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颜……”邱紫夏的额前冒出三根黑线,无语的看着她玩世不恭的笑容。

夕阳的余晖像往常一样,碎碎落落的洒遍大地,邱紫夏满腹心事晃悠在大街上,叶兮舞伤势痊愈,已出院了一两日,这正事她所担忧的事情,叶兮舞随时都有可能去找季娅妮理论,也就代表她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受到伤害,想到这里,眉头不禁紧皱起来。

不知不觉,她既又晃悠到凌悦高中的门口,她已经好些日子没来了,自从上次欧阳慕伤了她的心,她再也没有来过,今日路过此地,居然另有一番感触,其实,她来的目的,是想趁叶兮舞今日去练舞了,想找季娅妮和解此事。

在门口踯躅了许久,她的心中还是七上八下,紧张的心情难以平复,她畏惧季娅妮,真的畏惧,她没有那么勇敢,看到她还若无其事的样子,因为她对她所做的种种,都是一个正常人无法承受的痛苦。

夕阳慢慢褪去色彩,邱紫夏抬头看看天空,不知为何,她心中居然涌起一抹强烈的不安,心砰砰乱跳着,额头上居然开始冒冷汗。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季娅妮”语气坚定的碎碎念着,便迈出脚步朝那个让她胆寒的地方奔去。

从凌悦高中刚出来的身影恰逢看到这一幕,深思了一番,迈开脚步追随过去。

又是那个小树林,一走进去,还是如此一阵阵的阴森与诡秘,就连树叶上传来的蝉鸣声也是如此的让人心中发寒,夕阳的色彩已残留不多,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可怕的气息,邱紫夏轻声轻脚的迈着一个个脚步,身体四处的神经开始紧绷起来,翻滚的血液慢慢在沸腾。

一直紧随她的身影小心翼翼的跟在身后,脑海中的疑问缠绕着他,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不知道她在不在这里”她低声呻吟着,邱紫夏的身上开始不寒而栗,她的理智是希望她在的,因为这样她就不会白来一趟,可是她的心却不希望她在,如果她在的话,会不会又像上次一样折磨,不,她再也忍受不了那种欺辱了。

“她来这里干嘛?”欧阳慕思来思去,就是想不透,他困惑不解的呢喃着,眯着眼睛深思了好一番,再回头,邱紫夏的身影居然不见了。

他的脑袋轰的一下,好像被什么炸了一下,随后焦虑不安赶紧穿梭在树林从中寻觅着她的身影。

邱紫夏在树林中四处摸索着,虽然她到过这里两次,可是她一点都不熟悉这里的道路,只能乱走一通,四处瞻望着,还是不见一个人影。

“真的不在这里吗?”她略带着失落在心底猜测着,正当她转身想回头之时,一个尖叫声猛的刺进她的耳脉。

她的大脑“咯噔”的一下,那股不安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想也没想就朝那个声音的来源奔去,紧攥着胸前的挎包绳带,手心中全是汗。

越过一片片丛林,终于寻找了声音的来源,她的大脑瞬间僵持了好大一会,真的是季娅妮那伙人,而她们围着的那个人,居然是——叶兮舞。

“季娅妮,你以为你们人多我就会怕你们了吗?我告诉你,我不会怕你的,我要你对我做出的事付出代价”虽然叶兮舞被她们围在中间,她的眉宇之间没有一丝的胆颤,反而胸有成竹的澎湃气势让她更逼得高人一筹。

“叶兮舞,你还真是不自量力啊,我没找上你,你还自己送上门来了”身穿辣女装,头顶爆炸头的季娅妮双手环胸讥讽的瞟了她一眼,似乎一点都不把她放在眼中。

“那又怎样,我告诉你,我叶兮舞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不要以为你在欧阳慕面前否认了那件事,我就相信你了,你害我在考试中摔倒,你知道不知道,你一下子毁了我多年的心血,你知道不知道,如果不能晋级的话,我又要重新练习,再重新考过”叶兮舞越说越激动,那是忧伤中腾空而入的愤怒,这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她的体内,简直比她死了还要痛苦。

“哼,那也是你咎由自取”季娅妮不高高在上的看着她,没有在她面前否认她的罪行,也许她想也没有那个必要,因为她始终斗不过她。

“季娅妮,看看你那副德行,跟个女流氓有什么两样,你爸妈生出你这样的女儿,简直是脏了他们的名声”叶兮舞口齿伶俐的辱骂着她。

“好样的,你的嘴巴似乎比邱紫夏的还要锋利许多,就是不知道,你等下会不会更她一样的凄惨,哈哈哈哈哈哈”季娅妮阴森恐怕的仰头大笑。

“等下,你说紫夏”叶兮舞的大脑开始运转到那两次邱紫夏狼狈不堪的样子,一些谜团似乎正在慢慢的揭开。

“怎么,难道她都没有向你提起过吗?哈哈哈哈”季娅妮继续奸笑起来,瞬间她身旁的几个女孩也嘲讽的笑了起来。

四处弥散着她们可怕的声音,邱紫夏站起不远处,心惊胆寒,她们的话她隐约的挺清楚了,看来她的事情是瞒不住了。

“原来紫夏那两次遭遇到不测,都是你搞的鬼?”叶兮舞恶狠狠的瞪着她,眼中杀气腾腾,恨不得拿刀捅死她,以解心头之恨。

“那是她活该,谁叫她勾引谁不好,偏偏勾引我最爱的慕老师”季娅妮咬牙切齿的道。

“我呸,你这副德行,欧阳慕要是会看上你,那就是他瞎了眼了”叶兮舞咬紧牙根,对她怒声道。

“叶兮舞,我看你真是想早点死了”季娅妮的脸色变得阴黑起来,眼中掩藏不住的利刃,正向叶兮舞一步一步刺去。

“怕你我不叫叶兮舞,不要脸的小贱人,居然背后给我捅一刀,你那三脚猫的舞蹈水平,也只能动用卑鄙的手段过关了,不过这也很符合你无耻的作风”叶兮舞似乎越骂越痛快,没骂她一下,她心中的恨意就能得到一丝慰问。

“你们还愣着干嘛,给揍,狠狠的揍”季娅妮压抑不住怒火,对着旁边的人吼叫着,双眼中,可怕的阴气在扩散。

叶兮舞没有一丝慌忙,她也不愧是练过跆拳道的,很快就与她们撕扯到了一起,她从容不迫的接过她们的每一招,狠狠的找机会用脚揣着她们,可是在厉害,她也只是一个人,而且她只是一个女孩子。

很快,她的体力就被消耗完,她们趁着这个机会,快准狠的朝她下手,就几分钟的时间,叶兮舞的身上已经负伤累累。

“哈哈哈哈哈……给我打死这个不自量力的贱人”季娅妮站在一旁满意的说道,加大了音倍的瞬间,她们也加大了力道。

“啊……”一脚踢打在她的背椎上,她大声的尖叫了一番,邱紫夏见情况不妙,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冲了过去,大声喊着:

“你们给我住手”当邱紫夏的声音吼出之时,她们果然停止了殴打,每个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她身上。

“紫夏……”嘴角流溢出一丝血迹的叶兮舞诧异的看着她,不知为何,她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让她又惊又喜。

“兮舞,你没事吧?”邱紫夏没有在意她们什么神色,直接跑到叶兮舞的面前,担忧而心疼的看着她,心中的怒火顺火及烧。

“季娅妮,你不要太过分了,你迟早会为你做的事情付出代价的”邱紫夏抬起头瞪着罪魁祸首季娅妮,犀利的眼神再也无法将她怨恨掩藏住。

“邱紫夏,你还真是不怕死,居然找到这个地方来了,自动送上门来啊?”季娅妮凶狠的盯着她,有点讶异,她难道真的不怕死吗?居然找到这里来。

“我来找你不是来找你打架的,我只是希望你能收敛,不要太过分了,如果你一直这样下去,迟早会有报应的?”邱紫夏冷冷的警告着她。

“你这是再威吓我吗?好啊,让我得到报应之前,你们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季娅妮恐怖的笑容充斥在整个林间,她此刻就像个疯掉了的魔鬼一般,再也没有人情味,有的只是赶尽杀绝,甚至杀戮。

“紫夏,你太傻了,你来这里干嘛?”叶兮舞不免担忧起来,一个受伤总比两个受伤来的强吧。

“你还说,我只是想来找她谈判的,我没想到你也在这里?你还骗我你去练舞了”邱紫夏带着一丝愤怒责怪着她。

“你找这个变态谈判,邱紫夏,你是不是好心泛滥啊?”叶兮舞有点无语的看着她。

“哈哈哈,她确实是好心泛滥,叶兮舞,你也该高兴一下,毕竟有个人同你做伴,也是一件好事啊,哈哈哈哈哈哈”季娅妮恐怖的笑声似乎没有停止过。

“老大,我看她们真的是想死了,不然也不会主动找上门来让我们虐待啊,哈哈哈哈哈”她旁边的一个女的阴恶的擦嘴道。

“季娅妮,我知道是你在兮舞的鞋子里放钉子的,你陷害她也就算了,难道你还想继续残害她吗?你得到的已经够多了,我求你适可而止吧”邱紫夏激愤的看着她,她知道,今天她们两个是逃不出魔抓了,但她是不肯放弃一丝希望,也许,她还在相信她的心底还是有一处是软的,可是她太天真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