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小子,不想活了,居然敢骂我们!”带领的老大凶残的话一刚落,其余的人一涌而上,围着他就是拳头脚踢。

“你们在干什么,放开他?”叶兮舞冲了过来,强劲带着愤怒的声音一吼,他们马上止住了动作。

“哟,哪里来的妞啊?”一群人,眯起色色的样子,个个都在打着她的主意,他们的老大,双手摸着下巴,表情猥琐加淫贱。

“是啊,好漂亮啊。”一个男的,似乎再也移不开目光。

确实,叶兮舞的风姿卓越,天姿绝色,大多数的男人都抵挡不住她与生俱来就能散发出的魅力,就算此时,她是冷艳的,也是别有风味。

“兮舞姐——”邱紫胜满脸伤痕的抬起头,看着她,嘴里轻轻叫唤着他。

“你们这群混蛋,居然以多欺少,人彘,呸……”叶兮舞瞪着她蛊惑人心的大眼,气愤的朝他们吐了一口口水,以解心中之气。

“我就喜欢带劲的女人,这样才有风趣,哈哈哈!”那个男人,再次嚣张的大笑了起来。

“别恶心我了,你不知道你的嘴巴多臭吧,就不要污染这里的空气了?”叶兮舞没有一丝的畏惧,倒对着他大吼了起来。

“哈哈哈哈……”周边的小弟听了,居然对着他们的老大狂笑了起来。

“笑屁啊,都给我闭嘴?”他们老大,一声喝斥威逼后,周围的笑声嘎然而止。

“识趣的,快放了他,不然有你们好看的?”叶兮舞恐吓着,毕竟她也是练过几招的人,面对这些人,她的胆量早就被练出来了。

“是吗?这个臭小子就不要管他了,你们给我把她绑起来,我们走?”他的话还没说完,那些人虎视眈眈的朝叶兮舞走过去。

叶兮舞一个狠狠的飞腿一出,一个男人马上倒落在地,正当众人吃惊和慌乱的时候,她将手机掏出来,其实汹涌的道:

“我忘记告诉你们了,刚才在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会过来了,你们如果想被拘留的话,尽管过来擒我?”她富有罡气的话震慑四周,此刻,她犹如一个拿着令牌的女神一般,威严,庄重,盈盈的身躯却又不失妩媚,让人只敢远观却又胆寒不敢亵渎。

众人不敢上前,个个交头鼠目着。最后他们的老大只好恨恨的咬紧牙根道:

“算你有那么一点本事,我们今天就不计较了,走?”很不甘愿的带上一群人绕过她身边远去,可邱紫胜却发疯一般的想要冲上去:

“站住,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刚想要追上去,却被叶兮舞死死的拦截住,她拉住他狂暴彭勇的身子,随后脸色愠怒起来:

“邱紫胜,你有点骨气好不好,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死样子,我当时听你姐说你染上毒品了,我死都不相信了,可是现在我双眼看到的一切,你真的让我好失望。”

“兮舞姐,我真的不想这样了,可是,现在如果我没有那个东西的话,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求求你,求求你,帮我追回来好吗?”邱紫夏跪在地上摇尾乞怜的说着。

叶兮舞二话不说,甩开他的手:

“拍——”一个清脆的耳光声,响遍了整个街角,邱紫夏的声音停止了,摸着脸上的五指印,心中不知是何感受,眼泪没出息的流了下来。

“你看看你,还像个男人吗?你知道,你姐姐把多大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嘛?你知道你的姐姐为你付出了多少吗?你就是用这种方法来报答她的一片苦心吗?”叶兮舞不留情面的训斥着他,想起邱紫夏往日种种的悲哀与折磨,她的心开始隐隐作痛。

“我……”邱紫胜抬眼怔怔的看着她,眼中一片凌乱与空洞无神。

“你知道不知道,你姐姐为什么逃离来这里的,你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你姐姐坚持不肯

回去呢?难道你真的觉得是她太憎恨太无情了吗?”叶兮舞扬起嘴巴,心中仿佛已经没有了底线一般,想到了什么就是什么,最后还是将邱紫夏保守了已久的秘密脱颖而出:

“你以为你爸爸真的有那么多钱让你读这里的学校吗?那都是你爸爸把紫夏卖了,换来的钱啊!你懂不懂,懂不懂啊?”叶兮舞说完,心中没有一处角落,不为邱紫夏感叹于悲怜,她的眼泪在月光、灯光下,显得格外的惹眼。

街道上的风停止了吹拂,月光刹那间黯淡了,喧嚣声,也静寂了,邱紫胜的心,落入了一个冰凉的地窖里,然而只有那冷的刺骨的病,一直在侵蚀着他全身的每一处旮旯。

“你说什么?”邱紫胜的喉舌被堵住了,他拼命的用沙哑的声音挤出这几个字。

“你没听清楚吗?我说,你之所以可以到这里读书,都是因为一年前,你爸爸狠心把紫夏卖了,然后才会有现在的你?”叶兮舞咬着牙根,一字一字的重复着。

邱紫胜无力的坐在了地上,她的字,没有逃过一个,全部都压在了他的心上,最后居然排山倒海的翻滚着,一点一点拍打着他的心:

“啊——”他仰天咆哮了一声,瞬间起身犹如一阵狂风一般,还没等叶兮舞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冲到了马路中央:

“小胜,你要到哪去,站住?”叶兮舞在原地呐喊着他的名字,可是他却再也听不到了。

“刹——”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嘎然静止,轿车上的灯光,刺着邱紫胜的视线,还没等他走过去的时候,他就被车触碰到。

邱紫夏刚冲过来,撞上的就是这一幕,欧阳慕与叶兮舞,两人,没有尖叫声,这个时候,每个人,都看着那躺在那混有血迹地面上的邱紫胜。

邱紫夏,经不起眼前这悲壮的一幕,合上眼,带着眼角的泪襟倒了下去。

……………………

“紫夏,紫夏,你没事吧?”在迷糊中,隐约听到了叶兮舞的叫唤声,之后那可怕的一幕再次上演在她的脑海中:

“小胜……”她猛然从病床上挺起了背,精神炯炯有神,但这神,都是因为那危机和令人胆寒的一幕,刺激起来的。

心中翻腾着雾气,马上聚集到了视线中,一颗颗泪水滚滚而下:

“小胜怎么了,你告诉我,他怎么了?”她拉着叶兮舞的衣角就是失去了理智的问。

“紫夏,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叶兮舞使劲震住她的身体,脸上满脸雾霾,不好的预感袭入邱紫夏的体内。

“他到底怎么样了?”她无力的再次问了一句,如果没有亲耳听到,她是不会死心的。

“紫夏,不管发生什么事,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好吗?”叶兮舞被她的忧伤所感染,一滴泪卓然而下。

“告诉我,他到底怎么样了,我只要他好好的,只要他好好的?”邱紫夏说着说着,情绪有再次控制不住,激动的抓着叶兮舞就是一阵摇晃。

“紫夏,他还在手术室,欧阳慕在守着?”叶兮舞迫不得已,只要告诉她实情。

邱紫夏二话不说,就朝手术室冲去,叶兮舞马上紧随跟后。

手术室外,除了欧阳慕,四处一片静寂,静寂的让人感觉凄凉可怕,邱紫夏冲到他面前,又是一阵激动:

“我弟弟怎么样了,我弟弟怎么样了?”欧阳慕被她晃得不知所以然,反手将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

“别担心,他会没事的?”欧阳慕亲切柔软的声音,将她的情绪渐渐搁浅下来,她渐渐放下手,转头看着手术室的大门,眼泪一泻千里。

“小胜,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在心里,摸摸的祷告着。

“咔嚓——”一声,手术室打开了,一个一声慢慢的走了出来。

“医生,我弟弟怎么样了,怎么样了?”邱紫夏踉跄的走上前去,抓着医生的领袖,就是一阵紧张。

“你弟弟出血过多,而且伤及了里面的筋骨,恐怕需要动手术,手术可能有很大的风险,你们首先要签字,但是签字之前,先把手术费缴了?”医生面无表情的将话转达给他们。

“什么叫做有很大的风险,到底有多大的风险啊?”邱紫夏受不了这句话,她现在,真的承受不了任何一样沉痛了。

“恐怕他存活的几率只有百分之十?”医生如死神一样,正在宣判着邱紫胜的阳寿。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怎么可能?他还那么小,他还那么小啊?”邱紫夏激动得语无伦次,泪水占据了她的整张脸,这个晚上,她如同经历了十年的沧桑一般,憔悴得不成样子。

“紫夏,你冷静一点,医生也不是说完全没希望啊?”叶兮舞在一旁搀着她抚慰着。

“医生,你先救人再说吧?”欧阳慕冷静沉着的说着。

“医院有规定,先把医药费缴了?”医生从头到尾都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仿佛里面那个人就算死了,也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社会的残酷——世态炎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