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不可以,完整的玻璃杯就犹如我们相见时谈笑风生的时刻,然而破碎的玻璃杯就像我们此时的时刻,你不能把它们拼凑得原来的样子,难道你以为说了那句不曾相识的话,就能缝合上我心中留下的伤口吗?”欧阳慕盛气逼人的说着,字字句句都刺穿了她的心坎,他的言词如此的丰富,而她的言词永远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她最终还是说不过他。

“我说不过你,但是我不想看到你”长痛不如短痛,不如,一刀解决,让他们两个从此不再藕断丝连更好。

“理由,我要听理由?”欧阳慕还是不死心的说着。

“理由就是我怕我男朋友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他会吃醋?”邱紫夏当初说的那个谎言,居然在这个时刻用上了,只怕她心灵深处的伤口不仅缝合不好,反而越来越严重。

“你胡说,你根本没有男朋友?”欧阳慕毫不犹豫的揭穿着她的谎言。

“我有?”邱紫夏眼神坚定的看着前方,不容他有一丝反抗的机会。

“那你告诉我,他是谁?”欧阳慕心不浮气不燥的说着,邱紫夏其实是个如此简单的人,他怎么会看不透她何时在说谎,何时又不在说谎。

“这个好像与你无关?”邱紫夏绝情的回答着他。

“怎么会与我无关,因为我要向他说明,你的身子已经被我看光,我要对你负责?”欧阳慕咬牙说着,这是她逼他的,不然他也不想用这招来搪塞她。

“你说什么?”邱紫夏对上他的眼眸,擒着一丝怒意,难道他不知道,就是因为这件事,

她才会打算与他隔绝的吗?

“邱紫夏,我欧阳慕说的话,绝对不会食言,所以,我说过我会对你负责,就一定会做到?”欧阳慕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坚决的告诉她。

“我不要你的同情?”欧阳慕的这句话,真的伤了她的心,因为她终于知道,原来他一直缠着她的目的,只是为了,信守他的承诺罢了。

“这不是同情,这是诺言?”欧阳慕修正着她的话,可是对于她来说,这有什么用呢?

“对不起,我男朋友不会同意?”邱紫夏定下心,告诉自己,一定要演完这场戏。

“你不要自欺欺人了,你根本没有男朋友?”欧阳慕斩钉绝铁的说着。

“好,就算我没有,我也不需要你出现在我生命中了?”邱紫夏没有屈服着说,对,她是没有男朋友,她也不想骗下去,那么就让她说出真心话吧。

“为什么,难道我的出现没有给你带来一点的快乐吗?”欧阳慕有种心冷的感觉。

眼中的蒸汽开始翻滚着,眼泪似乎马上就要夺眶而出,她在心里默念着:欧阳慕,你的出现何止是给我带来了一点快乐而已,你知道不知道,你给我带来了很多很多欢愉与幸福,可是命中注定,你不是属于我的,我也不敢奢求,我已经很开心你能陪我度过这一段时间了,起码我也曾经拥有过了,也许我只配过简单的生活。

倔强仰头一叹,将眼泪活生生的逼退了回去,眼中的雾气慢慢退散,镇泰自如的看着他:

“你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何足挂齿?”多么简单的一句话,可是悲伤的力量确实那么难大,狠狠的压平着两人的心,仿佛只剩下了血琳琳一颗残破不堪的心尸。

“邱紫夏,你真的是那么想的?”欧阳慕低着头弱弱的问。

“是”不想点头,可是她的理智已经压迫着她的神经,让她不得不点下这个无可奈何的脑袋,两人开始沉默,空间中飘散一丝如葡萄柚的苦涩香气。

别有幽愁暗生恨,此生无声胜有声,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还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不知是过了多久,欧阳慕才慢慢起身,迈着脚步一步一步往门外走,两人相隔的很近,但却又无数道隔墙在拘束这他们,使他们渐渐的疏离,是寂寞,是消愁,一钩弯月,隐隐的悬挂在黑黝黝的夜空上头,一片消愁,悄悄的遮住了自己的身影,此刻,他们两个,真的可以形同陌路了,永不相问了吗?

几日后,叶兮舞安然无恙的出院了,有叶兮舞陪伴着一起上班,邱紫夏的心情也渐渐有所好转,自那个幽暗的黑夜离去后,两人从此没有在联系,欧阳慕就像在她在生命,忽然的抽身而退,留给她的,只有隐隐的心疼与绵绵的不舍。

而邱紫夏,也如一片枫叶一样,在欧阳慕的心中只定格在空中的那一下,便缠绕着身影

慢慢漂浮到地面,随风而销声匿迹。

“兮舞,今晚要去练舞吗?”此时的叶兮舞是上着早班的,同邱紫夏的作息时间是一样,两人下了班后逛着菜市场,一边买菜邱紫夏一边问着她。

“是啊,我重新报名了,不过老师说我资历挺好,只要重考最后的三场试,便可以再次拿到准格证书了,嘻嘻?”叶兮舞绽放出一丝欣慰的笑容,也许,现在还有这个结果对她是最好的了,虽然还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但她也该释然了。

“真的啊,太好了,兮舞,很快,你又可以熬出头的,放心吧,这次一定不会再出差错了?”邱紫夏替她开心着,还不忘给她鼓励。

“恩,我知道,事情已经发生,我现在不能在浪费时间了,我从小练舞,等的就是有一天可以功成名就,做一个优秀的舞着,然后进入舞蹈圈,过着我喜欢过的日子?”叶兮舞充斥着她期待着憧憬着的生活,也许只是想想,她的脸上都能浮上满足的笑容。

“兮舞,真羡慕你,我要是也有属于我自己的梦想多好?”邱紫夏哀叹了一声,她想,如果她能找到自己追求的事情,也不过像现在过得那么浮躁了。

“紫夏,你放心,你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梦的,真的?”叶兮舞眨动着她那双迷人的大眼睛,赋予着她所有的信心,鼓励邱紫夏不要放弃。

“呵呵,也许我的梦很简单吧?”邱紫夏笑笑说:“就是过平淡的生活”

“哦,白云飘兮轻若絮,生如梦兮淡如云……嘿嘿?”叶兮舞捉弄着舞弄着她腹中少的可怜的诗句。

“是啊,也许吧?”邱紫夏微微坦然一笑,也许她心目中,只是奢望着有一份平淡和温暖的生活就够。

“然后与至爱的人,满步蹒跚着看尽晚霞落日?哈哈哈哈”叶兮舞玩世不恭的戏弄着,越来越夸张。

“好啊,你敢戏弄我,等着,看我怎么收拾呢?”邱紫夏嘟起嘴,便伸出魔爪想要给她口不择言的教训。

“哇啊啊啊啊……我闪了,你自己慢慢捉摸吧?”叶兮舞慌张的扯开腿就是一阵风的离邱紫夏远去。

“你站住,不许跑,看我怎么抓到你,教训你?”邱紫夏鄙视了她一眼,便迈腿追了上去,菜市场刹那间,充盈着她们的嬉闹声。“哈哈哈哈哈,追不到,追不到?”叶兮舞在前方得意的说着。“要是被我追到,你就死定了?”邱紫夏在背后虎视眈眈的吓唬着,一言一语,这种欢乐,永远都会停留在简单时刻。

“姐……”晚风时刻,邱紫胜愁容浓浓,仿佛有话说,却难为情的不敢开口。

“有什么事,说啊?”邱紫夏一边吃着饭,一边疑惑重重的看着他,从他晚上进来时,一定到现在,他仿佛都是愁容满面,脸上隐约还带了一丝泛白。

“姐,那个……”邱紫胜的心好像被碎石攻击一般,欲口又言,欲言又止。

“小胜啊,有什么事,还不能跟你姐姐说的啊?”叶兮舞也开始疑惑的看着他。

“姐,就是,就是你能不能再多给我点钱?”邱紫胜说道这里的时候,赶紧低着头,不敢看向邱紫夏,仿佛他做了不可原谅的滔天大罪一样。

“呵呵,原来你就是为这个事啊?”邱紫夏的心总算松了一口,她看着邱紫胜道:“你要钱跟姐姐就是了啊,我知道你现在读书要花费不少钱,爸爸可能给你的生活费不够,但是姐姐在这里,绝对不会让你为钱的事忧愁的?”

听着邱紫夏善解人意的话语,邱紫胜似乎有种羞愧的想去死的冲动,他心中的邪念似乎越扩越大,最后,他还是没收住。

“谢谢姐?”他把那不安的心往肚子咽,脸色又像在祈祷着什么。

“真是的,什么时候跟紫夏那么客气了?”叶兮舞若无其事的说了一句,两人都没有想到,邱紫胜其实略有古怪。

“呵呵,小胜,我是你姐姐啊,别跟我那么客气?这样显得好生疏啊?”邱紫夏皱起眉头纠正着他。

“恩恩?”邱紫胜扯出一个笑容,眼珠子越来越浑浊了,谁都不知道,他此刻的内心有多挣扎。

“对了,小胜,端午节,我就不回去了,我会买些东西,你帮我带给爷爷好吗?”邱紫夏开始叮嘱着,这言语,已经摆明了她的心态,她还是决定不回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