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慕略带一丝愤怒责备着她,其实这句话他不止说过一次,可是每次在他面前答应过没到三分钟,她邪恶的本性又会流露出。

“慕老师,我……我……”欧阳慕果然是她的克星,每次他只要一皱眉头,尽管季娅妮在不可一世,目中无人,也许再厉害的人,都会有弱点,就好比一物降一物。

“你想让我对你彻底失望吗?”欧阳慕万般无奈的说,面部早已如散了梅花的雪色一般,没有一丝的温度,只有耳边呼呼的寒气在扩散。

“不,慕老师,不要对我失望,娅妮会改的,一定会改的?”季娅妮急得满眼的雾水,在经过内心的涌动后,眼眶中的雾水凝结在晶莹的水珠,就差那么一刻,就快要滚落下来,邱紫夏看出来了,这次她没有演戏,原来再强悍的人,总会有那么一个人,会让她变得温柔善良起来。

“好了,不要怪她了,我想她也是太在乎你的关心了吧?”邱紫夏忍不住替她说起话来,她对她的暴虐可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可是她今天却不计前嫌的替她说这话,这般的宅心仁厚,世间有几个人能做到。

季娅妮恩恩呀呀的低声抽泣着,但一个字也没说,心中不知骂了邱紫夏多少次了,她向来都只觉得最不要脸的人就是她,只会用在欧阳慕的面前做好人,假惺惺的博得他的好感,比起叶兮舞,她觉得最可恨的人是她。

“对不起,老师说的太过分了?”欧阳慕带着自愧的语气向她道着歉。

“只要老师不怪我,我什么都不会计较”季娅妮收拾起眼泪,“大度”的道。

“那你向叶兮舞道歉好吗?因为确实是你先冲撞人家的。”欧阳慕用柔和的语气对她道。

“我答应老师就是?”季娅妮心甘情愿的答应着,只要欧阳慕高兴,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再说像她如此阴险的角色,完全可以在背后给别人一击,邱紫夏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缓缓向叶兮舞走去,如同一个被折断了翅膀的天使一般,冲着叶兮舞微微一鞠躬,口语中充盈了大量的歉意: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希望你不要计较”叶兮舞听了,差点往后载,如此之大的变化,还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叶兮舞思考了一下,本事心软的她又怎会在计较下去,只好说:

“算了,没事了,没事了?”邱紫夏听后,总会松下一口气,这可怕的纷争就算是止住了,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欧阳慕,心想,如此的女魔头无法抗衡他的魅力,长得美,果然还是有一丝好处的,可为何她心中像流进一股不知名的河水,在她心中流淌着,似乎要在她心上安居乐业,不肯流到下一个地方。

“好了,兮舞,快去准备,我会在前面为你加油的?”邱紫夏笑笑对叶兮舞说。

“恩恩,我会的,这次,我一定还会顺利通关的?”叶兮舞充满自信的说着,便走进了化妆室。

“老师,你也会为我加油的对吧?”季娅妮用期待性的眼光盯着欧阳慕,也许除了欧阳慕,再也没人可以让她流露出这么真挚的情感了。

“当然会了,快去吧?”欧阳慕挽起一个如清晰的笑容,温和的道。

“恩恩?”季娅妮满意的笑了笑,便也离去。

邱紫夏低头淡声道:“我们走吧,去前面坐到位置!”

欧阳慕跟随在她后面,发现她对他冷淡了许多,不禁嬉笑问道:“你怎么忽然对我那么冷淡了呢?”

“哪有啊?”邱紫夏虚心的反驳着。

“还说没有啊,从烈日炎炎便冰天雪地了?”不知何时,和她在一起时,他的心情就会变轻松很多。

“哼,我是怕你那个小女学生啊?等下吃醋又骂人,我可得罪不起她?”邱紫夏带着一丝闷闷的语气解释着,一股浓烈的酸味飘渗出来。

“吃醋,你想太多了吧?”欧阳慕好笑的看着她。

“看看刚刚她骂兮舞的样子,还不是在吃醋啊,欧阳慕,你不是挺聪明的吗?难道这点都没看透吗?”邱紫夏借机打击着他。

“你想太多,我是他的老师,而叶兮舞和我什么关系都没有,我来看她跳舞却忽视了她,她生气也合情合理的?”欧阳慕不慌不忙的解释着。

“哎,她啊,是爱上你了?”见他如此迟钝,邱紫夏开门见山道,至于她语气这么坚决,也是因为她找了她几次麻烦,还有通过刚才她看他的神情,这还不明显吗?

“荒唐,怎么可能,我是他老师?”欧阳慕的脸色马上变得阴黑,他一直以来都是传统的,师生恋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难道你跟她相处那么久,都没有发觉吗?”邱紫夏边走边回过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怎么可能,也许她对我是比较敬重一点,可是那跟爱扯得上什么关系呢?”欧阳慕似乎一点都没往那个方向想,他也不敢想,如果真的是,那对他来说是何等的苦恼。

“真的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知道吗?她曾经为了你,找我……”邱紫夏一时激动差点把她绑架她的事全都说了出来,但在最后大脑意识到了强烈的危机感,才停住了快要脱口而出的话。

“找你什么?”欧阳慕更是疑惑不解,他现在迫切的想知道,邱紫夏到底隐瞒了他什么,为什么对季娅妮爱上他的事语气是那么的坚决,坚决的让人不可置疑。

“额……没什么,呵呵,没什么?”邱紫夏脸上开始灼热起来,她深吸了一口气,刚才,她差点就没把持住了。

“我们快走吧,等下就开始比赛了?”邱紫夏借机马上转移话题,不给欧阳慕追问的空隙,因为她知道他追问起来可是没完没了。

欧阳慕深邃的眼眸锁定着她娇小的背影,他总觉得她向她隐瞒了许多事情,而且这些事情还是关于他的。

因为时间紧迫,位置都被占光,欧阳慕与邱紫夏只好站在二楼宽敞的位置观赏舞台中央的一个个美丽的物体。

“你看吧,都是你拖拖拉拉的,位置都没有了?”邱紫夏一边望着下面一边怨气冲天。

“哈哈哈哈,站得高看得远嘛,再说,你看我们这个位置看过去恰好,什么角度都可以细细斟酌?”欧阳慕大笑起来,他对这个位置貌似满意的很。

“你的心态是不是什么时候都那么好啊?”邱紫夏有些无语的看着他,似乎看他除了对季娅妮有些无奈外,几乎满意看到他任何的暴躁脾气。

“人的心态就要放端正嘛,不然遇到事情不就更无计可施了,懂吗?”欧阳慕教导般的说道,邱紫夏瞄了一眼他,无意中发现他的眉宇间一丝落寞和悲凉在流动,但随即很快又不消而散了,快得连她自己都怀疑是否花了眼。

“或许我该向你学习?”邱紫夏眺望着远处意味深长的道。

“那是啊,我可是你的榜样啊?”欧阳慕勾起一抹自恋的笑容,只要他一笑,就仿佛温暖的阳光点点照耀在她的心上一样,她惊奇,他的一个笑容居然都那么有摄魂力。

“呵呵,我怎么发现你还有个缺点?”邱紫夏意味深重的看着他,眼中浮着一丝坏笑。

“什么?”欧阳慕皱起眉头,他在别人眼中,一向都是十全十美的,今儿遇见一个要指出他缺点的人,他倒要附耳听听。

“就是自恋啊?哈哈哈哈”邱紫夏说完,便哈哈哈大笑起来。

欧阳慕自知已被戏耍,只好将计就计,指点着:

“说你俗吧,你还不信,这叫自信好吧?人如果没有自信的话,那不就像困在深潭中的小鱼,自暴自弃的活着,那岂不是了无生趣”邱紫夏脸色一沉,她怎么就忘记了,他可是个口齿伶俐的语文教师,现在反而弄巧成拙。

“行了,你是个文人,我说不过你?”邱紫夏自动屈服认输。

“所以说,以后别想戏弄我?”欧阳慕补充道。

“谁稀罕戏弄你!”邱紫夏布满的碎碎念着,但没让欧阳慕听到,她可不自找无趣了,这家伙,只要说了他一句,那他的滔天大论可不得了。

场中的喧闹声慢慢消停下来,气愤刹那间变得庄严起来,每个人的目光都锁定在台中央位置上,每个人都看得如此出神,当季娅妮魅力的舞姿出现在舞台上时,先不说她一直对着欧阳慕放媚眼了,她的舞姿果真像叶兮舞说的平平无比,没特色,没焦点,更没风味,让人看了有种枯燥的感觉。

“看来你的学生确实如兮舞所说的,舞姿平凡无比啊?”邱紫夏叹声道,心中无比的感叹,这个世道,是越来越颠倒了,钱还真是诱惑人心。

“她爸爸是学生的校长,家世显赫,自然有钱买通这些评委。”欧阳慕也只是淡然道。

“你说现在这都什么社会啊,就算她过了,那也不过是表面现象罢了,还有,这还不是重点,这样对很多学员都不公平?”邱紫夏悻悻的说着,也许多少她有些私心,因为她怕这场比赛,对叶兮舞不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