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母,不是我不陪你去,可是现在是我上班的时间,如果下班了,你想要我怎么陪你,我都愿意!”邱紫夏句句都恪守这她的原则。

“哎,算了吧,我也不强求你了,可是,不上班的时候,你可不能让我这么伤心了”罗颜芳唉声叹气的看着她,马上变得无精打采。

“当然了,只要不在上班的时候,我都会陪伯母的?”邱紫夏笑嘻嘻挽着她的胳膊的对她说着。

“你这小丫头,可不能敷衍我!”罗颜芳对她是又宠又怜,没办法,谁叫她就是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了呢!

“我当然不会敷衍你了”邱紫夏信誓旦旦的看着她。

“那好吧,你们工作吧,我先走了,等下我再过来”罗颜芳说着就要朝门外走。

“啊,你还要来啊”木成逸哭笑不得的看着她、

“臭小子,我又不是阎王,你那么怕我来干什么?”罗颜芳没好气的看着他。

“没没没,你想来就来,你想住在这里都可以,我没意见”木成逸作罢胆怯的样子,让邱紫夏看了真想笑,没想到在她们面前孤冷高傲,不可一世的他,也有弱点。

“哼,我走了”罗颜芳对他翻了一个白眼,便转身就离去了。

“走吧走吧”看到她走了,木成逸可是高兴的很。

邱紫夏走到他面前,把报表拿给他看,随口问了句:

“你打算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木成逸心不在焉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仿佛什么都不知道办。

“这两个月,生意淡了那么多,你就不要想办法啊?”邱紫夏局促不安的看着她,现在是怎么回事了,这咖啡厅可是他们娘两的,可是,着想的貌似只有她。

“想什么办法,我妈都无所谓,我有什么办法啊?”木成逸悠然自得,邱紫夏无语,忽然对着他就是戟指怒目起来:

“木成逸你有出息一点好吧,伯母已经把这里交给你了,她可以不顾不管,可是你不行,因为现在,你是这里当家的,你怎么可以坐视不理,还那么安泰自若,你怎么那么不负责任啊?”她双手擦着腰,气呼呼的训斥着他。

木成逸就这样沉吟不语的看着她,很奇特的感觉,第一次,第一次,她训斥他,他居然没有反嘴。

他眨着两个精神抖擞的看着她,沉默了许久,他讪讪的吐出两个字:

“你有什么办法吗?”

“咦……”邱紫夏斜视着他,真的很不正常的木成逸,换了平时的话,她要是对他说了那么多以下欺上的话,肯定早就被他的口水淹死了,今天,他没有反驳就算了,居然还落落大方的请教她。

“干嘛?”木成逸警惕性的看着她,难道,他脸上有什么吗?为什么有那种怪怪的眼神看着他,这样,让他异常的不安。

“没什么”邱紫夏缓过神,意气风发的看着她,抬起头一股朝气在散发:“办法我是有一个,但是,不知道你赞成不赞成”

“废话那么多,说就是了”木成逸对优柔寡断的话明显有忌讳。

“我觉得,人家来喝咖啡,无非就是想放松一下心情,给自己找一处慰问欣然的松心,可是我觉得我们咖啡厅太过华丽铺张,跟平常那种奢侈华美的地方没有两样。我想,来这边的人,都希望可以体会到另外一种意境,然而,我们的咖啡厅其实跟普通的地方,没有什么两样”邱紫夏屏息凝神,全神贯注的将她内心所有的想法都说出来了。

“那你觉得该怎么样呢?”木成逸处之泰然的看着她,她的话,他一字不漏都听进去了,忽然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

“我觉得,我们应该让客人能在我们这里体会到大自然的气息,这样的话,喝咖啡的人,会更加舒心的?”

“额……你怎么不说干脆把店移到山间野林好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们可以在大厅中,放一些花草,还有,墙壁上,雕刻几副山水画,不要那些艳丽的摆饰品。”邱紫夏气质昂扬的解释着。

“听你这么一说,貌似还有些道理”木成逸手摸着腮,眯着眼睛思索着。

“怎么样,要不要试试”邱紫夏双手撑在他的办公桌,头凑了下去,忽然有些期待,他能接受她的主意。

“嘿嘿,你是不是很希望我采纳你的建议啊?”木成逸目测着她,嘴角勾起一抹诡谲的坏笑,似乎捉弄他的感觉强烈的袭来。

“哪有,哪有,我只是随口说说吧了?”邱紫夏站直腰,心虚的回驳着他。

“我看你说的很起劲啊?”

“你烦死了,用不用,决定权在你的手上,我是无所谓”她有些恼羞成怒了,就算不采取,也不要借机取笑她吗?木成逸就是木成逸,大恶魔永远都变不了天使,这是常识。

“行了,目前也没有办法,就按照你说的吧?”木成逸也懒得与她较劲了,再说,她的办法虽然俗了点,但不不失为上策。

“真的啊?”邱紫夏压抑不住欣喜,容光焕发的看着他,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信,木成逸居然妥协了。

“是的,不管怎么样,先试试吧?”木成逸的口气中有些无奈,好像在说,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如果,在加上钢琴曲的余音,岂不是妙哉了”邱紫夏自我兴奋着,忽然想到,钢琴也可以舒缓,陶冶人的情操。

“你在做白日梦啊,你想找谁弹啊?”木成逸呆若木鸡的看着她,真不相信,她一个普通的穷女子,居然会有这么夸张的想法。

“或许我可以啊?”邱紫夏不拘言笑的说着,欧阳慕教了她很多,时光飞逝,虽然她没有功夫基底,但是她颇有天赋,现在已经可以独自操练了。

木成逸脸部如面瘫一般,怅然若失的看着她,怎么都有种感觉,她在梦游一样。

“我真的会,让我试试吧?”看着他非常不相信的样子,她信息十足的看着他,多希望,能给她一个机会,让她能拥有自己的一个舞台,哪怕只是一个小舞台,她就满足了。

曾经,她觉得,这辈子,能触碰到钢琴,她已经很快乐了,可是,当她已经触碰到了,她想要的却更多了,也许,人对于自己喜欢的事和人,欲望是永远无止尽的,如果爱一个人,可以随时停住爱她,那么这个世界上,还会不会有为爱去死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