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后,他打算回家,却没想到在途中看到了邱紫夏和邱紫胜两姐弟,心中觉得不妙,便跟了上去,当他走到酒店楼下的时候,心中无比讶异,便紧追着他们也上了楼,后来在她们的争吵中,感觉到了,声音的源头是来自于这个房间,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一进来,看到的居然是这副状态。

这场面,让他太悍然,让他太失望,更让他太心疼,邱紫夏,怎会又落入她们的手中,她的磨难,无止尽的围绕着她,不肯散去。

“欧阳慕,你已经不是我老师了,已经没有资格来指责我和教训我了?”季娅妮强硬的语气与他杠着,这是她第一次大叫着他的名字,她只觉得,她爱的心,都碎了。

“是,我是没有资格来教训你了,可是你现在做的一切,别忘了,都是违法的?”欧阳慕的情绪没有多大的起伏,对付她,他从来不需要大动干戈。

“我告诉你,我不怕,我爸爸对我如此绝情,我都不畏惧,我还会畏惧你吗?”季娅妮高傲的说着,仿佛这个时候,她就是天,她就是地。

“对不起,我报警了?”欧阳慕拿出手机,沉声道,他对季娅妮已经没有了眷恋之情,这样的一个女学生,放弃也许是好事。

“啊,什么?”季娅妮后面的女生全部都慌乱起来,没有想到,她们曾经的老师,居然真的要置她们于死地。

“老大,怎么办怎么办?”身后的女生拉着季娅妮的一副还是焦急紧张起来。

“难道你真的要将我们置于死地吗?”季娅妮的脸上居然涌起一层酸涩的表情,她在心中嗤笑着,原来这个就是她一直深爱的人。

“我不允许你们再伤害她了?”欧阳慕看了一眼缩在那里的邱紫夏,他说过,他会保护她的,不会让她受任何伤害的。

“欧阳慕,我发誓,我会恨你一辈子?”季娅妮两眼怔仲不定的看着她,眼眸的泪水沾湿了她的睫毛,最后被她吞落下去,恨恨中加不舍的绕过他身边,其余几个女生跟着她离去了,气愤安静了下来,他握紧了手中的手机,脸上一阵迷雾,其实,他哪来的狠心肠。

走到邱紫夏身旁,为她松绑,邱紫夏淡漠的问他:

“你真的报警了吗?”其实,她也不相信,他真的有那么心狠。

“没有,我只是吓唬她们的?”欧阳慕对她坦然相告。

“我就知道,你不会做那样的事?”邱紫夏淡然的看着他,也许,她对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的了解吧。

“怎么,你希望我那样做吗?”他一边扶起她,脸上尽是高深莫测。

“你怎么做,与我何干?”邱紫夏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样子,但随即又低下头,沉沉的说道:“谢谢你!”

“呵,看来你又欠我一次了!”欧阳慕挑起眉头,带着一番深意说着。

“对了,小胜!”邱紫夏的脑海中一下子想起了刚才冲门而走掉的邱紫胜,念叨着,变迈开脚步想要追去。

“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欧阳慕拉住她皱起眉,不安的问着。

“他被季娅妮陷害,现在已经有毒瘾了,我必须要找到他!”邱紫夏落着眼,痛哭着,她不知该如何释放自己的情绪,只能简洁易了的对他解释着。

“什么,怎么会这样?”欧阳慕大吃了一惊。

“不要问了,先找到他再说好吗?我要担心他?”邱紫夏像是迷雾中的小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无计可施的逃脱出这险境。

“好,我跟你一起去”欧阳慕说着,就带着邱紫夏出了房门。

这个夜晚,群星很璀璨,路道旁霓虹灯闪烁得很是耀眼,映衬出了这个夜晚的热闹与喧哗,欧阳慕和邱紫夏四处寻觅着邱紫胜的身影。

“小胜,小胜,你在哪里啊?”邱紫夏一边叫喊着,眼泪一边刷刷的直往下落,眼前模糊一片,心仿佛落空了一般,脚底也开始轻飘飘,若不是欧阳慕一直搀着她,她都不知道,她的脚跟有没有落在地上。

“不要急,他一定不会走远的?”欧阳慕在一旁一边为她擦拭着眼泪,一边心疼的说。灯光照映在他们的身上,显得格外的痛定思痛。

“可是,他——都找不到了,我真的很怕他出什么事,他是我唯一的弟弟啊?”邱紫夏呜咽着,在月光的笼罩下,她的泪光好像有魔力一般,将欧阳慕的心绪也扰乱了。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欧阳慕将她拥入自己的怀抱,忽然发现,她的身体如此冰凉,多想在这么一刻,将自己的温度全部转移给她,这个多么需要人关爱的女孩。

“不,季娅妮说他已经中毒至深,已经无药可救了,呜呜呜……”邱紫夏手紧紧抓着他腰间的衣服,泪水在咆哮,她浑身的血液被烧开了一般,在她身上四处奔流着。

“不会的,只要你不放弃他,就没有注定这两个字,懂吗?”她痛快的嚎哭着,让他浑身的不自在,只好紧紧抱着她,给她一丝温暖。

“可是,我现在连最起码的找到他都做不到,如何去挽救,如何不放弃?”她的泪水一直在浸湿着他的衣服,她的无助与悲哀,他能体会到,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除了勇敢面对,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不要放弃,我们继续找,一定可以找到的,对了,不是还有叶兮舞吗?她会帮你的?”欧阳慕又给了她一丝希望。

“对啊,还有兮舞,我可以叫她一起帮我找”邱紫夏推开他的怀抱,想在黑暗中寻找到了一丝渺茫的光芒,拿起口袋的手机,快速拨打着叶兮舞的号码。

街道上的人群渐渐稀疏了,可是,灯火一直在闪着,叶兮舞奔跑到邱紫夏面前,气喘吁吁的道:

“紫夏,你没事吧,你别担心,你弟弟一定会没事的?”看着她眼睛红肿的站在那里,连同欧阳慕一副消沉的样子,叶兮舞实在找不到什么更好的话去安慰她了。

“兮舞,我找了好久,可是我还是没有找到他,真的,没有,没有,呜呜呜……”邱紫夏心里的情绪又开始沸腾了起来,脸上又挂上了两行泪水。

“紫夏,不要担心,我帮你找,找到了再说好吗?”叶兮舞先安抚着她:“现在不是丧气的时候,你要打起精神来,知道吗?”

“她说的对,如果你只是一味的在这里哭泣,结果什么都做不了,只会浪费更多的时间,你也说了,邱紫胜中毒至深,他现在的每分每秒,都是珍贵的。”欧阳慕也在一旁激励着。

“可是,可是,我们都不知道他在哪里啊?”邱紫夏还是有所顾虑着。

“那就找,总比守株待兔的好?”叶兮舞用刚硬的眼神看着她。

邱紫夏终于收起眼泪,继续那渺渺无期的指望,三人在街道上穿梭着,心中都是无比焦急着寻找着,可是就是寻不到,看不见。

邱紫胜的身影,就如青烟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叶兮舞满头大汗,喉咙干燥不已,手撑着腰,气喘吁吁的扫荡着街头的每一个角落,手刚要抬起头把汗水擦掉的时候,突然看见对面有一群人引起了争执,似乎,中间的那个就是邱紫胜,她的大脑咯噔了一下,想也没想就冲了过去。

“你们这群混蛋,还给我,还给我?”邱紫胜被围攻在中间,被打倒在地上,拼命的想站起身来向那个抢他东西的人报复,可是他一起身,马上就被打倒下去了。

“哈哈哈哈,臭小子,我们就不给了,怎么样?”一个带头的男人,一副痞子样,叼着一根烟,拽拽的玩弄着他。

“还给我,还给我?”邱紫胜缩在一团,双手抱着头,痛苦的呢喃着。

“哈哈哈,来拿啊,来拿啊,哈哈哈?”他挥挥手上的那包白色东西,露出狡黠的笑容,诱惑着他。

“也不知道你这个臭小子,是怎么弄到这么珍贵的东西的,哈哈哈,好东西要大家分享的嘛?先给我们享受享受了?”接着,他两眼发出了那占欲的光芒,盯着手上的白色东西,怔怔的道。

“你们这群强盗,那是我的东西,我的东西?”邱紫胜张牙舞爪的想要去抢过,却被其余几个人压制住了,这个时候的他,就像一只被俘虏了的狮子,身上有那股冲劲,却只能在心中脸上爆发着,他手上那个东西,对他来说是对宝贝,那是他不计一切,背叛了自己的亲姐姐才换来的啊?

“哦,是吗?上面写了你的名字吗?哈哈哈哈哈?”一个满脸长斑的男人,狰狞的面孔勾魄出恶心的笑容,只让人觉得又恶心又可怕。

“你们这群不要脸的混蛋?”邱紫胜沉声骂道,眼神中凛冽的闪过一把利刃,恨不得将他们碎尸万段,以前的他,从来不会有这般的眼神,可是现在,一切都变了,人就是经不起诱惑与堕落的削残,一念花开,一念花就败落了,他的花,也许,真的凋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