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定不会的啦,伯母对我那么好,我怎么舍得重色轻友呢?”邱紫夏吐吐舌头,调皮的回应着她,这个世界上,比她幸福的人很多,可是,她却像是幸福的已经不能在幸福的人一般,不因别的,只因她懂得知足。

木成逸的心中浮起一抹让他无以遁形的滋味,一种寒虚,慢慢在他的心中滋长。

下午一下班,邱紫夏刚走出咖啡厅,就见欧阳慕站在她们的店门口,望着她出来的身影,含眉一笑,邱紫夏讶然,走到他身边:

“你怎么来这里啊?”眼中遮掩不住的欣喜问着他。

他伸出手牵着她的手转身往他家的方向走去,浅浅一笑:

“总不能让你每次都让你来等我吧,我可不舍得委屈了你啊?”

他温柔体贴的语气散热在她身上,让她心中的惊喜无以逃脱,只好一涌而出,全都写在了脸上:

“是不是在忽悠我?”她嬉笑一声,装作严肃的样子,指着他询问。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么老实,这么可能忽悠你呢?”欧阳慕挑眉一逗,让她无法不得不相信他。

“那可说不定,兮舞说,现在男生,都很会说谎,而且,很多人的爱情,都说了谎”邱紫夏侧过头,不看她,一本正经的说着,其实,大多数都不是爱情说了谎,而是,导演着这场爱情的人,说了谎。

忽然,夕阳的洒遍了大地,眸中忽然一片朦胧雾霭,似乎在召唤着这个世间的沉浮,将它们都收入眼底,然而,她居然有那么一点担心,他们的爱情,会不会说谎。

欧阳慕看出了她的担忧,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忽然低头吻了吻他的脸颊,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秒钟,他的唇便离开了,可是,那份盘旋在她脸上的旖旎,牵动了她的心,心跳,似乎变得没有了频率了。

抬眼望他,一股浓浓的情意,在双方眸子的接触下,一滴不剩的全部从心中扫荡了出来。

“你放心,我们的爱情决定不会说谎。”欧阳慕轻扯唇颜,胸有成竹的样子,让她的心总算不在瞎逛了。

站在二楼的木成逸刚开拉开窗帘,就看到了这一幕,心,眼睛居然被刺痛了,心毫不留情的划开了一个口子,任凭里面的血液往外滴流,让他差点因为心脏不能正常跳动,而窒息而亡。

“怎么会是他?”移开眼眸,只有浅浅的疼痛还残留在他的瞳孔中,一片纷纭住在了他的身体,顺然间,他的前尘不仅茫茫,更是痴狂。

夜间,叶兮舞练完舞,飘荡在回家的街道上,心中又是重重,她的理智告诉她,她还很年轻,她还有很多机会,踏入舞蹈世界,成为一个出色舞者,可为何,每当她练舞时,想到当时如果不是因为那场意外,她怎会还要委曲求全的再重新开始,重新走那些心酸和挫折,想到这里,她内心的怨恨犹如魔鬼一般,偷偷的袭击着她,让她心间恨意四起,毒气慢慢的倾入她的心,她很担心,如果,她走不过去,会不会渐渐迷失了自己的心。

“哎,我该怎么办啊?”娇媚的眼眸无助的望着前方,沉重的呻吟着,让她快掉落一个寒冬世界,一时间,让她无法挣脱。

“你是叶兮舞吧”一个浑浊厚重的声音,忽然在她的身后响起。

她蓦然的转身回首,看着眼前这个浑身布满了气魄陌生中年人,她看着他,不知所以。

“兮舞,你回来啦?”看着叶兮舞开门回来,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的邱紫夏马上兴冲冲的对她打着招呼。

“恩……”叶兮舞用异常沉重的眼神看了她一眼,邱紫夏感到了她的不正常,于是盯着她,不解的问道:

“怎么了,你不舒服吗?”

“啊……没有啊,呵呵呵?”叶兮舞用笑容掩饰着。

“是不是练舞练得太累啊?”邱紫夏关心的看着她,尽是心疼。

“啊,有可能是啊,我先洗洗,睡了啊?”叶兮舞有些心虚的看着她,为了避免她继续追问,说完,便马上落荒逃走了。

“那你早些休息啊?”邱紫夏毫无发现她的反常,冲着她的背影说完,便继续津津有味的看着她的电视剧。

深夜,叶兮舞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心中浮躁无比,想起今晚那个中年人,让她甚是惊慌,为何他说的话,句句都在逼向她心中埋得最深的地方。

看着熟睡的邱紫夏,她眼中尽是混浊,闭上眼,最终,不想在继续看她,因为,她怕,她好怕,真的会伤害到她。

……………………

另一日,邱紫夏刚一下班,就只见欧阳慕又站在门口等着她,她迎上前:

“你怎么又来了?”笑脸盈盈的看着她,眼里慢慢都是幸福。

“傻瓜,我不是说了吗?只要我早下课,我都会来接你的?”欧阳慕揉揉她的脑袋,似乎想要他的温柔他的好,都映在她的脑海中一般。

“可是,这样,很多人都以为你是我男朋友了?”邱紫夏转头看着咖啡厅里面正一个个盯着他们两个不放的员工们,觉得,面红耳赤的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我本来就是你男朋友啊!”欧阳慕看着傻乎乎的她,有些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好像是哦!”邱紫夏反应过来。

“你真是傻透了,看来,今天要顿一碗猪脑给你喝了?”欧阳慕风趣的拉起她的手,一边朝前走,一边戏谑着她。

“你在胡说什么啊?”邱紫夏气急败坏的瞪着他。

“怎么,不喜欢喝猪脑啊,没关系,可以喝猪汤,一样很补的。”继续捉弄着她。

“你好讨厌,怎么变得那么坏了”邱紫夏嘟起嘴,一副气愤的样子,在她的心中,她爱的欧阳慕可不是这个样子的,不过,为何,这样的他,反而增添了一丝韵华呢?

“我哪里坏了,我又没说脏话?”欧阳慕严正其词的反驳着。

“又不是不说脏话的人,就不坏了,你是文化人,当然会用文人的方式来骂人了,通常,你们这样的人,才最可恶呢?”邱紫夏不依不饶的数落着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