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我还有事,你们几位慢用我不奉陪了。”何威并没有在意罗颜芳的勃然大怒,起身就要离去。

三人也没拦他,最后莫小思安慰着:

“这样强逼他肯定行不通,我们在想别的办法吧”

“只能这样了”欧阳慕也无可奈何。

“看他那顽固的样,除非把卖身契偷出来,可是,你们觉得,那样可能吗?”罗颜芳,倒是一脸的不平衡。

“何威很固执,所以对付他,我们不能强来,要智取”莫小思冷静的道。

“智取,怎么智取啊,难不成真要偷契约吗?”罗颜芳的大脑忽然短路,她实在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不需要,有一个人能让他乖乖交出来的”莫小思的忽然勾起一抹深不可测的笑容。

“谁——”

“谁——”

罗颜芳与欧阳慕两人,异常激动的看着她,仿佛在黑暗的方向中看到了一丝黎明的曙光。

“他的妻子……”莫小思意味深长的道来:“听说,他能有这么大的一份事业,都是因为她妻子的娘子,帮他支撑起来的,我听我妈妈说,他的妻子,在家中有着不可攀岭的地位,何威都要尽她三分的”

“真的啊,那他该敢出来花天酒地”罗颜芳鄙视加鄙视。

“也许就是因为,他觉得在家中没有地位,所以想在外面找一丝属于自己的威权感吧”莫小思揣测着。

“我看他就是变态一个”罗颜芳狠狠的骂着他。

“看他在外面也不是一天两天这样了,难道,他的妻子就不会发现吗?”欧阳慕有些好奇。

“他的保密工作应该做的很好,所以,不会让她的妻子找到任何一处缝隙来追究他”莫小思发表着她的意见。

“那样的人,城府不知道多深,心思肯定也很细腻,她老婆能发现才怪呢?”罗颜芳愤愤的道。

“你的意思是,拿他妻子来威胁他”欧阳慕看出了端详。

“对,给他致命的一击,那样,一定可以行得通”莫小思有些狠色的道,也许,人的内心真的不可海量,谁会想到莫小思也是个城府如此之深的人。

“那还等什么,现在就去找他的妻子,直接将他打倒”罗颜芳一副心血来潮的样子。

“不行,我们现在都没有证据啊?”莫小思考虑到这一问题。

“证据,紫夏不是证据吗?”罗颜芳不以为然的看着她。

“当然不行,如果拿紫夏做证据的话,会让紫夏很难堪”欧阳慕马山就否定了她的想法。

“对啊,我差点就没考虑到这一点了”罗颜芳马上反应过来。

随后一向,欧阳慕的心思果然细致,总是在设身处地的为邱紫夏想,也许,邱紫夏与他在一起,真的能感受到无比的幸福吧。

“欧阳,心思就是这么细腻”莫小思低着头,无比哀怨的呻吟着。

罗颜芳刻意的扫视了她一眼,看得出,莫小思真的很爱欧阳慕,看来,又是一个被爱伤的女孩,可悲可叹啊!

“细腻就好,细腻就好,细腻证明紫夏没有选对人,呵呵”罗焰芳傻笑着,忽然觉得有些难为情。

“呵呵,是啊,像欧阳这样好的男人,上哪里找去呢?”莫小思别过头,生怕控制不住,在外人面前落下心酸泪。

“好了,你们就不要纠结我的问题了行吗?”欧阳慕截住这个令人无语的话题。

“好好好,救紫夏要紧”罗颜芳头像,本来她还想继续试探下去,试探一下,莫小思会不会因爱生恨,然后夺走欧阳慕,不过,现在,似乎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

“既然紫夏不能做筹码,那么只能另想办法了”莫小思也尽量让自己的心绪恢复到初衷。

“主要是怎么样才能让他的妻子相信,他真的在外面花天酒地呢?”欧阳慕开始苦想着。

“会有办法的,像他这样的人,到处都有把柄”莫小思安慰着。

“是啊,我觉得,他的绯闻应该会很多,要不先从他公司职员的口中试探一下”罗颜芳帮忙出着主意。

“小思,在帮我个忙好吗?”欧阳慕乞求的看着她。

“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好了”莫小思知道,他的恻隐之心。

“我知道,你的爸妈与他很熟,所以……”欧阳慕欲言又止。

“你想让我从我的爸妈口中探出什么吗?”他的心思,莫小思早就看出来了。

罗颜芳倒是什么都没说,在一旁喝着茶观察着他们。

“恩……”虽有万般无奈,欧阳慕还是硬着头皮点下头。

“其实,我也早就想过,可是,我爸妈与何威的关系匪浅,又有着合作的关系,就算我的爸妈知道些什么,也不会说出一些有损他的事吧”莫小思还是那般的冷静沉着。

“说的也对,你爸妈与他是朋友,怎么可能出卖朋友呢?”欧阳慕丧气的说着。

“那可说不定,叶兮舞和邱紫夏是何等深厚的友谊,为何,最后还是要出卖紫夏呢?”罗颜芳忽然接上嘴,满脸都是恼怒。

“那是不一样的兴致,因为她出卖紫夏的前提是她获得了收益”欧阳慕将两件事情岔开来说:“小思的爸妈没有理由背叛他们的朋友”

“那就找个条件换啊?”罗颜芳大口的措辞。

“伯母,你说的也太轻巧了,哪有什么条件可以诱惑我的爸妈站在我们这一边啊?”弄小思有些无语的看着她。

“一定有的,因为,大多数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欲望都是无底线的”罗颜芳坚决道。

“我不觉得,我爸妈还缺什么”莫小思茫然了。

“会有的,一定可以找到的”罗颜芳嘀咕着。

“要不试试吧”欧阳慕也不想放弃这个机会。莫小思算是看透了,反正,现在只要有那么一丝的希望,欧阳慕就不会放弃。

在欧阳慕的请求下,莫小思还是心软的,将他带到了自己的家中。

莫小思的家不像普通贵族家庭,她的家很大,但是很净雅,与她的人,有着很大的相似之处。

“欧阳啊,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们家坐呢?”莫小思的母亲礼貌的接客,她与莫小思一样,有种若隐若现脱离尘世的气质,莫小思就是继承了她的气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