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狂晕,差点从椅子上直接倒了下去,无奈的撑着额头,一字一字的重复了一遍:

“我是说我要去探望叶兮舞,OK”这次的言语简介,清楚,最主要的是,邱紫夏终于听到了。

“哦,那我先替兮舞感谢一下经理了?”邱紫夏又变回那副平静如水的面孔。

“不用,探望员工,理所应当”木成逸翻越着手上的资料漫不经心的说着,时不时的抬眼的偷看着她,可是还是发现,她没有任何的表情。

下午五点,邱紫夏刚出走咖啡厅,木成逸就追了出来:

“邱紫夏,你懂不懂礼貌啊,我不是说了要和你一起去看叶兮舞的吗?你跑那么快干嘛,都不知道等我一下啊?”追上她,首先就是一阵抱怨与训导。

“哦,我忘记了”邱紫夏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看着她。

“我现在真想那根铁棒往你头上狠狠的敲一下,整天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木成逸眩晕的看着她,邱紫夏,最近真的很反常,以前她表情也是平淡如水,可是至少会对他微笑,对他说话,可是她现在的话可谓是惜字如金,而且还经常忘事,能不让木成逸觉得奇怪吗?

“哦,走吧”邱紫夏没有理会他的话,低着头向前走。

“喂,你往哪边走啊?”木成逸呆愣的看着她。

“去坐公交车啊,我每天都是坐公交车去的”邱紫夏回过头看着他,讪讪的回答着。

木成逸木讷的看着她,他现在真的有种晕厥的感觉,随后马上反省过来,对着她大吼:

“你脑子没病吧,难道你不知道我有车吗?”

“啊”邱紫夏惊醒过来,然后难为情的说:“不好意思,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真是受不了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开车过来”木成逸闷气沉沉的说完后,便走了,留下一脸茫然的邱紫夏。

“我又不是故意的?”邱紫夏不满的碎碎念着,问谁遇到像她现在的处境,心态还会高情逸态,她不是修到之人,这红尘的纷纷扰扰,她无法诠释,也无力抵抗,人活着,难免入世太深,入世之后更是难免不了喜怒哀乐,痛苦沉哀。

与木成逸来到医院门口,两人并肩朝里走,不料刚走上医院门口的第一个阶梯,一个身影挡住了他们的道路:

邱紫夏抬眼一看,正好与欧阳慕的双眼对上,一阵诧异,大脑短期的休克似乎开始重启。

“有事吗?”邱紫夏马上转移了目光,冷冷的问着。

“为什么不来找我”欧阳慕死死的锁定着她的身影,的面颊上挂着的是淡淡愁容,几天来,他似乎消瘦了很多,尖尖的下巴映出了他的憔悴。

站在一旁的木成逸不知所以然,但是欧阳慕,对他来说并不陌生,那一次,他们两个为了邱紫夏的事情引起争执,欧阳慕是如何让他下不了台的字字句句都历历在目。

“我很忙,要上班?”邱紫夏撇过头,回避着回答着他。

“很忙,难道一个信息都不知道回吗?”欧阳慕的脸上浮现出浓浓的不满与愤怒,也只有在她的面前,他才会有喜怒哀乐的表情。

“对不起,你有权问我,但是我也有权不回答”邱紫夏冷漠的回答着她,说完,便要绕过他朝里走。

“不许走,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欧阳慕霸道的硬把她拉了回来,不料一旁的木成逸居然扯开了他的手,将邱紫夏拉到他的身边,严正其词的道:

“没看到她不想理你吗?”满脸充满了敌意,说完便要拉着邱紫夏往里走。

“这是我跟她的事,不用你多管”欧阳慕再次把邱紫夏拉了回来,他的脸上不再那么和颜悦色,充满着寒意看着他,眼里尽是怒气。

对,他生气了,除了他的爸爸,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能够牵制他的情绪,而,邱紫夏却突破了他的底线,无时无刻不再牵绊着他的神智。

“我是她的上司,我有权管她?”木成逸凌烈的看着他,大力一扯,又把邱紫夏扯了回去,这两人,今天是杠上了。

“现在是下班时间,你的权利早就无效了”欧阳慕振振有词的瞪着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欧阳慕,尽管在教训季娅妮的时候,他的神色也没有那么凛冽,不禁让邱紫夏的心揪起一团无名的伤感。

“好了,你们都不要说了”邱紫夏打断了他们的争吵,夹在中间的滋味真的很难受,再说她不是战利品,她只觉得这样让她很难堪,毕竟他们争吵的原因是因为她。

“邱紫夏,我只想跟你谈谈”欧阳慕不在理会木成逸,痴痴的看着她,眼中居然带了少许的乞求。

“对不起,我想,我和你没什么话可以说的”邱紫夏忍着心情闷气的情绪,用淡然的不能在淡然的语气回绝着她。

“为什么?”欧阳慕的心再也没有温度,她突然的冷落,竟然让他如此招架不住,而他此刻还像一个呆子一般的问她为什么。

“呵呵,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还要忙,对不起,别打扰我了”邱紫夏冷冷的说着,言语之中,似乎还在说,以后我们不要见面了。

说完,便拉着木成逸走进了医院,这次欧阳慕没有在拉回她,也许,他对她失望了。

欧阳慕的面部开始僵硬,周围的寒气正在涣散着,他就那样看着她拉着别人的手走进医院,只留下一个孤寂的背影给他,他转过头,朝外走,谁也不知道他此刻的心中,到底在琢磨着什么?

木成逸就这样被邱紫夏怔怔的拉着,邱紫夏心中泛滥的情愫又开始恶作剧般的在她心中旋转着,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欧阳慕的身影似乎在她心海中不肯褪去。

木成逸木讷的看着她,手心上传来她没有温度的气温,以前,只要她稍微离他近点,他就十分的反感,可是这次她拉着他的手,他居然以前那么厌恶了,心中似乎还残留着醉人的芬芳,他无疑的在心中猜测着,他这是怎么了?

“邱紫夏,他是你什么人啊?看你们,好像挺纠缠的”木成逸虽然脸上流露出若无其事的表情,但心中却是如此迫不及待的在等着他的回答。

“他不是我什么人,跟我也没关系!”邱紫夏一边走着,一边淡漠的回答着。

“哦……”木成逸对于她的表情和回答似乎有些失落,但随即他心中的邪气又开始散发,他不屑的看着她道:“你到底要拉我的手拉到什么时候啊?”

“啊……”邱紫夏停下脚步,呆滞的看着他,看着自己的手紧紧拽着他的手,她吓了一跳,赶紧松开:

“对不起,我不知道”邱紫夏眼神开始错乱不忙,心中压抑,她刚才怎么回事,难道因为欧阳慕,能让她如此手足慌乱吗?

“算了,这次不跟你计较了?”木成逸难得一副大度的样子,最后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邱紫夏疑惑的看着他,他这异常的表情,让她的心中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本来他在她心中就没有什么完好形象,现在她看来,他这一笑,跟个恶魔没什么两样。

“你笑什么?”凑过头,刺探性的问着。

“哈哈哈哈,邱紫夏,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木成逸戏谑般的说完这句话时,邱紫夏差点胃出血:

“额……”脑袋断路,面部僵硬的看着他,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随后马上恢复神智,无语加眩晕的看着他:

“你会不会想太多”说完,便迈开脚步,朝叶兮舞的病房走去。

“不是我想太多,像我这么风尘角色的人,难免会引起你们少女心中的情怀的”木成逸跟在她身后,盛气凌人的说着。

“自以为是”邱紫夏看都没看他一眼,打击着他,她最讨厌就是这种自以为是的人了。

“邱紫夏,你说话一定要这么直接吗?”木成逸不满的看着她。

“对不起,我一向都是这样的?”

“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邱紫夏停住脚步,原地转了个圈,面对着他,用无疑的眼神看着他,随后道:

“对,你说的是没错,你很帅,又有钱,可是不好意思,在我心中,你缺少了那么一点的绅士风度,所以你放心,我不会喜欢上你的,你也不用担心我会缠着你不放!”一气呵成的说完后,快速的转身大步流星的继续走。

“邱紫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拽了?”木成逸站在原地,呢喃着,表情洒了一层厚厚的霜,他居然被一个女孩子,说的一文不值,最主要的是他还找不到言词来搪塞她,他在心中呐喊着:该死的,到底怎么回事了?

推开病房,只能叶兮舞站在窗户边,惦着脚尖,聘婷婉约的身子,正在练习着舞台。

邱紫夏连忙走过去,生气的就是对她一阵大吼:

“叶兮舞,不知道你的身子还没有完全好啊?不许练”霸道的将她平摊着的手拉了回来,推着她往床上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