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紫夏,你弟弟可是越来越体贴人了”叶兮舞笑着接过苹果对着邱紫夏赞赏着。

“呵呵,小胜向来都体贴人?”邱紫夏脸不红气不喘的为自己弟弟脸上贴着金。

“好了,你就别往他脸上贴金了,等下我怕他会飘起来”叶兮舞咬了一口苹果嘻哈的道。

“兮舞太小看我了,我向来都挺谦虚的”邱紫胜不以为然的说着。

“哟,你看,还说谦虚呢?哈哈哈哈哈”叶兮舞哈哈大笑起来。

“好了,你就不要损我弟弟了”邱紫夏黑着脸开始打住她的攻击。

“谁损他了哇,我才没有那么无聊呢?”叶兮舞啃着苹果若无其事的回答着。

“你啊,就是无聊”邱紫夏白了她一眼,随手整理着茶几上的垃圾。

“恩,你啊?一刻都闲不住,天生的劳苦命”叶兮舞看着她老是忙忙碌碌的样子,面无表情的打击着她。

邱紫夏倒是无所谓,继续忙她的,叶兮舞啃着啃着苹果,眼珠子忽然一转,好像猛的想起一件重要的事,转过身,严肃的问邱紫夏:

“小胜,你也是欧阳慕班上的学生,那你认识季娅妮吗?”提到季娅妮,叶兮舞的脸上再也没有嬉闹之意,只有寒风凛冽的怒意。

“额……你认识她”邱紫夏的脸抽搐了一下,那个流氓女,在班上,哪个不知哪个不晓,她可是出了名的嚣张,提到她,哪个同学不心惊胆寒一番的。

“不,我不认识她,但是这次我受伤很有可能就是她造成的!”叶兮舞气呼呼的把手中的苹果扔进垃圾桶,掩饰不住的仇恨在她眸子中游走着。

“到底怎么回事啊?”邱紫胜头上顶着一团迷雾。

“哎,在比赛之前兮舞与季娅妮发生了一点争执,之后兮舞的高跟鞋里就擦了一个钉子,兮舞在比赛的时候忍不住脚伤的疼痛,所以才没有完成比赛的”邱紫夏哀叹了一声,尽量轻描淡写的诉说着事情的过程。

“所以你怀疑是季娅妮干的”邱紫胜脱口道。

“不是怀疑,是肯定是她干的,哼……”叶兮舞双眼犀利的肯定说。

“她可是个不好惹的货色,兮舞姐,还是算了吧”邱紫胜带着惶恐劝着。

“算了,不可能,我管她是谁,得罪我了,就要付出代价”想到季娅妮,叶兮舞内心的怒火就不可能平息,她向来是非分明,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对她来说,都是废话。

“兮舞,单凭我们没有证据这一条,我们就有够吃亏的”邱紫夏担忧的看着她,真怕她会做出什么傻事。

“紫夏,这事你就不要管了,我自有主张”叶兮舞寒气逼人的吐出这几个字,她和季娅妮的仇总算是结下了。

“兮舞姐,我姐也是为了你好,我听说季娅妮混黑社会的,她在外面的社会混的很不错,所以千万不要鲁莽行事啊?”邱紫胜心惊胆寒的劝阻着,他和邱紫夏都再清楚不过,她不可能斗赢她的。

“我管她混什么的呢?你们别管这件事了?”叶兮舞是铁了心了,仿佛要她咽下这口怨气,比愚公移山更难。

“哎……”邱紫夏紧皱起眉头,等到她出院,看来她要寸步不离的跟着她了,不然以她的臭脾气,不找上凌悦高中的门才怪,加上她自小练就了一身的跆拳道,更是一身的霸气。

夏日的天气是沉闷热气的,邱紫夏与欧阳慕来到一家茶厅喝着凉茶,最终邱紫夏还是沉不住气问道:

“你问过你的学生季娅妮了吗?”沉重的语气让她还要将心沉淀下去,其实她不用问也知道,这事肯定是她做的,可是她现在真的毫无解决的方法,甚至帮不上叶兮舞一点忙,想到这里,她莫名的涌上一股愧疚感。

“我问了,那件事跟她没关系?”欧阳慕喝了一口冰茶,淡然说。

“你找她证实了”邱紫夏抬眼看着他,低沉的问着。

“恩,她说她根本不知道”欧阳慕的口吻中带着一丝袒护。邱紫夏听了,心中极其压抑着,难道在他心中,季娅妮真的是如此至善的一个女孩吗?她不知她在抱怨什么,但是她此时对欧阳慕很失望。

“兮舞说的没错,坏人脸上,怎会写坏字”邱紫夏撇过头,带着一丝气愤低沉的说道,也许她真的没有想到,欧阳慕既然会如此的相信她。

“你怎么了,难道你真的也跟叶兮舞一样,相信她一个十六七的小女孩会做出如此卑鄙的事情吗?”欧阳慕怔怔的盯着她,眼中透着屡屡的失望,他一直以为她是个善良纯真的女孩子,可是今天她的表现实在太反常,他不知道,为何她会对一个高中生成就那么深。

“我只是就事论事罢了”邱紫夏的眼中冰冷失落,冷冷的道。

“你会不会对她的成见太深,难道是因为第一次她撞到你,你还耿耿于怀吗?”欧阳慕平静如水的语气中居然隐藏着浓浓的别有用意。

邱紫夏的心狠狠抽痛了一下,全身瞬间变得凄凉,呆滞的看着他,眼眶中瞬间凝聚结晶透亮的雾气,在就要滚落下来的那一刻,她忽然抬起头,活生生的泪水逼退回去。

“呵呵,原来你一直把我当成那种心胸狭隘的人”邱紫夏嗤笑了一声,空气中一下子变得浓稠,细腻忧郁的脸色,掩饰不是浓浓的伤感。

欧阳慕悠悠的看着她,吐不出一个字,心中敛起浓烈的自责感,他这是在干嘛,他居然在责备她,心一阵一阵的锥痛。

邱紫夏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拼命装作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扯出一个苦笑:

“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只留个一个孤寂落寞的背影给欧阳慕。

欧阳慕无奈的往椅子上靠了下去,大脑像被倒进了无数的浆水一般,一瞬间,被堵的水泄不通。

邱紫夏回到医院,坐在叶兮舞的床边,默然出神,手中的苹果仿佛随着她的不动也定格下来,现在的她,三魂丢了七魄,如同行尸走肉。

“紫夏……”正看杂志看的出神的叶兮舞等着邱紫夏给她削的苹果,等了许久,见没反应,合上杂志凑过脑袋,小声交换着她的名字。

“………………”邱紫夏依然一副呆愣的表情,眼中没有了灵气,仿佛那双眼睛,只是个装饰品,已经没有了生命一般。

“紫夏,你没事吧?”叶兮舞加大了一丝音倍,

脸上还是没有任何的起伏,手中的苹果和小刀更是丝毫未动。

“紫夏,你傻了啊?”叶兮舞急了,直接对着她的耳朵就是一阵大喊。

“额……”手中的小刀与苹果被她突然的激动震落到底下,眼珠子总算开始转动了,神似乎也回来不少了。

“什么事啊,兮舞,哪里不舒服吗?”邱紫夏赶紧伸出手四处观察摸摸着她的身体,担忧的说。

“不是我不舒服,是你有问题吧?”叶兮舞拿开她的手,一脸的无语。

邱紫夏彷徨迷茫的看着她,她怎么了吗?

“我怎么了?”呆呆的问着,浑然不知,刚才她的神智都飘向了别处,直到叶兮舞刚才那一声大叫,才让她如梦初醒。

“你怎么了,你一个苹果削了快一个世纪了,我叫了你三声耶,你居然都没反应”叶兮舞带着一丝怨气看着她。

“啊?不好意思啊,我再削个给你啦?”邱紫夏露出一脸的抱歉,随声捡起小刀正当她要拿起苹果时,叶兮舞赶紧伸出手制止住。

邱紫夏不解的看着她,随后轻笑了一声:“怎么,你不想吃苹果吗?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她苍白无起伏的表情让叶兮舞心上坎坷不安,每次她神游的样子,对她来说,都是反常无比的。

“好啦,我什么都不想吃,老实说吧,又发生什么事了?”叶兮舞从容不迫的质问着她。

“什么发生什么事了啊,什么事都没有啊?”邱紫夏一脸的无知。

“少来了,我太了解你了,你刚才发呆的样子,足足证明了一切,紫夏,我是你的好朋友,有什么你跟我说,我不希望你把我当外人?”叶兮舞硬气的话语中带着一丝凄凉,每次都是这样,邱紫夏有什么难过的事情,她都是肚子一个人往肚子咽,如若不是她再三逼问下,恐怕她什么都不会讲。

“兮舞,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这点你可以不用质疑,只是,只是我不想让你也跟我一样,多忧沉郁啊?”邱紫夏坐到她的床边,握着她的手深深的浓愁起来。

“好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才是好朋友,你说出来,就算我不能为你解决,你可以找一个寄托慢慢依靠啊”叶兮舞不忍责怪她,温和的语气中如同弥散了一阵阵的醉心的花香。

“兮舞,是这样的,我今天去找欧阳慕了,他说季娅妮没有做这件事?”邱紫夏脸上

的忧郁开始密集起来,浓浓的忧愁一瞬间侵占了她整张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