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啊,叶兮舞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自己最好的朋友”罗颜芳听了,更是怒火冲天。

“这有什么,人都是善变的,再说,人都是自私的,在利益面前,有几个可以受得了诱惑的”木成逸不以为然的说。

“可是邱紫夏对她那么好,她也太背信弃义了吧”罗颜芳为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抱着不平。

“妈,你怎么还不懂,我刚不是说,人都是善变的,每个人都有私心,不然,为何邱紫夏的妈妈也那么狠心,抛弃他们一家人呢?”说到这里,木成逸的心猛地揪疼起来,她的遭遇,实在惹人怜,他是铁石心肠的人,自从遇见邱紫夏起,他的心怎么就变得软和起来了。

“可是,她怎么将她卖掉呢?现在可是法制社会,难道还可以强取夺人吗?”罗颜芳想不出,这其中的缘由。

“妈,我说你脑子怎么就那么笨呢?现在就是因为法制社会,有一个合同,不就可以了吗?”木成逸鄙夷的看着她。

“什么合同?”罗颜芳的脑袋还真是一时秀逗了。

“当然是卖身合同了,叶兮舞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骗邱紫夏签下那合同,邱紫夏不就是那个男人的人了吗?”木成逸无力的解释着。

“糟了,紫夏,现在肯定已经羊入虎口了”罗颜芳大叫起来。

“那还用你说”

“那你还不想办法,要是紫夏被那种人践踏了,她肯定会伤心的想要自杀的”罗颜芳担心的一脸都是苍白。

“那又不关我的事”他嘴上是这么说,可,心中还是无法抵抗那柔软的深度,他的心,还是被邱紫夏这个身影,刺得满是疼痛。

“我说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好歹邱紫夏也与你在一起做事那么久了,不行,一定要想办法救她”罗颜芳坚决的道。

“怎么想,人家又合同,除非,人家愿意主动把合同解除,但是,你觉得可能吗?”木成逸虚寒的道,他又未尝没有想过办法,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也爱莫能助,也许,不是他爱莫能助,而是,他总在找着理由,为何要帮助她。

他还是始终不想承认,他爱上了她。

“怎么不可能,我去找他”罗颜芳说一不二,马上拿起包朝门外走去。

“你到哪里去找人家,再说,你认识人家吗?”木成逸的话让她停住了脚步。

“是啊,我上哪里去找他呢?”罗颜芳苦恼着。

“看你,都一把年纪的人,做事都不用头脑的”木成逸训导着。

“是是是,你有头脑,你有头脑,你倒是想办法啊?”罗颜芳嘲讽的看了他一眼,对于只会说风凉话的人,她向来都是冷眼相看的。

“我认识那个人,他到我们这里喝过咖啡,还对邱紫夏纠缠过?”想起那天,他心中就闷闷的,有些控制不住,想揍何威。

“你明知道那个人有坏心眼了,你也不知道阻止一下”罗颜芳愤愤的指责着他。

“我哪里没阻止了,是她自己太笨了”木成逸毫不犹豫的把责任推卸了,毕竟,他有没有那个义务来保护她。

“你还说,现在出事了,你办法也想不到,她笨,你更笨”罗颜芳撇了他一眼。

“妈,你能不能不说风凉话了?”木成逸头疼的看着她。

“我不说,我都快急死了,你倒是快说,现在该怎么办啊?”罗颜芳焦虑的在办公室走来走去,晃得木成逸的头都快晕了。

“你能不能安静一点,你这样,怎么可以想得出办法”

“你说的倒是好,我好不容易找了个对的上眼的干女儿,没想这个苦命女孩子,居然多灾多难,这苦还未过,那酸又来了,哎……”罗颜烦说着说着,居然慢慢抽泣起来。

“那都是她的命,怨不得谁?”

“谁说是她的命,命也可以改变的好吧”

“那我看你怎么改变吧?”

“臭小子,你非要跟我争个不停才罢休吗?”

“是你再跟我争好吧”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快说,有什么办法没有啊?”两个吵了许久的废话,终于又言归正传起来。

“找个正当的理由让人家放人呗”木成逸轻松自若的说着。

“说的简单,那你倒是说说,想什么正当的理由能让别人主动解除合约啊”罗颜芳恼怒的看着他,这家伙,怎么就好像无事一身轻一样,她在这里可是焦急的要是,他还有那个闲情雅致在那里喝咖啡。

“你急什么,办法是慢慢想出来的嘛?”

“等你想出来,紫夏那丫头不知道被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她招惹上那种朋友啊?”

“哎,说来,这丫头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呢?”罗颜芳悲叹着。

“等先找到叶兮舞,因为,只有通过她,才可以联系上那个男人”木成逸开始分析着。

“那到是快去找啊?”罗颜芳崔所着。

“急什么,我现在也要知道她在哪里啊?真是的”木成逸无语的看着她,她的母亲就是这样,碰到一点事,只会心浮气躁,不会沉着稳定下来想办法。

已是黄昏时刻,欧阳慕来到仙咪哆的门口,朝里面望了许久,也未见邱紫夏的身影出来,他开始急了起来。

“今天怎么回事,难道还没下班吗?”欧阳慕在门口喃喃自语着。

忽见其中一个女员工下班走了出来,连忙有礼貌的叫住立刻那个女孩:

“对不起,打扰一下,我想问一下,我的女朋友邱紫夏还没下班吗?”

那个女孩回过头看着他,只觉满脸的春花映脸,让她有种如痴如醉的感觉,羡煞邱紫夏,能找到这么一个优秀完美的男人做男朋友。

“她,她今天没来上班”因害羞,说话都结巴了。

“什么,没来上班”欧阳慕的脸顿时便阴沉。

“是,是啊”羞红了脸的女孩,低着头不敢多看一眼,生怕魂魄都被他勾去。

“你知道她为什么没来上班吗?”欧阳慕继续追问。

“这个,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女孩娇慎的说着,忽然有种想把欧阳慕勾过来的冲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