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去问季娅妮,季娅妮肯定会哭哭啼啼的说没有做过的,我都说过了,坏人脸上怎么会写坏字呢?”叶兮舞脸上浮起浓浓的怒意,咬紧牙根恨恨的说。

“其实他偏袒她倒也没什么,可是他不能那样说我啊?”邱紫夏想起他的话,心中一阵的酸疼,季娅妮那么的对她,她一句怨言都没有说,为何他把她想成那种尖酸刻薄的小人了。

“他怎么说你了啊?”叶兮舞振泰若然的问她。

“他说我为何对季娅妮偏见那么深,还说是不是因为上次她撞到我然后我耿耿于怀,才对她成见那么深,他居然把我想成如此小心眼之人”邱紫夏的脸上没有云起风涌,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但还是掩饰不住那深深的失望感。

“紫夏,你从来不会如此在意别人心中的想法的,在咖啡厅,不管以前那些员工怎么说你,怎么排斥你,你从来不会往心里去的”叶兮舞意味深长的说着,邱紫夏不解,看着她,

迟疑了好一会,她才低下头,轻声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么在意他的话”

虽然很小声的嘀咕,可是还是被叶兮舞一字不漏的听到了:

“紫夏啊,你不得不承认了,你真的喜欢他了”叶兮舞再次确定着这个讯息。

“我也不知道”邱紫夏的脸上一片茫然,好像一直小兔在晨雾中找不到回家的道路。

“如果不是,你为何那么在意他的话,就只为他的一句话,就让你在这里忧愁了如此之久,甚至干扰了你所有的神智,紫夏,其实他是个不错的人,如果真的喜欢,就好好把握知道吗?”叶兮舞语重心长的劝告着她,她的眼色中,是真希望邱紫夏可以找到一个可以一直依靠的避风塘,而欧阳慕,真的是个很好的人选。

“兮舞,我配不上他,他那么优秀,他的终生伴侣不会是我的”邱紫夏心中漂浮着浓烈的伤感,也许,这就是宿命,她和他,始终是两个天空的人,抬头仰望,相隔是如此之远。

“你不去争取怎么知道呢?凡是都要经过一番努力,才知道答案的,就算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至少也不会留下终生的遗憾啊?”叶兮舞继续相劝着。

“不说了,这些事就顺其自然吧,呵呵兮舞,还有几天你的伤就会痊愈了”邱紫夏匆匆扯开话题,可是她的话一刚落,一个充满了冰天雪地的声音忽然冒了出来。

“如果她伤不好了,你是不是就打算旷工一辈子了”邱紫夏一听,打了个寒颤,她回头看着木成逸面无表情的倚在门口,叶兮舞倒是温和的叫了一句:

“经理,你怎么来了”邱紫夏的呆滞的看着他,她怎么忘记了,她这几天在医院里陪叶兮舞都忘记请教了,内心涌动着一个讯号:完蛋了!

“没你的事”木成逸一边走进来一边无视着叶兮舞,高深莫测的盯着邱紫夏,邱紫夏的

的心里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喷嚏了。

“邱紫夏,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叶兮舞不上班是因为病假,可是你呢?”木成逸双手环胸,盛气凌人的逼问着她。

“兮舞的父母都在老家,没有人照顾她,我在这里照顾她啊?”邱紫夏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变得平和,毕竟是她理亏了。

“紫夏,你不会都没请教吧”叶兮舞在一旁小声的问着她。

“好像忘了”邱紫夏弱弱的回答着,叶兮舞的脸上抽筋了一下,她的记性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忘了,呵呵……”木成逸看着她冷笑了一声,随后一阵大吼:“你有没有把我这个总经理放在眼里了啊?”

毫无疑问,他的声音是刺耳的,邱紫夏眯着眼睛,胆寒了一小下,怔怔的道:

“我当然有把经理放在眼里了?”说完,还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你就是这样把我放在眼里的,不打招呼就不来上班,太过分了”木成逸怒不可歇的冲着她吼着。

“那个,经理,不要怪她,她也是因为太担心我的伤势了”叶兮舞在一旁求情着。

“你休息就好,不要管那么多”木成逸的语气中带了一丝命令,不容人反抗,叶兮舞只好悠悠的看了他一眼,闭上嘴。

“你凶什么凶嘛,人家好歹是个病人”邱紫夏为叶兮舞抱不平起来。

“你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还管她,我告诉你,你这几天就当矿工,矿工一天扣三天的工资,你算算你矿了几天工”木成逸毫不留情面的宣判对她的惩罚。

“啊……”邱紫夏心痛的了一下,她大半个月的工资都没了,哎,悲哀。

“啊什么啊,明天再不来上班,继续扣”木成逸继续无情的说道。

“知道了?”邱紫夏懒洋洋的回答他,她有什么办法了呢?事已成定局,何况确实是她有罪在先,只好心甘情愿接受了惩罚。

“经理,这个惩罚太严重了吧,大半个月的工资啊?看在紫夏那么尽心尽力工作的份上,能不能饶过她这一次?”叶兮舞还是憋不住,替邱紫夏抱怨着他的不公。

“员工守则是这样的,我也没办法,如果不这样处理,怎么管制下面的员工,她还是当上司的,一点都不懂得树立一个好榜样”木成逸依旧不依不饶的打击着她,一副大公无私的样子,仿佛他这么做也是无可奈何。

“兮舞,不要说了,我无所谓的”邱紫夏倒是若无其事,好像扣的不是她的钱。

“紫夏,大半个月的工资啊?你就不心疼啊?”叶兮舞倒是为她心疼起来了。

“没关系啊,人生不如意的事十有八九,如果为每件都心疼难过,那岂不是每天都要在哀怨中度过了啊?”邱紫夏倒是微微一笑,坦然的道,仿佛尘世中的一切,她都看得如此的淡泊,没有一丝的眷恋。

一旁的木成逸紧蹙起眉头,他本想过来气她一顿的,没想到她居然面不改色,居然看得那么开,不知为何,他真的能怀念当时他说要解雇她时,她愤怒的说的那番话时的模样,这算不算的了被迫受害怔,他有时都不敢想,他居然会如此怀念她对他吵闹的时刻。

“哇,紫夏,什么时候把事情看得那么淡泊了啊?”叶兮舞看着她不可思议的戏谑着说。

“我本来就是如此啊?”邱紫夏淡淡一笑。

“行了,我走了,明天要不要来你自己看着办,哼……”木成逸憋着一股气离开了,他屡屡像刺激她,可是屡屡都失败。

“哈哈哈哈哈,我怎么发现我们经理有些失落呢?”叶兮舞看着他离去时落魄的背影,不禁失声大笑出来。

“可能是没看到我生气,有些郁闷吧?”邱紫夏掩饰住想狂笑的心情,淡然的说。

“啊……不会吧?”叶兮舞惊讶的看着她。

“是啊,我跟你说,我跟他在办公室里工作了很久的,不管他怎么刁难我,我都没有生气,他想我知难而退,自动离职吧,可是我偏偏没,他能不生气吗?”邱紫夏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紫夏,没想到啊,你的毅力还挺强”叶兮舞一脸佩服的看着她。

“你都不知道,我承受着毅力时有多艰难,每次他嚣张无理取闹的时候,我真想冲着他扁一顿再说,可是想到我弟弟说的微笑是敌人是最大的武器时,我又镇定下来了,嘿嘿”邱紫夏为自己的耐心感到十分的满意,总算,她还是挺过来了。

“紫夏,真是难为你了啊?”叶兮舞越来越敬佩她的耐性了,也许她天生比较豁达,不会去计较太多,哪怕自己吃亏了,也当做是福气,可是这点她叶兮舞就做不到。

“其实有时候,退一步,真的海阔天空呢?可以省去很多苦闷?”邱紫夏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别有用意,叶兮舞何尝不知道,她在劝她放下那件事,可是她做不到,内心无用的挣扎,还是让她无法释然。

“那紫夏,刚才他说要扣你的工资,你真的不生气啊?”叶兮舞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急

忙拉扯开话题。

“生气,怎么不生气啊,刚才我在内心还争斗了好几回合呢?终于还是把怨气打败下去了?”邱紫夏终于露出了她的真实面貌,脸上的波动让叶兮舞无奈的笑了笑。

“我就知道,你怎么可以一点都没反应呢?以前只要扣你一天的工资,你都要心痛好半天才能想通呢?”叶兮舞戏弄着她。

“哎呀,现在我真的是想开了嘛,嘿嘿?”邱紫夏豁然开朗的笑了一笑。

“是哦,发现你和欧阳慕在一起,确实变了不少了”叶兮舞高深莫测的斜视着她,眼中说不尽的调侃。

“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啊,真是的?”虽然她略略生气了,但脸上还是不经意的飘起两抹红晕,就像淡淡的彩霞悬挂在天空中,为天空增添了一份色彩。

“还说没关系啊,哈哈哈哈……”叶兮舞越来越放肆的坏笑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