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舞,我没有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我不想看到你受伤,真的”邱紫夏低下头痛声呜咽。

“傻丫头,那你知道你以前受伤的时候我有多不想看到吗?你还是总是有苦往心里咽,从来不会告诉我谁谁谁欺负了你,所以,你懂我的心就好”叶兮舞声音忽然温和下来,抚慰着看着她,眼中一片疼惜。

“可是我看到你受伤,我真的很难过,我真的很难过”邱紫夏任由眼泪放肆的流下,低下头的诉尽了她无尽的踌躇。

“紫夏,不要在一件事情上纠结了,纠缠久了,你会烦,会痛,会厌,会累,会神伤,会心碎,实际上,到最后,你不是跟事过不去,而是跟自己过不去,无论多别扭,你都要学会抽身而退,紫夏,你只要记住,你不是一个人,我叶兮舞一直会陪在你身边。”叶兮舞的声音犹如银铃般的悦耳,邱紫夏停止住悲泣声,抬起看着她,是啊,她怎么会埋怨她,她一直都在她身边安慰着她,陪伴着她。

其实,最终最不能释然的人,还是她,是她将事情定锁在了自己的心里,没有人跟她过不去,一直都是她自己在跟自己过不去。

“兮舞,如果你能释然的话,我就放心了”邱紫夏默然的看着她,沉吟着。

“紫夏,你放心,虽然这次我失败了,但是我不会放弃的,因为这是我的梦想,是我这辈子最向往的事情,我会放下重新来过的,你不要担心我”叶兮舞坦然的说着,面上除了苍白没有任何的表情,可除了她自己知道,其实这一刻,一把利刃已经狠狠的划过她的胸口,只有她自己在收拾着支离破碎的心。

“兮舞,你真的会放下吗?你真的不会再怨恨了吗?”邱紫夏忍不住内心的欣喜,连忙擦掉眼泪怔怔的望着她。

“恩,我不会怨恨了,你放心,我不会找季娅妮报仇了,这下,你放心了吧”叶兮舞眨动着迷人的眼睛承诺的道。

“你真的不会去找她了吗?”邱紫夏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不会,她那么厉害,我也斗不过她”叶兮舞略带一丝失落说着。

“那就好,只要你没事就好,只要你平安,比什么都好”邱紫夏欣喜若狂的激动着,被山峰压着的心如若释放一般,轻松自在。

“我会好好练舞,重新申请晋级考试的”叶兮舞垂下眼帘,这句话似乎是从她的心中斟酌了许久才沉重的说了出来。

“兮舞,其实,不管发生什么,我邱紫夏也会一直陪着你”邱紫夏看着她,盗用她的话对她温暖的说着。

叶兮舞的笑容卷起一丝淡淡的笑容,那是种纯粹简单快乐的笑容,那是种,无法预言的——满足的笑。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知足常乐嘛?”叶兮舞深有感触的说着。

“恩恩”邱紫夏也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傻傻的点着头。

“对了,季娅妮,她们真的没有把你怎么样吗?怎么可能,她们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放过你”叶兮舞的脑袋顺畅了穴道,开始问起这件事。

“没……没有啊?”邱紫夏低着头,支支吾吾的说着,心里不寒而栗,冰天雪地,让她蚀骨销魂。

“紫夏,你是不又不当我是朋友了”叶兮舞愠怒的看着她,就她那点心思,她早就看穿了,也许,她不是最了解她的,但是她绝对是可以懂她的。

“兮舞,没有,只是这件事实在让人难以开口”邱紫夏眉头挤上一阵惆怅解释着。

“那你慢慢说”叶兮舞安抚着。

“其实是这样的,她们……”

泛着白光的灯光下,邱紫夏的阵阵哀泣,犹如针毡的一字一字,刺进叶兮舞的耳中,窗外一片迷雾,黑色的星空上,没有星辰的点缀,没有温和的月光,只有无边无尽的黯淡,一直在天边蔓延,蔓延……

“她们简直就是群变态”邱紫夏把事情如实的告诉了她,叶兮舞刚听完,脸色一阴沉的让人心寒,一口就是大骂着。

“兮舞,事情已过去了,就算了吧”邱紫夏含着泪水,无奈的沉声道。

“算了,你被欧阳慕看光了,还算了啊,不行,要叫他负责”叶兮舞霸气的说着,一副他不负责,誓不罢休的样子。

“不要啦,兮舞,不要”邱紫夏羞愤的摇摇头。

“为什么不要,那是他理所应当的”叶兮舞不以为然的看着她,在她眼中,邱紫夏真的很傻,非常傻,明明可以借这个机会锁住自己想要的幸福,可是面对机遇前,她居然选择了退缩和逃避。

“是他救了我,如果我要求太多,岂不是太强人所难,蛮横无理了吗?所以,我不能这么自私”邱紫夏淡然的说道,可想起欧阳慕扑在她身上说他会对他负责的时候,铺天盖地的的复杂情绪涌上她的心头,沉着她喘不过气。

“笨蛋,你不是喜欢他的吗?”叶兮舞看着这个不开窍的人儿,心中无比郁闷。

“就是因为喜欢他,我才不能用这件困惑着他,我要放他自由,我的爱不是占有欲”邱紫夏振振有词的说着,最终心中还是缠上了一根红线,那头慢慢的来开,那头却慢慢的缠绕着,最终形成一个无法解开的结。

“紫夏,既然这是你选择的,我也不多说了,只要你开心就好了”叶兮舞自知拗不过她,只好作罢,任由她让自己慢慢走过单恋的悲苦。

“恩,兮舞,你要快点好起来,这样你才有健康的身体重新站回舞台。”邱紫夏鼓励着她,过去吧,一切都过去吧,让她们忘记悲伤,重新来过。

“你放心吧,我会的”叶兮舞淡淡一笑,好比月夜中含苞绽放的睡莲,只有淡淡出尘的美,没有娇艳的高傲……

次日,天气还是如此的阴气蒙蒙,空气中弥散着一丝潮湿的味道,没有阳光的照耀,这个世界,仿佛没有了清新感。

“季娅妮,我真是小看你了,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早课还没有上完,欧阳慕就把季焰妮叫到了学校后院,对她就是一阵指责与大骂。

“老师,我不懂你再说什么啊”季娅妮一如既往,在他面前还是单纯的样子从未改变。

“你不要狡辩了,你昨天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欧阳慕冷冷的看着他,眼中再也没有温度,冰寒地洞的盯着她,尽是心伤与绝望,

“啊……”季娅妮的脸上犹如惊天骇浪一般,心狠狠的颤抖了一下吓得退了一步。

欧阳慕冷色的看着她,他是如此相信她除了顽劣点蛮横了点,其实还是个好女孩,好学生,可是他昨天看到她带着一群女孩子从树林中走出来,随后看到的就是昏厥的叶兮舞还是如此狼狈不堪的邱紫夏,他对她不知是恨还是怨,只是觉得,这一刻,他是该改变自己的观念的时候了。

“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做,让老师真的很心寒,叶兮舞的事,也是你做的吧”欧阳慕此刻的脸上冰霜,足足可以冻死好几条鱼。

“老师,不,不是那样的”季娅妮不甘心的上前拉着他的手,楚楚可怜的看着他,想用最后的希望追补会他对她的好感,她是多么累的在他面前伪装,她从来没有这么温柔的对一个人唯听是从,她不甘心,她绝不甘心。

欧阳慕厌恶的将她甩开,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对她来说,随后道:

“季娅妮,从此以后,你不是我的学生,我也不是你的老师,不是我舍弃了你,而是你自己选择了放弃自己”说完,便转身就要离去。

“慕老师,不要走,不要走,你听我说”季娅妮眼泪流洒,赶忙上前拖住他的手,身子开始颤抖,心急如焚的看着欧阳慕,泪在滴,心在烧,在他的面前,她内心的感觉居然是如此的纯真无邪。

“不要说了,我会将这事告诉你的爸爸,既然你那么不想读书,那么我想我们应该成全你”欧阳慕心如刚硬的狠心说着,再次甩开她的手,大步流星的离去。

他的态度是如此的坚决,没有再给她一丝说错的机会,甚至连头都没有——回一眼。

季娅妮站在原地看着他已消逝的背影,心中如被残忍的分割成了几刀,只剩下浓浓的血腥味回荡在她的鼻尖,是那么的凄惨。

他可曾知道,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她做的这一切,他可知道,她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爱她,他可知道,她在他面前,是如此的卑微,他可知道,她为他真的改变了许多,可是最终换来的是什么,最终换来的居然是他残忍的叫喊。

眼泪如狂风暴雨般的落下,他一直走一直走,只留给她一个背影,甚至没有一丝不舍的回头过在看她一眼,曾经憧憬盼望的一切被他亲手抹杀,一切不怨别人,不怨她爱上了欧阳慕,只怪她爱错了方式。

次日,学校居然把那几个殴打叶兮舞与邱紫夏的女生一个不留全部都开除,校长居然忍痛割爱的将自己的女儿赶出了校门,并且召集了学生,让她自己的女儿变成学校的反教育教材,学生们一个个屏住呼吸,不知是该同情季娅妮,还是该佩服季校长的铁面无私,大义灭亲,但大家都庆幸的是,季娅妮的这个魔鬼离开了,校园也该风平浪静一段时间了。

“欧阳,听说是你自己去找校长说季娅妮的绑架群殴了两个女孩子,强烈要求处分她的”事情的结果刚宣布没多久,趁其他老师不在办公室中,莫小思清丽脱俗的娇容上马上呈现出一抹不可思议的因素。

“是”欧阳慕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淡淡的回答着。

“以前我总觉得季娅妮只是顽劣调皮了一些,没想到,她居然跟起社会上的人混了,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竟然做出这类事”莫小思的脸上出了惋惜,再也没有别的情愫,她看着欧阳慕,心中勾起一抹不知,继续淡然问: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欧阳慕仍然低着头批改着作业本,仿佛他对这件事没有任何的表态,与任何异样的表情,莫小思顿时只觉得他是如此冷血。

“我看到的”欧阳慕还是那般无所事事的回答着。

“啊?你怎么会看到”莫小思心中更加惊奇了,一大串疑问在她脑中转个不停,其实,虽然欧阳慕在她的眼中,总是平易近人,温婉文雅的人,可是,在她的心中,她确实如此猜不透他,尽管她与他是从小学一直到大学的青梅竹马,可是她惭愧,她还是未能走进他的内心世界,没想到这里,她的心就无比的凄怨。

“无意中看到的。”欧阳慕的还是那般的泰若自然,言语如此的简洁,却隐藏着如此莫小思想知道的事情。

“哦……”莫小思很想问,怎么看到的,可是最后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她越是想靠近他,可是她却发现,他离她是如此之远,他虽与人亲切温和,但对她来说,他身上永远都披了一层她说不明的疏离感。

欧阳慕见她没有再问,便没有搭理她,一直专心致志的批着他的作业本,脸上和平常一样,没有一丝异样,可是谁可只他的内心,早已剩下不舍而残留下的悲伤。

他是一名教师,他不想放弃每一个学生,因为,他懂得,如果他放弃了一个学生,就代表着他的教育还是有残缺,他最后还是没能保住那一个他一直向挽救的学生,他输了,输给了现实的残酷,败给了生活的残忍,他彻彻底底的输了。

心中无疑又留下了一道深刻——的伤痕!

下午放学,邱紫夏与邱紫胜一个下班一个放学。

“什么,小胜,你再说一遍!”医院中病房中,叶兮舞吃惊的声音吼叫出不相信的语气,她激动的拉着邱紫胜的手,心中欣喜万分,喜之若狂,就差没疯掉了。

“兮舞姐,你没听错,我说季娅妮等到学校的处分,已经被开除了,而且还成了我们学校的反教育教材。”邱紫胜一字一句重复着刚才说的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