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要多少啊?”叶兮舞带着一丝鄙视看着他,人都快死了,居然还想着钱,现在的医生,难道一点医德都没有吗?

“七七八八加起来,大概七八万左右?”那个医生,还是如此平静的说出了这句话。

“医生,难道就不能先救人吗?我现在到哪里去筹那么多钱啊?”邱紫夏带着黯淡的目光看着他,那种悲凉的泪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无助,是冰冷仕途中,无法用言语代表出的言语。

“对不起,这是医院的规定,我们也无能为力?”他淡漠的样子,让人有种直接揍过去的冲动。

“紫夏,别怕,我去筹钱来?”欧阳慕安慰着她,真挚坦诚的目光看着她,只要有他在,他一定会帮她。

“不要,我已经欠你很多了,我不要你的人情了?”邱紫夏,这个时候,居然还理性的想到她与欧阳慕还有没完没了的事情。

“紫夏,你理智一点吧,现在这个时候,你还可以去求谁呢?”叶兮舞劝阻着她,不要太冲动,在非常时刻,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能先救下他的一条命就可以。

邱紫夏呆滞了许久,脑海中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影,她转头对医生道:

“医生,我马上拿钱来,你一定要救我弟弟?”说完,便朝医院外飞奔而出:

“紫夏……你上哪里去啊?”叶兮舞在背后担心的叫着,但是又碍于,邱紫胜还在手术室中,她只能在原地看着。

“怎么办啊?”叶兮舞脑袋凌乱起来,只好转头问欧阳慕。

“还能怎么办,你先看着,我怕她筹不到钱,我出去取钱,马上回来?”欧阳慕自作主张的决定着自己的想法。

“好,你快去?”叶兮舞赞成的他的方法,随后便焦急的朝手术室到处张望。

…………………………

月色流泻在这个令人深沉的夜晚,到处披上了一层若隐若现的光芒。

邱紫夏来到那个不是很陌生的小区,很快找到了当初她来的那个地址,走到门口,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使劲的敲门:

“开门,快开门啊?”她激烈的敲门声震得四处角落一阵的噪音,里面的人漫不经心的走到门开,打开门,看着眼前楚楚悲凉的女子:

“紫夏,是你?”郑亚怜,带着一丝惊讶看着她,自从上次,她们相遇后,邱紫夏没

有来找过她,也没有纠缠她,她以为她真的不会来找她了,最后还是来了,可是让她猜测不到的是,她是为了什么事来找她的。

邱紫夏用泪眼扫视到了她房间还有一个男人的存在,那个男人似乎没有多在乎,躺在沙发上,销情的抽着烟,她知道,这是她妈妈的男人,但是此刻,她哪来的时间在意那么多。

“紫夏,你有什么事吗?”郑亚怜没有一点神情的看着她,她并没有多怜悯她的样子,更没有那份心,问她出什么事了,相反,对于她的到来,她似乎有一丝不愉快。

“我求求你,帮帮我,帮帮我好吗?”邱紫夏卑微的乞求着她的一丝良知。

“帮你什么?”郑亚怜还是那般的冷漠。

“你不想我,我知道,可是小胜呢?难道,你心中一点都不挂念小胜吗?”邱紫夏的言语,逼得她的千行泪,直落而下。

郑亚怜微微一颤,然后警觉性的道:“你想说什么?”

“我不求别的,我只求求你救救他吧,他出了车祸,现在需要一大笔的医药费,否则医生就给他动手术,我没有那么多钱,我求求你,救救你的亲生儿子吧?”邱紫夏使出全身的力气将这句话道出,最后说道亲生儿子的时候,心中交加措置的悲潮,越加越汹涌了。

可是郑亚怜听了居然表情一点都没有扭变,反而双手环起胸,一副清高的样子。

“紫夏,对不起,你忘记了吗?你曾经说过,我们没有一丝关系,而且,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既然老天有意安排这一场劫难,能不能逃脱,完全看老天爷眷顾不眷顾他了,我也没办法?”她高傲的将这句,不是人说的话一道而出。

邱紫夏听了,身上一阵发麻,她没想到的是,她的母亲,生她下来的亲生母亲,居然当着她的面,说出那么令人寒颤,冷心的话来。

“你怎么可以见死不救,他可是你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邱紫夏对着她愤怒的咆哮了起来。眼眸浸湿,她已经看不清眼前的她是怎么样一副面容了,心痛开始蔓延,直到布满了她的全身。

“对不起,我想那跟我没关系?”郑亚怜的心肠硬邦着,她的心,早就跟铁一般了,烧不化,水冲不倒,试问,天下哪个母亲会在儿子面临危机的时候,说出,那样几个漠然的字,可怜天下父母心,可是,她早已经没有身为人母的资格了。

“不行,我求求你,救救他吧,我知道你有钱,如果,你在不救他的话,他就真的死掉了?”邱紫夏扑通一声,拉她的手,对着她跪了下来,她此刻的样子,连街头的乞丐都不如。

“你赶快走吧,不要打扰我,我很忙的?”她抽回手心,无情的关上了房门,留下了,一直不肯善罢甘休的邱紫夏。

晚风萧瑟,邱紫夏拖着沉重的脚步,头发凌乱,面容惨白憔悴不堪,月光将她孤寂凄冷的身影拉得长长的,脸上的泪水,早已被风风干,留下了那一道道凄惨的痕迹。

心中的悲寂早就被怨意给覆盖,如行尸走肉一般,游走在街道上,夜空上,星辰,闪着微弱的光芒,仿佛快要坠落下一般。

再次来到医院,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样子,心神不宁的样子,叶兮舞赶紧迎上去:

“紫夏,你怎么了?怎么一副这么落魄的样子”她关心的问着,可是她的心绪早已没有了,心奇迹般的平静下来,甚至,连她的心跳声都听不见了。

“你脸色如此的苍白,没事吧?”见她不吭声,欧阳慕也在旁边怜悯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