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慕的眼神变得异常诡异起来,呆板的看着前方的两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深不可测。

“不要走,不要走,你看起来好眼熟啊?妈妈,妈妈,你是我妈妈?”郑亚怜刚开始看到他时几乎整个身体都颤抖了三分,谁知听到他的话时,她的脸色更是苍白的难看。

“你……你……喊我什么”心开始乱了,舌头开始打结,不清不楚的问着他。

“妈妈,妈妈啊?”邱弘文如一个三岁小孩一般,娇慎的喊着。

“邱弘文,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我不管你是真疯了还是假疯了,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和你有关系了,你给我放手”郑亚怜又开始变得犀利起来,她讨厌他,讨厌他们家一家人,哪怕是她的亲骨肉,她也没有存在一丝的好感。

身子一摇摆,想要甩开他那厌恶的双手,她真不明白了,怎么会在这里碰到他,碰到这个她这辈子最嫌恶的人。

郑亚怜是个多么现实的人,就因为邱弘文没钱,她就不可一世的觉得他亏欠了她一辈子。

“不,妈妈,妈妈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邱弘文不但不松手,居然变本加厉的将头贴在她的腰上,不肯放开。

“邱弘文,你给我放手,”郑亚怜受不了他身上的庸俗气味,使出全身的力气,最后居然将他推倒在了地上。

“哇呜呜呜,好痛,好痛啊,妈妈,你打我,你打我”邱弘文开始在地上打滚,看着他这个样子,简直狠狠刺痛了邱紫夏的心。

气愤的冲到了邱弘文面前,将邱弘文扶起,狠狠的瞪着郑娅怜:

“就算你再讨厌,难道你一点旧情都不念吗?好歹他也是你的结发丈夫,他已经这样了,难道,你非要他残疾不可吗?”邱紫夏冰冷的语气活生生的想把她推进寒潭。

“我就知道,肯定是你带他来的”郑亚怜不屑的双手环着胸,一脸的清高傲慢。

“是,是我带他来的,可是,你放一百二十个心,我们都不会来骚扰你”邱紫夏愠怒的看着她,随后马上对邱弘文道:

“爸,我们回家,我给你买了很多好吃的呢?”

“好啊好啊,有吃的,有吃的?”邱弘文一听到吃的,两样发光,开心的手舞足蹈起来。

“他,他真的疯掉了吗?”郑亚怜一直以为他在演戏,可是,一次一次的失常,让她真的不由得慢慢相信起来。

“你觉得,我们还需要用这种卑劣的手段骗你吗?再说,骗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得到的只不过是你莫若无视的眼光罢了”邱紫夏越说越激动,想到邱紫胜的死,她的无情,她真的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怨恨,那本意淡泊的道道伤痕又变得清晰起来。

她实在没有想到,在这沉浮中的邱弘文居然会与她碰面,难道是真的,他与她,还未了结了这段悲惨的虐缘。

“紫夏,不要说了,我们走吧”欧阳慕走过来,劝着邱紫夏,对于这些,他似乎一点都不觉得惊讶,更主要的是,好像早就其详了般,更是猜到了,眼前这个是她妈妈,倒是,郑亚怜看了他,眼神中漂浮着一缕异常的光线。

但是,是什么样的异常,就连她早就都不知道,只不过,越来越发觉欧阳慕与她多少有什么联系一般。

“等下,你是?”郑亚怜眯着眼睛试探的问着。

欧阳慕没有回过头看她,只是微微一侧脸,脸上洒了一层厚厚的浓霜,不带一丝温度道:

“我是谁,与你无关”

“哼,不用说我也知道,肯定是紫夏的男朋友吧?”郑亚怜轻蔑的看了他一眼,随后又道:“你也称得上风尘绝代,世间少许了,怎么会看中紫夏那个贫贱的丫头呢?”

邱紫夏内脏的血管忽然开始爆裂,试问哪个妈妈,居然会那样说自己的女儿的。

“这个,不需要你管,你也管不着”欧阳慕高情逸态的回应着她,对她,似乎不是一点点的厌恶,而是厌恶到了极点。

“不要说了,我们走吧”邱紫夏忍住眼泪不掉下来,咬着压根说着,随后便扶着邱弘文离去。

“等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何他会到这里来,而且还疯掉了”郑亚怜用命令的口吻不可一世的态度,让邱紫夏很是愤怒。

“你想知道什么,跟你有关系吗?你不是早就已经跟我们划清界限了吗?你有什么资格问,还有,你是以什么身份来问的,你根本就不配过问我家的事!”邱紫夏转过头,凌冽的眼神仿佛想要把她五马分尸,邪念又心底散发出来,郑亚怜这辈子将会是她散发恶念的始源。

“臭丫头,谁教你的,你就是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郑亚怜怒火咆哮,实没想到她居然会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

“谁教我的,呵呵,是啊,我从小就没有爹妈来教育我,所以,我成了一个没有道德观念的女孩子,但是,全世界的人都有资格来说我,只有你,最没资格”月光照射在她的脸上,就一种说不出的离殇美,撬开了心底零落的惨淡,对着郑亚怜训斥起来。

“你……”郑亚怜被她的话气的满脸涨红,哑口无言的看着她,根本找不到词来反驳。

邱紫夏咬牙切齿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头也不回的拉着咬着手指头的邱弘文走了,留下了一脸黯然的郑亚怜。

邱紫夏不知道是怎么走到家中的,她只知道一走到家里,邱弘文就在耳旁喋喋不休闹着要吃的。而她耳朵里除了郑亚怜的话,却什么都听不进去。

不知在欧阳慕怀里哭了多久,才慢慢觉醒过来,当欧阳慕已经归去,叶兮舞回来时,只见邱弘文马上走上前去,嘟起嘴巴对着她撒娇:

“姐姐,姐姐,那个坏女人都不给我买吃的,哇呜呜,她骗我”叶兮舞无语,前几天还叫爸爸妈妈,现在改叫姐姐了,哎。

“兮舞,别理他”邱紫夏红肿的眼睛男遮哭过的痕迹,淡漠的对叶兮舞道,叶兮舞塞了一根棒棒糖给邱弘文便没有理他,直接上前坐在她旁边:

“紫夏,你怎么了?”又是一阵的关心与问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