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别闹了,快上课了?”邱紫胜掰开她的手,对她的举动,似乎非常的不满。

瞬间凉意飕飕,以前的他,从来不会这次对她如此的冷淡,为何,才几日,改变如此大。

“小胜,你到底怎么了,你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邱紫夏的委屈的眼泪掉落,心中一阵幽怨。

“姐,有什么事,等我放学后再说好吗?我要上课了?”邱紫胜一点都没有在乎邱紫夏落下的眼泪,反而一阵的埋怨。

“不行,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我不让你走?”邱紫夏上前死死拉住他的手,斩钉绝铁的看着他,那副不会屈服的样子让邱紫胜甚是为难。

“姐,真的要上课,不要耽误我的课程好吗?”邱紫胜略带着怒气看着她,这个时候的他,对邱紫夏无疑来说,是多么陌生的!

“你只要跟我说,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的?”邱紫夏不放手的说,她有时候,就是如此倔强顽固。

“说了,我要上课了?”邱紫胜一个不耐烦,居然大力将邱紫夏甩开了,邱紫夏一个踉跄,没稳住脚,扑通一下摔倒在了地上。

欧阳慕刚好捧着书经过,看到这一幕,还没等邱紫夏开始心凉,他就把书丢到一旁,扶起邱紫夏,对着邱紫胜就是一阵喝斥: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你姐姐?”眼里尽是不满。

邱紫夏站稳身,满是泪水的看着他,她没想到,才几日,他就变得如此绝情,居然动手推她伤她,她那个善良温和的弟弟到底去哪里了。

邱紫胜脸上满是自责与愧疚,他想他是被怨恨冲昏了头脑了,心疼的看着她的姐姐邱紫夏,想上前对她道歉:

“姐……”他想伸出手触碰她,可是邱紫夏却向后退了一步,不是害怕了,而是她真的不想承认眼前这个是她的弟弟。

“姐,对不起,我是一时激动的,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要推你的?”邱紫胜慌乱的解释着,他还是在意他这个姐姐的啊,否则,这几天,为何他的心如此挣扎呢?

“你也真是的,有什么事就说啊?你不知道,你姐姐有多担心你吗?再怎么样,也不能动手啊?”欧阳慕低声训斥着他。

“对不起,姐,我一时糊涂了,你原谅我吧,我下次不会了?”邱紫胜懊恼的的说着,眼前怅惘的看着她,难受不已。

“你先去上课吧?”邱紫夏心灰意冷的说着,便转身走了,两人一齐看着她的背影渐渐消散,各怀心事,都有说不出的感情。

“慕老师,我……”邱紫胜对着欧阳慕欲言又止,内心十分混乱着。

“不要说了,先进去上课吧?”欧阳慕打住了这僵持的气愤,漠然的说着,便拾起书怔怔的走进了教室。

邱紫夏一回到咖啡厅,才知道,她没请假就去凌悦高中,她现在应该头痛的是怎么面对木成逸那个大魔头,而不是那个她生疏的弟弟了。

“紫夏,你一大早去哪里了啊,你出去也要打个招呼啊,你现在明显的矿工嘛?”邱紫夏面目臃肿的刚走进咖啡厅,叶兮舞就上前为她紧张起来了。

“啊……对啊,我都忘记了?”邱紫夏正才意识到了自己危险的处境。

“你啊你啊,做事也不先考虑好后果的,我看你等下怎么应对?”叶兮舞气愤的看着她,她总是说她不长记性,爱在工作时跳舞耽误正事,可是她呢?每次都这样,让她为她心急。

“哎呀,这个时候,你就别怪我了,我先上去了”邱紫夏激动的说着,便快速跑上楼去。

“砰——”猛的推开门,只见木成逸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牢牢的盯着她,他电脑上的摄像头开着的,早就料到,这个时间,她应该就会出现在门口。

看着他诡谲的样子,邱紫夏知道一定没好事要发生,上前一步:

“对不起,临时有事,所以……”邱紫夏弱弱的解释着。

“哦,原来是这样,劳烦邱大小姐可以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急事,让你连请假的时间都没有呢?”木成逸慢条斯理的说,他这样,让邱紫夏更加压抑,她宁愿他对着她大吼一下,也就没事了,可是像他这样仿若没事一样才可怕。

“我弟弟出事了,所以我就去了一趟……”邱紫夏坦诚相告。

“是吗?那他到底是断腿了还是断手了呢?”木成逸一副不饶人的样子,犀利的眼神开始布满整个眼球。

“好了,你要处罚我,我没意见,不管什么,我都接受,可以了吧?”邱紫夏实在受不了他这种阴阳怪气的样子,干脆快刀斩乱麻,气冲冲的说完后,便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她已经很烦了,自己弟弟今天居然那样对她,回来还要看他的扑克脸,她哪里受得了。

“邱紫夏,你这是什么态度啊?”木成逸忍不住对她吼了起来。

邱紫夏拿起桌上的资料挡住耳朵,恍如要怕外面的一切烦恼和喧嚣声都挡在耳朵外,也许耳不听为净,说的一点都没错。

耳边木成逸的不满声,她似乎一点都没听清楚,可是邱紫胜大力的推了她那一下却历历

在目,眼眸再次模糊了,眼角再次湿了。

中午吃饭时刻,叶兮舞看着邱紫夏拿着筷子,眼神又飘絮了,呆滞的样子让她不解:

“紫夏,你怎么了,干嘛一直发呆,不吃饭呢?”叶兮舞停下手中的碗筷轻柔的问。

邱紫夏低下头,动了一下筷子,在饭中搅啊搅,一阵惆怅在她身上扩散。

“紫夏,又发生什么事了吗?”叶兮舞再次轻声问道。

“兮舞,我今天早上是去找小胜了?”邱紫夏扯开嘴唇缓缓的答到。

“是吗?他没事吧?”叶兮舞一下子关心了起来。邱紫夏的抬起眼帘,痴痴的望着窗外,还能怎么说,他是没事,可是她有事了。

“他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还把我推倒在地上”一阵幽怨的说着,叶兮舞听了,无疑不是先惊讶一下,不可思议的道:“怎么可能呢?他一向很疼惜你的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