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季娅妮居然会有次下场,太好了,太好了,老天有眼,哈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哈。”叶兮舞狂笑的就差点被从病床上摔下来。这无疑就是幸灾乐祸。

“兮舞,你注意点,别把吊瓶打破啦”一旁的邱紫夏无奈的看着她,随后又转过头问着邱紫胜:

“小胜,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季娅妮怎么会突然受到那么大的处分”

“姐,慕老师把什么都告诉我了,他说他看到她将你们绑架,所以他把一切都告诉了校长,所以才会得到处分”邱紫胜脸色阴沉的告诉她,随后又担忧的问:

“姐,你没事吧,兮舞姐被打的那么严重,你没事吧”邱紫胜不放心的在她身上寻找着

伤口,他不敢相信,她昨天和叶兮舞是怎样熬过来的,想想他现在就胆战心惊。

“没事,姐姐这不安然无恙吗?”邱紫夏随口回答着她,波涛骇浪的感觉铺天盖来,心中闷得不知从何说起。

“兮舞姐,你的伤没事吧”邱紫胜看着一直在床上快要乐颠了的叶兮舞,无语的问道。

“哈哈哈哈,我没事啦,你不要管我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叶兮舞躺在床上摸着肚子,邱紫胜看着,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她笑的会不会太夸张了。

邱紫夏呆呆的坐在一旁,眼神飘出了思绪,她不懂,怎么会这样,季娅妮受到了处罚,她应该跟叶兮舞一样开心,可是为何她却闷闷不乐。

“姐,季娅妮真是太可恶了,这次真是谢天谢地,她走了也好,省的残害学校,把学校搞的乌烟瘴气的”邱紫胜在一旁恨恨的说着,看来季娅妮在学校,真的很不受欢迎。

“…………”邱紫夏的思绪飘出了神,根本没有听邱紫胜讲的是什么。

“姐,我听兮舞姐说上次你被打进医院,也是因为她,真是太过分了,她简直就是个暴虐狂”邱紫胜继续恨恨的说,他讨厌季娅妮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自从知道邱紫夏被她打过,他心里真是又急又恨。

“…………”邱紫夏继续出神,没有理会他。

“姐,你怎么了”邱紫胜一边推着她,不解的看着她,从他进来那么久,她的神情就一直很怪,他知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他要是欧阳慕救了她,而且看光了她的身子,他不知道会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表情。

“啊……”邱紫夏好不容易晃过神来,痴呆着看着他:“什么事啊?”

“姐,我刚才一直在说话,你都没听见,你在想什么呢?”邱紫胜不满的看着她。

“啊,没啊,我没想什么啊?”邱紫夏眼足开始错乱起来。

“还说没想什么啊?姐,你是不是被她们伤到了什么啊?为什么我觉得你乖乖的啊”邱紫胜蹙起眉头看着她,越来越觉得反常。

“没有啦,真的没有”邱紫夏否决着,她怎么可以让他知道她的事情呢?如果知道了,他在学校还会有心情念书吗?

“那你怎么怪怪的”邱紫胜不相信的追问着。

“哪有怪怪的,小胜,你是不是想太多了”邱紫夏马上露出平时一副坦荡荡的表情,让邱紫胜的怀疑一下子飘散远去。

“真的是我想多了吗?”邱紫胜摸摸头喃喃自语着。

“恩,小胜,我看是不是你最近学业太辛苦了,老是心神恍惚的”邱紫夏打趣说。

邱紫胜看着表情自然幽趣的邱紫夏,显然在他眼中,他没有看到任何的异常,可是邱紫夏却知道,自己正在找着借口岔开话题。

“不知道,不过,姐,我要跟你说一件事”邱紫胜庄重的坐到了邱紫夏的旁边。

“是吗?什么事啊?”她好奇的看着他。

“不是端午节要到了吗?我想回去陪爸爸过节”邱紫胜说这句话的时候很细心的扑捉着邱紫夏的表情。

“是吗?那就回去啊?”让他意料不到的是,她居然没有任何表情。

“姐,难道你不想和我一起回去吗?”邱紫胜的脸上是淡淡的幽怨和失落。

“小胜,姐姐不是跟你说了吗?姐姐跟那个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是你永远是姐姐最疼爱的弟弟,你不也答应我不强迫我的吗?”邱紫夏释然的样子,可是内心却隐隐作痛,她也想回去,可是她不知回去,该如何面对她那可恨又可怜的父亲。

“可是,姐,我真的很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回去看下爸爸。”邱紫胜还是带着一丝希望想乞求着她。

“爸爸已经没有把我当女儿了,何必呢?”邱紫夏再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多么的洒脱,云淡风轻,泪水早已被邱弘文的残忍风干,她对他,已经彻底失望,能做到不恨他已经是一种境界了,又何必在强求她那么多。

“姐,难道你一点不想念爷爷吗?你知道吗?你走了之后,我去看爷爷,爷爷一直拿着你小时候的照片看,嘴里一直念叨着,紫夏,还好吗?我有时候看着爷爷出神的样子,真的很心痛”邱紫胜痛声的说着,只希望邱紫夏可以为那一丝不舍的心,在回到家中,可是,他却不知,这样对邱紫夏来讲,是多么的残忍。

“爷爷……”邱紫夏低下头,眼泪落到手背上,冰凉的绽开,从小到大,对她最好的便是爷爷,她又何尝不想念他。

“姐,我也不逼你,你好好想想,若是想清楚了,我会找你跟我一起回去的”邱紫胜见她如此消沉,只好不逼她,一切在她自己手中,他多言又有何用,

“姐,我该回学校了,你好好照顾自己,我先走了”邱紫夏无可奈何的看了邱紫夏一眼,拿起书包便要离去。

回过头看着还在那里狂笑的叶兮舞,随口道了声:

“兮舞姐,我走了,改天来看你,还有,不要笑了,再说真的就要出事了”说完便迈着脚步离去。

看着一只在狂笑的叶兮舞,邱紫夏满腹忧郁傻坐的,她该怎么办,到底要她怎么做,她才可以做到不伤别人的心,也不伤她自己的心。

口袋中震动了一下,她缓缓拿出手机,打开消息,一看,既然是欧阳慕发来的信息,握紧了手中的手机,心情更是纠结,一事未处理,一事又袭来,她的心很小,根本承受不了这些,到底要她恍恍惚惚的过多久这样的日子,她在心中哀叹着,她真的好累,真的好卷……

………………………………

次日,坐在办公室的邱紫夏,哪有心情工作,每天浑浑噩噩,不是发呆,就是看着电脑发呆,有时候,木成逸对她大吼大叫,她都没发现,气的木成逸是火冒三丈,却又奈何不了她,谁让他的母亲经常发话,不准欺负她,没有她的命令,更不可以私自开除他。

每天的木成逸除了在办公室愤愤不平的盯着她,其他什么都做不了,真是让他心痒痒,前几日还好,他还可以有事没事的戏弄下她,可是这两天,她就跟行尸走肉般,他说什么话,她直接做好,一个字都不会说,让他有种想撞墙的感觉。

“喂,邱紫夏,你工作的时候能不能打起点精神啊,看看你那死样子,你刚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吗?”木成逸对着邱紫夏又是一阵大吼。

不料邱紫夏却只是太太肩膀,然后开始机械般的整理着东西,看着木成逸连掐死她的想法都有了。

“邱紫夏,你是不是中邪了,能不能有点精神啊?”继续不满的念叨着。

“哦……”这次还好,虽然只有一个字,起码开口说话了。

“是不是因为叶兮舞那该死的家伙,让你没法安心工作啊?”木成逸猜测着,他忽然想起来,叶兮舞这段时间三天两头就住院,和她玩的最好的就是邱紫夏,也难怪,她整日死气沉沉的,没有一丝的生气。

“没有啊?”机械般的回答,让木成逸耐心又坚固了一层,那么久以来,其实邱紫夏给他唯一的好处就是,磨练了他从未有过的耐心。

“你能不能不跟个木头一样啊?我告诉你,我现在每天跟你上班,看着你那一张跟死人没区别的脸,我就恶心,你要是在这样继续下去,我耐心也是有限的”木成逸又开始尖酸刻薄的说了起来。

“只要不把我开除,都可以?”邱紫夏无所谓的样子。

木成逸无语的看着她,她明知道他没有开除他的权利,可是每次都拿着一条来气他,他

发誓,其实真的很久很久以前,他就有种想喂她喝毒药的想法了。

“早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木成逸意料之中的说着,虽然有些生气,可是他早已习惯了她这句话,随后慢条斯理的说道:“我是说,今天晚上我不值班了,我陪你去探望叶兮舞”

“啊……”邱紫夏的表情终于有个转变,她诧异的看着他,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

“啊什么啊?”看着她终于如梦初醒一般,他的心情居然好了许多。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邱紫夏眨着清澈纯净的眼眸看着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