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不公平的事有很多,我们不能抱怨,我们要欣然的接受,因为我们不需要和任何人比,只要每一次超越了自己的底线,那就是赢家,所有的不公都会随着自己的美好的

心而消失的?”欧阳慕淡然的看着下面,此刻,在他眼中,仿佛什么都是浮云,他都不在乎,他云淡清风,释然的表情让人真的沉浮与中。

“也许吧,就算这次兮舞通不过比赛,只要她跳完,就不算输,因为她突破了自己的底线,完成了自己该做的,只要她坚强的挺过去,那么代表着她离下一次的已成功不远”邱紫夏语气沉着稳定,欧阳慕看着她,安然一笑:“看来你懂了?”

一念花开,一念花落,这山长永远的人世,总是要坚强的走下去,不是你卷了,就会有温暖的巢穴,不是你渴了就会有潺潺的泉水,不是你冷了就会有红泥的小火炉,人生在世,总会磕磕绊绊,然而能否过去,完全取决于个人的心态,有些人,心态坚韧,这些磕绊都会过去,然而,屈服于挫折的人,永远都看不到美好的日出日落,人活着,最大的敌人,终究还是自己。

随着音乐的流动,时间的催动,叶兮舞终于脚踏红色高跟鞋矗立在舞台正中央,这次她展示的是接近街舞风格的一种。

红火的衣服带着妖娆的美丽,与她相溶,熟练的掌握着步伐的节奏,在舞台中廖艳无比,步伐由慢到快,此刻的她就如一只遇火重生的火凤凰一般,尽情的挥洒着她的激情与快乐。

仿佛她一个动作,就能让在场的人忘却世界的所有沉浮,心弦随着她的舞姿荡漾起来,如身置炎热的空气中,忽来一袭滂沱大雨,浇在身上,令人酣畅淋漓。

“兮舞好棒啊?”邱紫夏轻声的赞赏着,眼中尽是迷恋与鼓励。

“没想到你朋友跳舞真的别具一格?”欧阳慕看的痴迷,不禁也在一旁赞赏着。

一个诡异的身影站在人群中间,那双犀利的眼神中带着无尽的报复与嫉妒,嘴角忽扬起一抹狡诈的弧度,不怀好意的季娅妮正仰首着下颌等待着她坠入深渊的那一刻。

台中的叶兮舞截然不知,她已中了陷阱,当正跳得入神时,脚底传来一阵阵的刺痛,一股液体慢慢浸湿着鞋底。

她的眉头忽蹙起来,身体也开始没有了平衡感,渐渐的,她露出痛苦的神情,步伐开始没有了节奏感,最终还是抑制不住脚底传来的刺痛,扑通一声坠倒在地。

“扑……”音乐戛然而止,台下一阵惶恐声,邱紫夏看此情形,想也没想,冲到舞台中央,一阵的担忧紧攥着她的心:

“兮舞,你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会……怎么会突然这样啊?”邱紫夏吓得快语无伦次起来。

“别担心,快点送医院?”欧阳慕沉着冷静的说着,场中的人一涌而上,都压制不住好奇心想看着究竟,好好的一个人忽然之间就倒了下去。

仅仅几分钟的时间,台上一篇混乱,叶兮舞眼中的泪慢慢滑落,最后受不了突如其来的刺激,昏厥过去。

“兮舞,兮舞……”也许耳边最后只剩下邱紫夏无谓的叫唤声,这一刻,她只感觉之间的梦在一刻破碎了。

“哼……不自量力?”季娅妮满意的看到了这一状态,便昂首挺胸的迈着步伐离去。

…………………………

医院中,叶兮舞缓缓睁开眼,不知发生了何时,她只知道她在比赛的时候倒了下去,在她倒下去的那一刻,那一切即将成为她的东西全部都消失了,波涛汹涌的酸涩、苦涩一齐压在她的胸膛,眼眶中慢慢聚集着雾水,最终形成泪珠悄无声息的落下,落尽白色的枕头中,是那么的凄凉,那么的幽怨。

“兮舞……”邱紫夏坐在病床边,心疼着看着她。

“紫夏,我是不是失败了?”叶兮舞萎靡不振的问着,虽然她早已知道结果,但是心中仍然不敢相信,这简直比一场噩梦还更可怕。

“没有,兮舞,你没有,你还有机会的?”邱紫夏极力的安慰着,看着她这样,她心中真的比谁都难过。

“紫夏,你知道吗?我是多么努力在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我几乎用尽了我所有的心血,我不分日夜的打工赚学费,本以为我已经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了,可是偏偏老天不眷顾我,总是意料的突袭,让我毫无设防的从云端掉落深渊?”叶兮舞忍不住的倾泻着她所有的感触与不满,泪水一泻千里,诉说着她无尽的哀愁。

“其实你并没有失败?”欧阳慕走到她的床边,淡然的说。

“失败就是失败了,你们何必说谎骗我!”叶兮舞冷冷的道,她此刻已经心灰意冷。

“有时候,禁锢我们的不是环境所设下的牢笼,也不是他人所施与的压力,而是我们自己将自己禁锢,看不开尘缘聚散,看不开诸事成败,如若你真的要把自己禁锢在失败的黑暗屋子中,那么你只会在黑暗中迷失自我,到时候你想努力,也没有机会了?”欧阳慕一张一口劝说着,他眼中闪烁的光芒仿佛正在一点一点谱写着人生的履历,仿佛一只断了羽翼的蝴蝶,正慢慢的为自己疗伤,永不放弃,待到重新展开翩翩的翅膀飞翔的那一刻。

叶兮舞的眼泪止了下来,凄凉刻骨的眼神看着邱紫夏与欧阳慕,她不敢相信,这次失败了,那么代表着她要重新来过,她这些日子的努力全部作废,但是她又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倒下,张口朱唇,慢慢道:

“我的脚到底是怎么了?”

“是因为鞋子,有人在你的鞋子里放了钉子,所以你的脚才被扎的。”邱紫夏一再一旁解释着,她的眉头暗暗生灰,一袭苦恼涌上心头,其实她大概也猜到是谁做的,但是为了不让事情闹大,只好让叶兮舞委屈一下,待到风平浪静之时,在慢慢与她说。

“一定是季娅妮那个贱人,我要找她拼命?”叶兮舞激愤的喊着,她也是聪明之人,她在社团从不招惹任何是非,就今天与季娅妮发生了争执,她早就觉得不对劲了,看她的样子也不像简单之人,想到这里,她真懊恼,懊恼为何不防着点。

“兮舞,你不要激动,我们没有证据,千万不要乱说!”邱紫夏压制住她正要猛起的身体,劝阻道。

“还没有证据,你们都看到了,今天她是怎么与我发生冲动的,那蛮横无理的样子,就是证据?”叶兮舞凛冽的说着,想起她陷害她的样子,她的心情就再也难以平伏。

“兮舞,你冷静一点,我们必须要找到证据,如果没有证据的话,我们这样等于诬告啊?”邱紫夏用沉重的语气开导着她,她的苦,她又何尝不理解,在这里躺着的可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何尝不想帮她讨回公道,可是季娅妮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她在清楚不过了,如果硬来的话,那么吃亏的决定是她们两个人,她不能让叶兮舞再受任何的伤害了。

“证据,坏人脸上会写我是坏蛋这几个字吗?卑鄙之人坐了无耻之事,她会承认吗?”叶兮舞咬牙切齿的说着,她现在的眼神就像死神一样,仿佛只要是阳寿将近之时,她会毫无顾虑的将他们送入地狱。

“兮舞,我知道可能你对季娅妮现在很有成见,但是你放心,如果真的是她做的,我一定为替你讨回公道。”一旁的欧阳慕一本正经的对她保证着,其实他又未尝没有想过是季娅妮做的,只是无凭无据,怎能随便冤枉人。

“你们不要劝我了,我敢保证,百分之分都是她做的,我不会放过她的,绝对不会?”叶兮舞斩钉绝铁的怒喊着,眼眸中寒光四射,心口上如悬着一把锋利的斧头般,如果她不将斧头朝外砍,那么受伤的只会是她自己。

“好好好,兮舞,现在你好好养伤好吗?”邱紫夏平稳着她的心情,她太了解她的性格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她如果真的要报复,她怎么劝,也无济于事,只好使用使缓延计,能拖几时,就拖几时。

“等我伤好了,我一定要找那个贱人算账?”叶兮舞龇牙咧嘴愠怒让邱紫夏心中不惊

寒颤起来,若真是如此,叶兮舞一定会吃亏的。

“紫夏,你先看照顾好你朋友,我出去一下”欧阳慕似乎深思了一下,最后说完便走了出去,邱紫夏看着他残留下的背影,他是那么亲和的叫着她的名字,心中如一泉甘甜的水慢慢用过,那种清甜,一直在心底深处,蔓延着,蔓延着……

为何他的一句话,甚至一个字,都能让她的心感觉到温暖!

“兮舞,你不要难过了好吗?你还年轻,还有的是机会”沉默了一下,邱紫夏于心不忍的看着叶兮舞憔悴的脸蛋,温和的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