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紫夏,我已经没事了,我闷得慌,让我练一下,又没关系”叶兮舞皱起眉对着邱紫夏撒娇着。

“不行,医生说你的脚骨受了轻微的内伤,没有完全恢复之前,不可以做剧烈的运动”邱紫夏将她的媚眼挡了回去,一边替她盖好被子一边坚决的说。

“邱紫夏说的对,叶兮舞,快点养好伤,也好回来继续上班”木成逸走到她的床边,淡然的说。

“经理,你怎么来了?”叶兮舞回过头,看着木成逸的身影,惊讶,诧异,是少不了的,因为木成逸从来不会探望员工的,他今天的到来,让她有些受宠若惊。

“你住院那么久,我来探望探望你”木成逸高情逸态的说着,邱紫夏鄙夷的看着他,心中忽然闪过一个邪念。

“我们经理最近好心泛滥,不知道被什么天使缠上了,嘿嘿”邱紫夏故作玄虚的坏笑着,木成逸难为情的看着她,邱紫夏戏弄人的时候,还真是不给人留后路。

“不管怎么样,谢谢经理来看我”叶兮舞淡然一笑,黯然发现,其实他与邱紫夏在一起,似乎改变了许多。

“不是,叶兮舞,你说句公道话,我真的很小心眼吗?”木成逸开始纠结在这个问题上了,自从邱紫夏那次说过他之后,他就一直纠结着这个问题。

“额……”叶兮舞有种难言的表情。

“别难为人家兮舞了,你自己什么样子的,还不知道吗?”邱紫夏阴沉的脸说道,反正一下班之后,她对木成逸都是扳着脸的。

“我当然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啊?”木成逸一副享受着他外表的神情,叶兮舞差点栽倒,她讶异,木成逸居然有这么幽默的一面。

“你别让我们作呕了,看了就赶快走吧”邱紫夏没好气的下了逐客令。

“邱紫夏,你讲话能不能不这么刻薄啊?”现在这个样子,活像了邱紫夏是他的上司,而他只能委曲求全做个下属。

“是啊,紫夏,人家好歹是我们经理?”叶兮舞拉着她的袖子,小声的嘀咕着,好吧,她邱紫夏不怕她,可她叶兮舞还是有点畏惧他的。

“可是现在已经下了班了啊?只要一下班,他和我们一样,没有什么好得瑟的”邱紫夏耸耸肩,不以为然的说着。

“行,邱紫夏,你厉害,你牛,全世界,你最牛”木成逸备受打击的投降着,也许,他真的拿邱紫夏没办法了,这个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无可奈何。

“哇,经理,你最近变了真的不少耶?”叶兮舞瞪着无比惊讶的眼神看着感慨道。

“多嘴,好好养伤,尽量过几天就来上班”木成逸白了她一眼,便转身离去,邱紫夏倒是没有多在意,只是叶兮舞在一旁揣测了好久:

“这经理怎么一下子变了那么多呢?”嘀嘀咕咕的,就是猜不到一个所以然来。

“你想那么多干嘛?他本来就是这样,一会晴天,一会阴天的,没什么好奇怪的啊?”

邱紫夏悻悻的说着,反正她对木成逸是没什么好感的。

“还不奇怪啊,你没发现,他现在的脾气没有以前那么暴躁了么?”叶兮舞提醒着她。

“啊,没有啊?”还是没有感觉。

“哎,我服了你,谁叫你心中只有那个欧阳慕呢?”叶兮舞长叹了一声。

“呵呵,又关他什么事”提起他,邱紫夏脸上就会暗淡无光,本就不光泽的肤色,雪上加霜,根本没有一丝生气。

“好了,不说他了,对了,不是端午节快到了吗?你弟弟不是叫你和他一起回去吗?你怎么想的!”叶兮舞问起了正事。

“哎,我不知道?”邱紫夏迷茫的说着,眼神中拼命想搜索出一丝头绪,可是最终智能留下惘然哀念的痕迹。

“紫夏,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懂吗?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就是图个开心吗?”叶兮舞将手放到她的肩膀上,想给予她一丝慰藉。

“恩,我知道了,该吃晚饭了,我回去给你做饭,你等我一下哦?”邱紫夏拿起背起她的挎包说完便离去。

临走时,还嘱咐了一句:“不准偷偷练舞了啊?”

“知道了,啰嗦鬼”叶兮舞懒散的答应她,她放心一笑,便离去。

……………………

夜间,邱紫夏对夜闭眼,可是只要一闭眼,她的脑海和心海都是欧阳慕的身影在飘荡,辗转反侧,闷沉的心让她不知该怎么吧,长夜漫漫,浓浓哀愁,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砰砰砰……”门外忽然传来一个轻轻的敲门声,犹如蜻蜓点水一般,如此细腻的温柔,吓醒沉醉不语的梦中人,邱紫夏心咯噔一下,吓了一下,如此晚了,谁会来这里呢?此刻,她想到了那个东西——“鬼”

打开灯,走出房门,外面的轻轻的敲门声还是不断传来,随着她扑通扑通的心跳动着,她蹑手蹑脚的,离得房门越近了,她屏住呼吸,冷汗也凝聚成水珠,大滴大滴的滚落下来。

“谁啊……”她镇定着坍缩的心情轻声的问着。

门外除了敲门声在回应着她,没有别的声音,她的心更加紧绷起来,握紧手心,慢慢的走到门旁。

“这么晚了,是谁?”她咽了一口口水,使劲镇定住心,让自己不要让那个地方想,她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为什么要怕。

让她遗憾的是,门外还是没有回应着她,她闭上眼睛,沉浮了一下自己的心,将手放到

扳手上,“卡擦——”一下,将门打开。

当她的心是如此紧张的时候,不敢看向门外的时候,突然还没等邱紫夏看清那个人影,他就钻着空隙溜了进来。

“欧阳慕,怎么是你?”当她看清了眼前的一刻时,眼中尽是惊愕与讶异,她看着他已经得意的到了她的屋子里,只好关上门,睁大眼睛看着他,不知如何是好,心中仿佛有只小精灵在跳动着,证明着,此刻他看到她的心还是有些欢喜的。

“你来这里干什么?”关上门后,见欧阳慕已做到了客厅的沙发上,一副悠闲姿态的样子,邱紫夏走到他面前,没好气的说。

“我来找你的啊?”他慢悠悠的回答着。

“我不说了吗?我们没什么好说的?”邱紫夏冷冷的说,将自己的内心遮的严严实实,毫不让他有机会看穿。

“可是我睡不着?”欧阳慕带着淡淡愁容看着她,在看着她的时候,眼眸中是如此的清澈,泛着点点光芒,恨不得将自己身上的光芒全部点缀在她的身上。

“那又与我何干?”邱紫夏回避着他的眼眸,还是那么令人心寒的语气。

“因为我睡不着的原因是因为你,难道这还与你无关吗?”欧阳慕受不了她冷冰冰的语气,对着她低声喝斥起来。邱紫夏心中一愣,有着慢慢忧伤在荡漾开,可是随后她又收复起她的心情,慢条斯理的道:

“好笑,怎么会与我有关,又不是我在你耳边吵着你?”

“你能不能不和我这样说话,我们就不能跟以前一样谈笑风生吗?”欧阳慕想起初见时,她美丽的微笑,没有惊艳的柔情,却不失清晰的纯真,没有文雅的谈吐,却又真挚的倾情,他忽然觉得,如果人生若只如初见,永远都能保留那份,就不会有那么多伤怀和纠结。

看着他皱起的眉头之间涣散出的缕缕忧伤,邱紫夏的心不禁再次抽疼了一下。

“对不起,我知道你再说什么?”邱紫夏尽管装傻着,仿佛她跟他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对于那些,她一点都不在意。

“难道你打算就这样与我相隔了吗?”欧阳慕不甘心的说着。

“就当我们没认识也好?”邱紫夏低沉的说着,心灵上,仿佛被分割着,受了一大创伤,尽管被包扎上,还是会有丝丝血液滴落出来。

欧阳慕刹那间,阴气布满了满脸,他的心浮躁起来,眉头紧锁,充满了愤意盯了她很久,最终耐不住心中排山倒海的激愤,转头拿起旁边茶几上的被子,想也没想,狠狠的朝地上一摔,支离破碎的声音瞬间回荡在他们的耳边,气愤变得更加诡异和沉闷。

邱紫夏的脚颤动了一下,看着地上的碎片,她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愫,对着他就是一阵大吼:

“你疯了吗?你要干什么?”

欧阳慕像是发泄了他的气愤与不满,昂起头,冷冷的看着她道:

“如果你能将这些杯子重新缝合得跟以前一模一样,那么,我们就当做从来不相识过?”

邱紫夏的心一横,她没想到,他居然会做出那番不文雅的事情,而且他给她出了一个很大的难题,是她终生都解答不出的难题。

“你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吗?这两件事,不能融为一谈?”邱紫夏拒绝了他的请求,因为她知道,这简直是无稽之谈,她不是神人,怎么可以让破镜的碎片在连接到一起,就算能,也不是以前的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