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不可能的,我一定会征服你的?”何威胸有成竹的看着她,好像,只要他一出手,她就永远被他锁在自己的掌心中,无法逃脱。

“不可能……”邱紫夏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呵呵,没关系,我会跟你慢慢耗,反正过几天,我要到国外去出差,我会带上你的,哈哈哈哈哈”何威狂妄嚣张的笑着,随后嗤之以鼻的看了她一眼后,便转身离去。

邱紫夏还未从烟雾中走出来,心中一直想着的只有叶兮舞,她最好的朋友,究竟有没有骗她,她到现在还不死心,她到现在,还一直骗着自己,这一切肯定是个误会,叶兮舞肯定在四处焦急的找着她。

然而,现实与幻想的差距,总是那么大。

木成逸回到办公室,罗颜芳见他垂头丧气,面色惊慌的样子,感激皱起眉头追问着:

“你怎么了,怎么脸色很不对劲啊?”

“有吗?我怎么没发现?”木成逸木讷的缓过神来,自听到邱紫夏出了事那片刻,他就开始神经兮兮起来,可是又不想承认自己神经兮兮,只好故作镇泰。

“还说没啊,你自己去照照镜子”罗颜芳郁闷的看着他,很不对劲,真的很不对劲。

“切,少来了”木成逸耍酷着,罗颜芳却一目了然,就知道他在掩饰。

“你老实交代,你刚才出去干什么了呢?”命令的语气让木成逸有些压抑,他冥思苦想,到底要不要把事情告诉她呢?

“让我先喝口水再说?”木成逸故意推脱着,眼珠中转了又转,心中在揣测着:若是让罗颜芳知道邱紫夏被卖了,她不知会掀起什么样的惊涛骇浪。

“喝完了没有啊?”看木成逸拿着茶杯放在嘴上,迟迟都不肯动,她不耐烦的撇了撇嘴,他是她儿子,她太了解不过了,他换个表情,都知道他想干什么。

“咳咳……好了”木成逸敷衍的说完,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好像不打算告知她。

“好了,可以告诉我你刚才出去干什么了吧?”罗颜芳盛气凌人的逼问着。

“没干嘛啊,买一些东西了?”木成逸若无其事的将一切掩藏在心中,他没打算说出来了,也许,她的离去,也还好,起码,不会搅得他心乱糟糟,可是,那样,真的是对的吗?

“是吗?臭小子,少来了,你是我肚子里生下来的,从小到大,你瞒得过我什么事”罗颜芳一口气揭穿着他的骗局。

“妈,我不想说”木成逸坦白了,他也不想隐瞒了,不想说就是不想说。

“不行,你一定要说”罗颜芳与他开始扛起来。

“我就不说,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木成逸镇钛若然的说着,一副,你能耐我何的样子,让罗颜芳了看了想扁过去。

“臭小子,你敢吊老娘的胃口”罗颜芳拍了下他的办公室,严声犀利的看着她,破口而出的脏话,摆足了女中老大的样子。

“妈,你好歹也是这里的老板娘,跟谁学的,满嘴的流氓话”木成逸还是面不改色的,不过语气中多了一些训斥。

“跟谁学的,你这家伙,还不是脏话连篇,气死我了,赶快说,不然你死定了”罗颜芳威胁着。

“这是我的隐私,我有权不说”木成逸高情逸态的看着她,就是宁死不屈。

“好,你不说是吧,我马上撤销你总经理的头衔,你上大街乞讨去吧”罗颜芳气呼呼的道,木成逸就是软硬不吃的人,但是碰到他的死穴,那还是能够擒服的。

“妈,你会不会太过分了”木成逸发起火来。

“我过分,难道一个当妈的,没有权利过问儿子的事情吗?”罗颜芳严正其词。

“行了行了,我告诉你吧,反正也不关我的事”好吧,他知道,如果他再不说的话,罗颜芳会先闹翻了他的天,无奈只好妥协。

“不给你点颜色,你就不知道谁才是老大,哼……”罗颜芳冷哼了一下。

木成逸狂晕,若不是因为不想她烦死他,他才不会屈服,哪怕是撤销他总经理的位置,他又有何在乎的。

“是邱紫夏”木成逸悠悠的说出她的名字。

“紫夏,紫夏怎么了,你看见她了吗?”罗颜芳一阵的激动。

“她倒是没有看见,不过看见她的朋友叶兮舞了”木成逸优雅的端起咖啡,优哉游哉的喝着,脸上没有意思云涌起伏。

“我只想知道邱紫夏在哪里,至于她朋友,我不感兴趣”罗颜芳无语的看着他。

“你先别急,听我说啊!”木成逸严肃起来。

“好,你说”

“她的好朋友叶兮舞把邱紫夏卖了,就这么简单”木成逸轻描淡写的简洁说完,又悠闲的喝起了咖啡。

“什么……”罗颜芳的声音,可以震天,幸亏木成逸早有准备,用手把耳朵堵上了,他早就猜到,她会是这样的神情了。

“你那么激动干嘛,我丢了,我看你都不会那么激动吧”木成逸满声怨气,搞不懂,那个邱紫夏,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为何,把她的母亲却迷得团团装。

“她是我干女儿啊,我能不急吗?”罗颜芳不以为然的反驳着。

“那我还是你亲儿子呢?”

“就你拿一副狡猾的样子,你丢得了”

“聪明就聪明,什么狡猾,麻烦注意你的措辞行不”

“难道不是吗?你本来就是狡猾啊!”

“妈,你,我不跟你说了”木成逸放弃与她理论。

“好了,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罗颜芳言归正传。

“我刚才出去,碰到叶兮舞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而且,他们的对话我也听得一清二楚,妈,叶兮舞不是辞职了吗?你知道她为什么辞职吗?”木成逸细细道来,还卖起了关子。

“对哦,这件事,我还真没有想过呢?做的好好的,怎么忽然就辞职了呢?”罗颜芳也在苦想着。

“她不是一直热爱跳舞的吗?有一个舞蹈界的社长,看上了邱紫夏,利用叶兮舞这一弱点,叶兮舞为了可以早登舞台,就把邱紫夏卖个了他”木成逸淡然的说着,可是心中不知何时,已经燃起一股火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