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不是来看我的,那是来看谁的?”语气尖酸刻薄起来,一脸的怨气。

“你们聊,我去找人?”邱紫夏忙找了个借口想要逃脱,她实在不想看到季娅妮这个恐怖魔女,对欧阳慕淡淡说了一声,便转头要走。

“等一下,不是说好一起去的吗?”欧阳慕赶忙拉住她的手,一旁的季娅妮死死瞪着他们手指触碰的摩擦,眼里尽是掩饰不住的怒意与嫉恨。

邱紫夏连忙抽出手,她知道,季娅妮肯定又盯上她了,心中的寒意不自觉的扩散开。

“不用了,你陪你的学生吧?”邱紫夏想也没想就拒绝着,她现在整个人都开始发寒。

欧阳慕越来越不解,她的举动越来越反常了,不禁问:

“你到底怎么了?”眼神锁定着她,不让她有丝毫的空隙逃脱、

“没,真的没什么!”邱紫夏低下头紧张的说着,她现在只感觉季娅妮那双眼睛像在燃烧般的盯着她,火焰一点点布满全身,让她快要昏厥过去。

“慕老师,她能有什么事啊,哎呀,我今天比赛耶,你就不会多问候问候我吗?”季娅妮把欧阳慕迅速拉到她的身边,不停的在他耳边撒娇着。

一旁的邱紫夏有种想吐的感觉,不管她现在的表情是真还是假,可是都感觉做作猥琐。

“好了,我会为你加油的”欧阳慕的神情中颇有些不耐烦,而且抽出手臂,似乎不怎么喜欢她如此贴近着她。

“我就知道慕老师最疼爱我了?”季娅妮的话越来越离谱,越说越夸张,娇滴滴的声音让人听了实在骇然。

“嘻嘻,紫夏,我在这里?”不远处传来叶兮舞的呼喊声,邱紫夏一听,身体马上朝化妆间望去。

一身火红色的舞裙缭绕在她婀娜多姿的身子上,一束大红色绸带扎在脑后的黑发上,宛如幽静的月夜里从山涧中倾泻下来的一壁瀑布,明亮如水珠般的眼眸更是勾射出一抹夺人的魅惑,妖娆动人下又不失柔洁,惊艳四射下又不失自然纯净。

只见她移动一个脚步,只让人感觉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扶柳。

微微一笑,如风如醉,回眸一笑百魅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见过如此多美女的欧阳慕也感叹了一下,世间这样绝世而独立的佳人真的不多,莫小思的空谷幽兰,清丽脱俗,她的百媚娇姿,风情万种,这两种女子虽格调不同,但也同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但也只是感叹罢,他在她的身上逗留了一小会,眼光不自觉的望向身边那个渺小得像一粒尘土一般的邱紫夏,此女长相虽普通,但却给他一种清水出芙蓉的感觉,也是第一个让他有不一样感觉的女子,也许这些出色的女子衬出了她这片不起眼而又默默无闻的绿叶,她们的不平凡中显赫出了她的平凡,而偏偏这份平凡中,就牵扯到了他的不平凡。

“兮舞,你比往常更漂亮了许多呢?”邱紫夏走到她身边扬起灿烂的微笑夸赞着。

“呵呵,哪有啊?”叶兮舞低下头谦虚的说着,她通过了一次次的比赛,晋升到最后的一场比赛,如果这场比赛过了,她就可以拿到舞蹈学家的毕业证,那么她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一位舞者,她可以去找属于自己的梦想工作,再也不用委曲求全的在咖啡厅中当服务员,想到这里,她的心中压抑不住的欣喜就一涌而上。

“兮舞,是不是这次就是最后一次的晋级赛了?”邱紫夏激动的问着她,以前她只要每一次考试比赛她都会来的,可是不知不觉,她已经过了很多了,但她从来没有问过她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她的魔鬼训练,看到她今天打扮的比平常娇艳百倍,她这才想起来这件事、

“你哦,什么记性哦,我上个星期都跟你说了,现在才想起来啊?”叶兮舞嘟囔樱桃般的小嘴,数落着她。

“好啦好啦,我的错,过了这一关,你就可以毕业啦,嘻嘻”想到自己的好朋友梦想将成真,她心中的喜悦再也控制不住就要满出来了。

“是啊,紫夏,我好紧张啊?”叶兮舞紧紧拉住她的手,安奈不住紧张的说,邱紫夏似乎能感觉到她手心中流淌初的汗水。

“别紧张,你看你前几次考试都轻松过关的,所以今天你也不要紧张,你的实力可是杠杠的呢?”邱紫夏反握住她的手笑嘻嘻的安慰着她。

“叶兮舞,我可是专程来看你的舞姿的,可别让我失望啊?”欧阳慕走过来,也欢声笑语搭声道。

“恩哼……”叶兮舞呆滞的看着他,不知所云。

“你朋友邱紫夏把你捧得天花乱坠的,所以,心动不如行动啊,看看她所说的是不是事实?”欧阳慕的嘴边划过一丝坏笑,不过邱紫夏知道,他这是再用激将法鼓励着她。

“当然是事实了”叶兮舞带点生气的表情道,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质疑她的实力了。看到欧阳慕的时候她当然少不了一惊,最后听说是跟邱紫夏一起来的,她这才没有多疑。

“兮舞,他没事,所以就顺便来捧你场了”邱紫夏在一旁淡淡的解释着。

“哦,我知道了,你们两个……嘿嘿”叶兮舞指着他们玩世不恭的坏笑了起来,眼神中尽是无谓的猜测。

邱紫夏赶紧止住了她的没正经的揣测,冷冷的说:

“不要乱讲话”眼中还噙着一丝惶恐。

在一旁的季娅妮看到了这一幕,浓眉大眼中闪出点点星火,妒意深浓,止住快冲上云霄的情绪,掐住手指拳头,仿佛在抵抗世界上最强大的灾难一般拼命。

“慕老师,原来你是特意来看她跳舞的?”季娅妮指着叶兮舞恶狠狠的道。

欧阳慕一回头,才发现,他忽略了这个最令人头疼的家伙,只见季娅妮眉头皱的可以捏死一直苍蝇,脸色被气的憋得通红。

“娅妮,如果我知道你也在这里学跳舞的话,我肯定会来看你的?”欧阳慕面带微笑婉转的说道。

“慕老师骗人,你骗人,你就是来看那个女人跳舞的,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一副狐狸精的样子,只会勾引人?”季娅妮指着叶兮舞尖酸刻薄的说道。

还没等欧阳慕开口教训季娅妮时,叶兮舞马上上前一步,犀利的眼神像寒光一般扫过她的全身,随后冷傲的道:

“好笑吧,是谁不要脸啊,一直在这里缠着别人的?而且还是自己的老师呢?”说完以后,一阵的嘲讽。

“兮舞,不要说了”邱紫夏蹙起眉头阻止着这场将要火山爆发的纷争。她真的不敢想,如果她跟她发生争吵,那么事情将会演变成如何一个不可收拾的环节。

“什么叫不要说了,紫夏,你没看到吗?我根本没有惹她,是她先挑拨的,这种不讲理的女人,就不应该让,否则她会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叶兮舞一副不肯罢休的样子,她可不想邱紫夏,能忍则忍,她向来都是善恶分明的,她从来不吃那个亏。

“贱人,你说谁不讲理了?”季娅妮当然不可能罢休,与她争吵的人,除非把她打趴下,否则要她认输,简直比登天还难,除非……

“好笑,我是贱人,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仗着自己家里有钱,每次比赛都买通评审,不然以你的皮毛水平,也想晋升到现在。”叶兮舞把手环在胸前,不饶人的说她,本来早已看她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就不顺眼了,没想到这次她还敢挑衅她,既然如此,她何必放过一个数落她的机会。

“贱女人,你说什么,你这肮脏的嘴,看我教训你”季娅妮狰狞的看着她,那副从地狱中得来的修罗气息马上映照在了她的脸上,气冲冲的就要扑向叶兮舞,她是碰到她的死穴了。

“好啊,你来啊,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教训我,小贱人?”叶兮舞的嘴也不是省油的灯,得罪她的是人,她是不会手慈手软的。

“季娅妮,给我停住?”欧阳慕的脸色马上阴沉起来,对她,他真是无计可施了,每次只能将就的牵制着她,可根本治不了她已无药可救的糜烂。

“慕老师,你还护着她吗?你没听见刚才她是怎么骂我的吗?”季娅妮一脸的无辜委屈,在他面前,她永远都是一副弱小楚楚可怜的样子。

“我不是聋子,是你先挑起的,好了,不要无理取闹了”欧阳慕冷冷的看着她,她的无理取闹,他早已领教过了,可是他还是万般无奈,因为他根本就治不了她的本性。

“真像个女流氓?”叶兮舞鄙视着她,讥讽道,对于这样的人,她一向都是反感无比的。

“你看,现在是谁说谁的?”季娅妮指着叶兮舞一阵小女人的吵闹怨气,可碍于欧阳慕在身旁,她又不敢露出流氓的本色。

“娅妮,你答应过老师多少次了,你说不会在与人发生纠葛的,你说你会克制住你的性格,可是现在呢?你让我如何在相信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