们欺负我,你帮我出头,我做的什么地方不好,你提醒我。这么一路走来,难道我们的友谊真的抵不过梦想吗?”

说到这里,叶兮舞捂着耳朵尖叫起来: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你走,你走!’叶兮舞发疯一般叫着。可是邱紫夏却没有停下来的念头。

“伤心的时候,我们互相依偎,互相安慰。开心的时候,我们一起大笑,一起高歌。你有事我帮你,我有事你帮我,弟弟去世的那时候,你也是在安慰我。我们从来都没有骗过对方,一直以来都是坦诚相对,可是我真的不明白,真的不明白。难道你把这份友情看成是一堆草吗?”说到最后,紫夏已经是泪不成声。

叶兮舞看着她的眼泪,闭上眼睛,整个人痛苦地颤抖着,却在睁开眼的一瞬,变得冷酷起来。

“邱紫夏,别以为只有你是个软弱女子,需要每个人的守护,我知道,你经历的不比我多,可是你能理解一个梦想处处碰壁曾经想到死亡的女人嘛?”

“可是,我每时每刻,都想保护你啊?”邱紫夏呜咽着看着她,她不知道,难道,她做的一切,还不够吗?

没想到,却换来叶兮舞一脸陌生的决绝,她抬眼,扯开唇,继续埋怨:

“你一直都在抚慰着自己的伤口,你从来都没有感受过我的感受。是,遇见你,我也很开心,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可以忘记压力。但是我每时每刻都得提醒自己得保持冷静。因为我不想像你这样,四处认命,以为现在的生活就已经很好。”

“我有我的梦想,我想拥有我想要的生活,可是我得面对现实。如果现实跟梦想只需要一段友情就可以完成的话,那我为何还要这样。我每天辛辛苦苦的练舞为的是什么,你知道吗。你只知道埋怨你的家庭是如何是如何,你的工作怎么样,你认识的人怎么样,可是你从来都没替我想过,我有什么痛苦的地方。”

“你从来都没问过我,叶兮舞最近舞练得怎么样,你还有去参加舞蹈比赛吗,这些你都从来没问过。有时候我一个人绝望想落泪的时候我都不告诉你,我以为你已经够痛苦的了,我觉得如果在把我的悲伤强加给你,我觉得你的压力会更大。我只有自己一个人痛哭,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自己的悲伤。可是我还得听着你的悲伤。邱紫夏,你有没有觉得不公平!”叶兮舞的话还没说话,却因为眼泪的汹涌而止住了喊声。

邱紫夏盯着叶兮舞,听到这一番话,她很震惊。曾经活波开朗的叶兮舞的坚强原来是伪装着。她说的对,自己从来都没有关心过他,一直以为她很快乐,一直以来都认为需要安慰的是自己。这些一直都是自己忽略的。

“我不想再说了,从今以后就当我们不曾是朋友,其实说过来说过去,就是那么回事,我不想再说,也不想再看见你”叶兮舞刚说完便无情的转过身再也没有望邱紫夏一眼,谁知道,她在转过身的时候,泪水已经洒满了心间的每一处角落。

邱紫夏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整个人缓缓的倒塌下去,若不是欧阳慕搀扶住她,恐怕,她早就已经瘫软在地。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邱紫夏呼天怆地,叶兮舞就这样离开了她,她那仅有的友情,也只剩下了残枝落叶。

“紫夏,振作起来,你还有我,你还有我”欧阳慕紧紧搂住她,似乎要把身上所有的能量都传达给他。

他似乎很想让她知道,无论什么时候,他都是她可以歇息的港湾,可以依靠的肩膀,忽然,他很不想很不想离开她了。

“你知道吗?兮舞对我来说,多重要多重要,她已经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可是,她却一丝余地没留的从我生命中狠狠的抽退了去,当维持生命的一部分力量没了,会让我的生命又匆匆划割了一半”邱紫夏的泪水是泛滥的,此刻已经沾湿了欧阳慕胸前的衣襟,他就那样任由她的泪水洒到他的身上,他只感觉到,她的内心,一直是忙碌的,忙着抵御那些一次一次给她带来的伤痕,其实,她的坚强都是在拼命中创立起的啊。

“傻瓜,你不能为她活着,不能为任何一个人活着,你不要把每个人都当做你生命的维持,你要为自己活着,知道吗?”欧阳慕轻轻将她揽起,接着道:“难道你忘记了,你的爸爸还需要你吗?”

“爸爸,爸爸……”想起邱弘文,邱紫夏总算将心都放在了他的身上,这么多天了,他这几天是怎么活的呢?

越想越慌,马上朝家中飞快奔去,推开门,一直喊着,一直喊着,焦急的样子,让欧阳慕又心疼起来,邱紫夏的悲伤到底要在她身上横行到什么时候。

“爸爸,爸……”一进门,她就不断的喊叫,那泪水的飙涌,只感觉,那是零下的沙漠,融化不了的磅礴悲欲,似乎在一点点的剪碎她身体的每一处。

到处都找遍了,就是不见他的身影,她忽然觉得,好累好累,筋疲力尽的她,好像除了哭的力气,再也使不出别的精力去寻找邱弘文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