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舞,我没事,只不过今天我爸乱跑出去,遇到了郑亚怜”邱紫夏淡然的说着,喊出她名字的时候,既然没有觉得一丝的不对劲。

“啊,你妈妈?”叶兮舞吃惊的看着她,依稀记得以前她对她提起过她的妈妈,冤孽就是冤孽,何时都终结不了。

“她不是我妈妈,我十岁那年,她狠心抛下我们的时候,我就已经没有妈妈了”邱紫夏激动的纠正着她的话,是啊,谁接受得了这样的一个人为妈妈呢?

“紫夏,你不要这样想,你不能有憎恨的心,否则,你会活的很累的”叶兮舞轻蹙起眉头安慰着。

“呵呵,我才不会将那样一个没良心的女人放在心上,简直侮辱了我的五脏六腑”从来没有见过邱紫夏这般的尖酸刻薄。

“紫夏,你不是那样的人的,你一直都很善良,所以,我知道,你还是不会恨她的”叶兮舞只能理解成她是刀子嘴豆腐心,毕竟一直以来,邱紫夏从来没有记恨过一个人。

“呵呵,我干嘛要恨她,那样连自己儿子都不救的女人,根本不值得我去伤心”想起,当初她那么摇尾乞怜的求她救邱紫胜,可她却狠狠的甩开她,说出那般伤人的话,毒素已经助长在她的恨意中,正在慢慢滋长。

“原来上次你是去找她求救了啊?”叶兮舞忽然想起那个令人伤感的夜晚,她踉踉跄跄的跑出去,又失魂落魄的跑回来,她现在终于知道,那晚,她是为何事了。

“是,本来我对她还抱着一丝希望的,可是我错了,那样的女人,已经无药可救了,她的眼中除了富贵荣华,没有一丝的感情和人情味”

“她怎么能够这样,邱紫胜是她的亲生儿子啊”叶兮舞也不敢相信,现实中,居然会有自己的亲生母亲看着自己的孩子死也不出相救的,这太让人震撼,气愤了。

“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我也想知道为何他会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能见死不救”邱紫夏的脸上出了霜韧,还是霜韧,这样的邱紫夏,真的很陌生。

“好了,紫夏,我们不要计较过去的事情了好吗?活好现在,就好,好不好”叶兮舞实在不想与这件事和她一直纠缠不清了,这样陌生的邱紫夏,让她看了甚是胆寒。

“好,很晚了,都睡觉吧”邱紫夏洒脱的一说,便走向房间,也许,叶兮舞和欧阳慕都说的有道理,何必在过去的事情上纷争不停,那样活着只会秃废自己罢了,过去的不能改变了,可是,现在的一切,都掌握在她的手中,舵在她的手中,就看她怎么行驶。

****************

翌日,果然不出邱紫夏所料,罗颜芳又先是提了一大袋的补品给她吃,下午又提了一件衣服给她,很奇怪的是,罗颜芳明明知道邱紫夏不喜欢,可是,就是不厌其烦的给她买,也许,在对于自己喜欢的人当中,能为她做一件小事,都是快乐的。

“紫夏啊,来看看这件粉红色的裙子怎么样啊?”罗颜芳提起裙子她好看个端详。

“恩,好啊,很漂亮呢?”邱紫夏欣慰的看着她,露出一脸的笑意。

“真的啊,紫夏真的觉得漂亮么?”果然像欧阳慕说的那样,只要邱紫夏眉开眼笑的说一句喜欢,她两眼真的放光。

“恩恩,真的很漂亮,我很喜欢?”邱紫夏拼命点头,看着她开心,她心中也豁然开朗。

“太好了,那紫夏会不会穿呢?”罗颜芳一脸的憧憬与期待。

“啊……额……”邱紫夏眼冒黑线的看着她,这下可完蛋了,她买给她的衣服,大多她都是给叶兮舞穿的,她可是一件都没有碰过啊!

“紫夏,不是说喜欢的吗?怎么不穿呢?”罗颜芳有些失望的看着她,难道她在骗她。

“不是啊,我是真的喜欢啊,只是我怕我穿的很丑啊?”邱紫夏对自己的身材可是一点都没有自信。

“不会,紫夏,相信我的眼光,你穿起来肯定很好看的?”罗颜芳倒是很有自信。

“既然伯母说了,我就试试吧”邱紫夏豪爽的答应了,看到她那么高兴,她真的很欣慰,如果能让自己喜欢的高兴,牺牲一点又算什么呢?

“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这么悠闲啊,你看看这个月的销售量,在这样下去,我们都到大街上去喝西北风吧”木成逸实在受不了她们的碎碎念了,拿起报表就冲着她们大喊起来。

“臭小子,你要吓死人啊,大惊小怪的干什么啊?”罗颜芳愤愤的对他吼着,好不容易来了好兴致,全都被他给拦截了。

“妈,你看看我们这两个月的销售和金额,真的很差劲啊?”木成逸拿着报表走到她身边,满脸的忧心。

“有多差劲啊?”罗颜芳倒是一点都没有担心的神情,一副释然样,让别人看了,真不会以为这家咖啡厅会是她的。

“不就是生意淡了点嘛,下个月就好了?”罗颜芳瞟了一眼,振泰若然的看着他。

“我看一下”邱紫夏焦急的拿过报表,一看,瞪大了眼睛,这哪里是淡了点,简直就是淡了一大半,她真的很佩服,罗颜芳在这个时候,居然还能保持这般淡然的心态,不光是她,连木成逸的脸都被她洒脱的样子变僵硬了。

“伯母,是淡了很多啊?”邱紫夏脸上明显有不安的痕迹。

“哎呀,紫夏,这个事情你不要担心,交给他就好了,走,我们下午去逛街好不好,啊,不知道,百货商城有没有出新的款式呢?”罗颜芳兴致冲冲的拉过邱紫夏,对于那件事,她居然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妈,你再说什么啊,店里这么紧急的状态,你居然还想着逛街”木成逸无比的愠怒看着她无所事事的样子,要不是因为她是他妈,他早就开口骂过去了。

“什么紧急的状况啊,我当初不是说了吗?现在这里一切都归你管啊,所以,出了什么事请呢?你也要早就解决,我现在要和你爸爸一样,好好享清福了?”罗颜芳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让木成逸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他上辈子是倒了什么霉,这辈子,杠上这一对都只知道享清福的父母。

“伯母,这样不好啦?”邱紫夏也认为这样不妥,倘若这个时候叫她去逛街,她可不会心安理得,毕竟,她也是这里的一份子啊。

“怎么不好啦,你就放心吧,他很厉害的,所以,我们不要操心?”罗颜芳这句话倒是给了木成逸很大的打击,她到底是为了推卸责任夸他,还是他本来就很厉害呢?他纠结着。

“可是,这样好像不道德啊?”邱紫夏还是说出了她的顾虑。

“妈,你看她都知道你做的不道德!”听到邱紫夏替他说话,他终于找个缝隙钻了进去,光明正大的数落着她。

“臭小子,她说可以,但是你不可以,给我闭嘴?”罗颜芳暴戾的瞪着他,时局真的变了,罗颜芳居然将一个外人放在她的亲生儿子之上了。

“伯母,我不是那个意思啦,我没有说你?”邱紫夏知道他们都误解了她的意思,其实她只是想说她这样丢下木成逸一个人的话,好像是挺不够义气的,虽然以前他对她十分过分,可是自从,她慢慢与他接触在一起那么多天,他对她的态度已经改善了许多。

“乖孩子,我又没有说你什么,走,不要管这里了,我们出去吧!”罗颜芳越来越兴奋,拖起邱紫夏就往外走。

“啊……伯母,不要吧,我还没下班呢?”邱紫夏停住脚步尴尬的看着她。

“什么下班啊,你的时间是自由的,必要担心,臭小子不敢少你的工资的”罗颜芳说着,又是瞪了木成逸一眼,他无语。

“那更不行了,伯母,我不想不劳而获,我必须做好我自己的事,否则我心难安”邱紫夏镇重的看着她,她天生都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就是操劳的命,让她不劳而获,她还真做不到。

“紫夏,你已经为我们店中操劳很多了,也该是好好歇息的时候啦!”这一年来,她谨守自己的职责,努力做好自己的每一件事,就算不是她该做的,她也没有抱怨过一丝,罗颜芳甚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那都是我应该做的”邱紫夏用理所应当的语气接下她的话,她一点都不觉得,她付出了什么,这些,都是做人应该有的原则,虽然,她没有读到什么书,但是,这点常识她还是有的。

“就是,妈,你就不要无理取闹了”木成逸越来越对邱紫夏的好感是越来越浓密了,一直以为她是个邋遢的女孩,没想到,她的朴素醇厚才是值得人赏析的地方。

“哎呀,紫夏,我只是叫你去陪我逛街而已嘛,你就那么为难吗?”罗颜芳有些难堪的看着她,为什么,她是老板娘,可是,却处处在求她做事呢?

她会不会太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