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这样,你死了又何欢,你真的以为死了就能见到爷爷和小胜了吗?你不要太天真了,人就这一辈子,活着比什么都好,你活着,还可以随时抬头仰望着他们,可是你死了呢?你就能保证你死了,一定能和他们在一起吗?”叶兮舞暴躁的对着邱紫夏就是一阵霹雳巴拉的长吼,她对她真的是筋疲力尽了,她做了那么多,陪了她那么久,可是最后,她想的居然是死,她付出的这一切,毫无保留的被她退了回来,枉她叶兮舞是每时每刻都在想着她。

“…………”邱紫夏垂下了头,看不清她的表情,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听进去了没有。

“还有呢?还有你那已经发疯的爸爸呢?难道你也不想管了吗?我知道,他对你很是不好,可是,在怎么样,他都是你父亲,熟话说百善孝为先,难道,你真的忍心,撇下他一个人不顾,随他自生自灭而死吗?”叶兮舞继续聚集着口舌中的精华,居然还抱着一丝渺茫的希望,等着把她唤醒过来。

“还有我,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这几天,我无怨无悔的陪着你,放下舞不练,放下班不上,就只是想与你分担心中的痛苦,希望,能让你得到一丝依靠和寄托,可是,我现在发现,原来我在你心中是那么微不足道的,你根本就不会在乎我的感受,你辜负了我对你的一片赤诚,你更辜负了你爷爷与小胜对你的期待,你的一念之间,辜负了所有对你好的人,如果你要继续这么沉着下去的话,那么我再也不管你了?省的你嫌我烦,我叶兮舞,别的没有,但是骨气还是有的?”叶兮舞心酸的将这些一吐为快,她知道她的苦口婆心,对邱紫夏来讲,是一点都没用了,说完,便转身要离去。

这一刻,邱紫夏还是伸出了苍穹无力的手,拽住了她。

“叶兮舞说的对,你让我们所有的人都失望了?”一声温婉动听的天籁之音,忽然传进了她们的耳中。

抬眼望去,只见欧阳慕,矗立在烈日阳光下,精雕细琢般的五官,温柔而又自若,那双深邃明亮的黝黑瞳仁在阳光的泛耀下,更是平添了一丝魅惑,仿佛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了焦距,只有他那双似乎可以看透千古流年的耀眼黑瞳。

“欧阳慕,你终于来了!”看到欧阳慕,叶兮舞的眼眸中绽放着无数解脱的光芒,她昨天已打电话给他,将情况一一与他相告,她知道,也许,欧阳慕可以帮到她,因为欧阳慕是她折不断的柳,也是她一喝就醉的酒。

但邱紫夏,确实无所事的瞟了她一眼,便没有再看他,恍若,他没有进入过她的视线般。

欧阳慕迈着脚步朝她们缓缓走来,每走一步,仿佛都在踏着云层一般,轻如烟缈,犹如坠入凡间的天使一般,惊鸿出尘。

邱紫夏在外漂浮的心似乎被慢慢被拉回来,最后又紧贴在自己的身上,她只觉得胸口

居然感受了一丝炽热,瞬间,热血开始在她的身体中慢慢翻滚起来,身体上的热气,越来越广散,一点点开始冲击到了她的脸上。

当初,她生不如死的那一天,奔跑在大街上,衣裳破烂的她倒在地上,仰天长叹,以为自己真的要步入绝境的时候,他脚踏沙尘走来,为她拾起苹果的情形历历在目……那些记性,突兀的钻入她的脑海与心扉……

走到邱紫夏的面前,手轻轻的将邱紫夏拉了起来,那个动作,仿佛能让人忘却尘世的一

凄迷,然后只剩下他的一世温柔。

“你来干什么?”虽然没有拒绝他,但是邱紫夏的声音却是永远将他拒绝于千里之外,这个时候的她,还会有爱可言吗?

“我和叶兮舞都会陪着你?”他不在乎她的冷声,依旧温和似水的安抚着她,多想告诉自己眼前这个女孩子,其实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他发现,他做不到,从那天起,他就知道,他与她注定是牵扯不清了。

“我不要你的同情?”好震撼,这个时候,她既然还分得清什么是同情,看来,欧阳慕的一出现,她的神智,渐渐开始恢复。

叶兮舞内心一阵欣慰,总算,她没有在继续说傻话了,而且脸上的喜怒哀乐,似乎也能一眼看穿了,开来欧阳慕真的是她这辈子的克星。

“与你这一起这么久,你还是觉得我在同情你吗?”欧阳慕沉声道,他对她做了那么多,难道,她真的看不出他的真诚。

“难道不是吗?”邱紫夏厉声道,转过身,背对着他,不想面对他说话了。

“紫夏,我想你真的错怪他了,他是真的很关心你”叶兮舞连忙为欧阳慕解释。

“对不起,我不需要”她撇过头,只觉得眼前一片眩目,所有的浮云都随着她沉淀的心飘散而去,只剩下欧阳慕在她旁边,淡淡传来的芬芳。

她在骗自己,为什么总是自欺欺人、口是心非的让自己的嘴巴说谎,难道,她就真的甘心,真的甘心那染指而过,如烟如梦的幸福,永远沉浮在梦魇中吗?

“紫夏,你不要再欺骗自己,折磨自己了好吗?我知道,我知道你很喜欢他,他现在就在你的眼前,为何你要把幸福向外推呢?”叶兮舞心浮气躁的看着背对着她的邱紫夏,口不择言的将她所有的埋藏的秘密都吐露了出来。

“不要胡说,我没事,欧阳慕,有劳你费心了,你走吧?”邱紫夏的脸色变得铁青,本来心中就已经雪殇若兮了,为何,还要苦苦逼她做她做不敢做的事。

邱紫胜与爷爷的尸骨未寒,她已经没有了昔日的心情,再去追求什么了?

“紫夏,你为何就是要把别人的一片好心挡在门外,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让关心你的人真的很伤心”叶兮舞拉住她的手臂,就是一阵寒嗔。

“叶兮舞,你先回去看看她爸爸,这里交给我”欧阳慕深沉的说着,英俊风姿的容颜上,焕发着一丝闷闷的忧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