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我跟她在一起啊,她就非常拼命的在努力练舞了,因为她的家庭条件有限,所以她只要一边打工一边为她的梦想奋斗,我跟她在一起的一年多,她每时每刻都在努力着,即使白天工作很累,她也没有想过要放弃晚上她还是会坚持去练舞的。”邱紫夏一本正经的说着,脸上浮现出敬佩的拂煦,一个有梦想的人,真的可以活的比没梦想的人更美丽。

“呵呵,人只要找到了自己的梦想,自己想去执着的事情,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欧阳慕感同身受的说。

“是啊,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属于我的梦想啊?一个有机会实现的梦想”邱紫夏仰望星空,眸子中映出点点憧憬的光芒,她此刻多想长出一双翅膀,然后翱翔于天空,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飞跃在天空的角落上,然后划下她每一处飞过的痕迹。

“你会找到的,我相信!”欧阳慕轻轻把手心放到她的肩膀上,一股温暖的能量立刻灌输她的体内,她浑身舒畅不已,就好像充满了电般,天空的恒星似乎被照射得更加璀璨了。

“我也相信,我不能对生活失去信心,如果我自己都不相信了,那么奇迹就没有理由出现在我身边了?”邱紫夏像是悟出了一番大道理般,唇边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你终于不像以前那么愚钝了啊?”欧阳慕若隐若现的坏笑在她眼角边一闪而过。

“什么叫我不像以前那么愚钝了”邱紫夏不满的说着,也许她不知道,自从遇见他,她的世界仿佛开满了繁花,不在那么荒芜,凄凉,他的出现填满了她内心所有的空虚,甚至只要与他在一起,她的烦恼都变得有趣起来。

“你忘了,你难过的时候都是谁开导你的吗?”欧阳慕居然开始自恋起来。

“那是我悟性高,心也很坚韧好吧?”自恋果然不是好东西,才一会的功夫,邱紫夏也被传染上了。

“是吗?哎呀,不知道上次谁啊哭的跟个赖皮猫一样呢?哈哈哈”欧阳慕拼命忍住情绪,不让自己哈哈大笑起来。

“哇呀呀呀,你怎么说话的啊?看我不教训你”邱紫夏张牙舞爪的伸出手朝他扑去,欧阳慕身如轻烟,马上就一挥而逃了。

“哈哈,只怕你追不上我!”他得意的对她奸笑着。

“哈,那你试试看啊?”邱紫夏说完便迈开脚步,朝他追去。

“站住,别怕!”一边追逐着,一边呐喊着,欧阳慕在前方回过头,冲着她坏笑了一下:

“你永远不可能追上我的,哈哈哈”

“你少自大了,要是被我追上,你就死定了?”邱紫夏凶巴巴的说着。

街道上,顿时充满了他们的嬉笑欢语,彼此心中洋溢着无比的快乐,那种快乐,就像高上山天然的山泉水般,没有经过过滤,也没有经过加工,就是如此的纯净和清甜,她们的喧嚣声在四周弥散,似乎跑过的每一个脚印,都印下了他们的纯粹的笑容,驻留在了此地,更驻留在了心中。

…………………………

比赛场区,吵杂喧闹的声音布满了没一个角落,紫夏拉着欧阳慕挤过人群,寻索着叶兮舞的身影。

“奇怪,怎么不见兮舞呢?”挤过一个个人群,邱紫夏困惑得呢喃着。

“笨蛋,她现在当然不会在这里了,肯定在后台梳妆打扮啊?”欧阳慕跟随在他后面慢条斯理的说。

“那我们去找她吧?”邱紫夏喜上眉梢的拉起他的手,就拖着他忘后台走去。

欧阳慕有种被电瞬间穿透全身的感觉,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触碰着他的身体,也许是无意间,但是这无意间的感触为何那么的大。

“咳咳……”他干咳了一两声,邱紫夏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你干嘛了?”眼中扑朔扑朔眨动了一下,诉说着无尽的天真与活泼。

“女孩子家应该矜持一点嘛,要是被你男朋友看到了可不好哦”欧阳慕似非似笑的说着,言语中尽是戏谑,随后还撇了一眼缠绵在一起的两只手。

“额……”邱紫夏顺着他的目光刚看过去的时候,连忙吓得挣脱开来,随后挠挠后脑勺,极其不好意思的看着他:

“不好意思啊!”弱弱的说了一句,随后又瞪大了眼睛声音洪亮的解释着:“别误会啊,我不是有意的?”

“我又没说你是故意的,再说吃亏的也不是我,我是无所谓,就怕你那男朋友看到了,等下找我的麻烦?”欧阳慕越说越夸张,看到她慌张错乱的样子他有种控制不住情绪,越来越想捉弄她。他还从来没有如此喜欢戏弄过一个人,邱紫夏,她是第一个。

“哎呀,不跟你说了,找兮舞去”邱紫夏翻了一个白眼自知斗不过他,只好投降作罢。

两个人终于晃荡到了后台,话说这个地方不大,化妆间有模有样的,他们站在门后,尤其是邱紫夏,探头探脑的,踮起脚尖,寻找着里面密密麻麻的人。

“哈哈,长矮了吧?”一旁的欧阳慕又开始取消她了,他从来不会这么风趣的去损一个人,可是自从遇见她起,内心云涌的波动让他不禁多了一份幽默感。

“你……”邱紫夏愤愤的看着他,可是居然找不到一个词来搪塞他,他还真是损人不利己啊?邱紫夏一脸的怨气,说又说不赢,只好作罢。

“哎呀,我帮你看看?”欧阳慕若无其事的说着,随后也瞪大着眼睛搜寻着那个人影。

“眼睛瞪大点啊?”邱紫夏倒是没好气的冲着他说着。

两双眼眸扫视着里面的每一个人人影,因为人群走来走去,不得不看了重看,终于,邱紫夏的眸子在一个人的身上定格下来,那个人不是叶兮舞,而是那个让她惶恐不安的女流氓老大——季娅妮?

“啊……”邱紫夏赶紧回过头,整个心脏都快浓缩起来,她现在看到她不仅仅是怕而已了,还是很怕很怕。

“你怎么了?”欧阳慕疑惑的看着她,一头雾水。

邱紫夏呆滞下来,想起她虐待她的种种画面,她浑身的毛孔都开始涨缩,纵使她很拼命的想去忘掉,可是她的手脚还是没骨气的微颤起来。

“没……没事?”邱紫夏极力的想让自己的心情平伏下来,可是为何,她的嗓子也开始控制不住沙哑起来。

“你脸色怎么那么苍白,不会生病了吧”欧阳慕凝视着她,眼神中泛出一丝担忧,刚刚开万里晴空的,怎么现在都阴雨蒙蒙了。

“没事,没事,我,我们不要在这里找了,等下直接看她演出就好了?”邱紫夏脸色沉闷的说,黯黑的眼眸中发出淡淡的不安讯号。

“等下,邱紫夏,你不对劲啊,到底怎么了?”欧阳慕拉住她的胳膊,这一下子转变的太快了,他心中无数的疑问盘旋着,他必须要弄清楚。

“真的没事,我只是觉得这里面的有点闷热,弄得我喘不过气来”邱紫夏蹙起眉头,借词推托着,她现在的心就像无底深渊一样,若不再离开,她定会被吞噬。

“我不相信,你到底怎么了?”欧阳慕刨根问底的说着,他对她的事情就是那么上心,那是中发自内心的关怀,那是种迫切想要得知她一切的情怀。

“真的没事,我头好晕,我们走吧”邱紫夏刻意回避着,她怎么可以说呢?她怎么可以说是因为勾引他遭到了他班上女同学的殴打,这让她如何解释。

邱紫夏刚想拉他走出化妆室的走廊,只听那个令人蚀骨销魂的声音居然就响了起来。

“慕老师,你怎么在这里啊?”声音尽管如此的甜美,就如林间小鸟的鸣声一般清脆动人,但在邱紫夏的心中,华丽的遮掩下,那颗丑陋的心永远是改变不了的。她对她做的事情,在她心中永远是挥之不去的。

“娅妮……”欧阳慕回过头,讶异的叫唤着她的名字,只见季娅妮身穿一件黑色未到膝盖的紧身舞服,将她凹凸有形的玲珑身段够了得淋漓尽致,粉红细嫩的肤色像夏日湖中的莲花般娇艳,妩媚娇俏的细碎卷发,增添了一种奔放热情的韵味。

邱紫夏悠悠的看着她,尽管她美得风尘绝代,她对她也没有一丝好感,她对她的残暴已经完全泯灭了她对她的好印象,不,严格来说,她对她的印象是由坏到恶的。

“慕老师,你是来看我比赛的吗?嘻嘻”季娅妮迎着笑脸走到他面前不由自主的拉起他的手,眼里嘴里尽是掩藏不住的惊喜。

邱紫夏后退了一步,她知道她看见她了,可是她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仿佛没有看到她一样,哎,这个才是让她最担心受怕的啊,她的狠招,她千变万化的脸色,她体会可是极其的深刻啊。

“我不知道原来你也在这家舞蹈学院学舞呢?”欧阳慕露出平时的表情,微微一笑解释着,季娅妮的脸色马上变得黯淡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