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原来是这样啊!”欧阳慕刚是被震了一下,可是很快,他就露出他平时平易近人的神情,不知是否邱紫夏看错,她居然看到了他的眸子中闪烁着一丝落寞的光芒,但是随即很快就消失了,快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否有过。

“额……”邱紫夏自怨了自己一下,随即马上又道:“是啊!”

“呵呵,刚才算我多问了,我们走吧,不要浪费时间啊?”欧阳慕的心活生生的像被一块大石头堵了一般,可一时之间,又说不出什么滋味,只好用平时的语气对她说。

“哦……”邱紫夏真想那块石头往自己头上砸,怎么就那么会扯淡呢?她明明是来追他的啊,现在好了,她这不是自讨无趣吗?

“你怎么了?”在电梯中,欧阳慕看着她苦着一张脸的表情,不禁问起来。

“啊……没……没什么?”一双神色晃悠的眸子在电梯中游荡来游荡去,心中压百感交集,额头上居然冒汗了。

“呵,你看你,现在又不是正中午,太阳早就落下山了,怎么还一直冒汗呢?”欧阳慕轻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弥散,仿佛他的声音过滤了一切掺杂的隐雾,只剩下他澄清透彻的温婉音资。

见他朝她的额头伸出修长的时,邱紫夏赶忙心慌乱了一下,躲过回避了,随后不慌不忙的逝去额头上的汗珠。

“呵呵,没事没事,可能天气太闷了?”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欧阳慕的手就这样落在了空中,他的面目有些僵硬更有些尴尬,她就这样不留余地的拒绝了他,放下手,极力掩饰着脸上的失落感。

“呵呵,你说我也是的,你都有男朋友的人了,若是让你男朋友误会了,我岂不是罪孽深重了”欧阳慕回避着她的目光冷冷的笑着,邱紫夏无疑的看着他,霎时间,觉得他说的这几个字是那么的刺耳。

“呵呵呵,呵呵……”除了傻笑,她不知用什么言词来打破这僵局了。

“叮当……”电梯的门终于看了,对邱紫夏来讲,就这一分钟都不到的时间,让她觉得像熬了几个世纪一般的漫长,心上好像都被填满了石头,堵住了她呼吸的秩序。

今日他们之间似乎没有像平时融洽的那般自然与和谐,虽是那般近的距离,可是就她那几个字,就像割了一道墙似的,毫不犹豫的将他们疏离了。

欧阳慕的脸上平静如水,没有一丝波澜,坐在钢琴前,先是敲动了一下钢琴键,音调平平仄仄,毫无节奏感。

这种音调只持续了五六秒,他的手指忽然停了下来,忧心忡忡的表情让把她的心一点点攥紧,莫名的寒意刚下心头,却又上了眉头。

“干嘛不弹了呢?”邱紫夏淡淡的语气让他的心浮起一抹无名的忧虑感。

“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欧阳慕的脸上像是积压了一层雪般,瞬间让一旁的邱紫夏似乎置身于冰潭之中。

“额……你问啊?”邱紫夏有些退却的低下头沉声道。

欧阳慕抬起下颔,眼中微光一闪,犹豫不决的停顿了半刻,最后还是缓缓开口道:

“你跟我在一起,你男朋友不会吃醋吗?”

“啊……”邱紫夏悲他问的不知所以,汗颜,她现在该如何回答他的问题呢?难怪有人说,说谎真累,因为一个谎要用一百个谎圆下去。

“你看,我每天叫你来我家练琴,你男朋友知道了会不会吃醋呢?”欧阳慕扬起一抹促狭的笑容,黝黑乌亮的眸子中山发出夺人的光彩,却又那么的深不可测,谁也不知道,他心中打着什么算盘。

“那个,应该不会吧”邱紫夏郁闷的转动着心虚的瞳眸,讪讪的说了一句。

“什么叫……应该不会啊?”欧阳慕的口吻中带了一丝戏谑,看她吞吞吐吐支支吾吾的样子,恐怕他已猜测出来她在说谎了。

“我是说他心胸很广阔的,所以说不会的”邱紫夏“坦白”的道。

“是吗?哎呀,如果是我,我肯定会吃醋的?”欧阳慕泛起一丝戏弄的样子,欢畅的神情似一抹清风一掠而过,澄澈清爽,邱紫夏困惑的看着他,他千变万化的神情就像一本天书一般,她只翻得开,而读不懂。

“什么啊?那是你小心眼啊,哈哈哈哈”见气氛不在像刚才压抑了,邱紫夏也开始嬉笑起来。

“我小心眼,你知道吗?对于自己的喜欢的人,小心眼象征着一种特别的意思”欧阳慕转过头看着她,意味深长的道。

邱紫夏听了身体微微一怔,他好像话中有话似的,但随即又缓和的问:“什么意思啊?”

“话说恋爱中的人都明白这个道理的,怎么你不明白呢?”欧阳慕有意无意的瞟了她一眼,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啊……什……什么道理啊?”邱紫夏还是一头雾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欧阳慕忽然仰头大笑起来,果然,他猜的没错。

“老师有没有教过你,撒谎的不是好孩子哦,呵呵”欧阳慕憋着一脸的笑,对邱紫夏来说,那笑容怎么感觉那么奸诈呢?

“什么什么啊?”邱紫夏低头不敢看他,她也不是笨蛋,早就料到他在测探她了,只不过她一时反应慢,被他耍了,碍于他好像没有要拆穿她,她也只要继续装傻。

“好了,不逗你了,我们开始练了”欧阳慕终于收起他那得意的坏笑,一本正经起来。

“对了,等下我要去看兮舞的舞蹈比较,所以不能练到很晚的。”邱紫夏对他事先打着招呼。“你的好朋友叶兮舞还是个舞娘啊?”欧阳慕颇有兴趣的问着。

“她目前还不是舞娘,她说舞娘她还不希望呢?不过她说总有一天她要成为台上那个最出色的最耀眼的舞王”邱紫夏双眼放着无尽的光芒说着,其实看着别人有梦想的时候,自己有时候真的很羡慕。

“有梦想有斗力是件好事啊?你朋友跳的什么风格的呢?”欧阳慕继续问着。

“她啊,什么风格的都跳呢?其实她的能力是极好的,可惜没遇上她的伯爵?”邱紫夏无奈的为她叹息着。

“这么厉害啊,看来如果今天我不去看一下这位舞王的舞姿,那也太对不起自己了”听她夸大其词的说着,欧阳慕越来越想一睹芳容了。

“你要去吗?”邱紫夏欣喜的看着他。

“怎么,不欢迎吗?”欧阳慕的脸上漂浮着一抹若隐若现的笑容。

“当然欢迎了,要是兮舞知道有人特意去看她跳舞,她非得高兴死的”仿佛她现在就如身临其境一般,明明不是她沾光,可偏偏就是有这么纯真的心为朋友先兴奋一场。

“呵呵,你的样子有些傻?”看着她手舞足蹈的样子,欧阳慕忍住想狂笑的心情,低声呢喃着,可还是不小心被邱紫夏尖锐的耳朵给听到了。

“我哪里傻了”悻悻的反抗着。

“哪里都傻”欧阳慕倒是一脸“坦诚”相告的样子。

“喂,不带你这么损人的啊?”邱紫夏撇撇嘴,不屑的说道。

“我这可不是损人,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那你以后还是不要实话实说好了,这些话放你心中就好了,哼……”

“那可不行,人家说人与人之间相处要坦诚相对的”

“哪有这样说的啊?”………………

两人争吵个不停,为本空虚静怡的房间填满了融洽又安逸的气愤,你一言我一句,每一个字都温暖了他们的心,也许幸福就是在不知觉的情况下你我忘记一切忧愁,谈笑风生。

夜间,街道两旁的霓虹灯闪烁不停,为夜添加着无数的光彩,欧阳慕与邱紫夏穿梭在人群中,彼此脸上都洋溢着恬静的欢乐。

“其实看不出啊,没想到你人小小的,吃的还挺多!”看着邱紫夏左手一袋生煎,右手两串玉米肠,欧阳慕带着一丝佩服的笑容,最主要是嘴里含了一嘴,小嘴都快成肉包团的样子实在可爱。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委屈了,干嘛还要委屈自己的嘴巴啊?”邱紫夏含糊不清的说着。

“可是我觉得这些东西还没你做的好吃啊,你怎么还吃的津津有味啊?”欧阳慕不解的问着她。其实她的厨艺真的很精湛,她做的东西也许不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但是在吃她的东西时,品尝到了一种特殊的味道,那就是真诚。

“我也不知道,感觉品尝别人的成果也是享受啊,呵呵呵……”邱紫夏简单纯碎的笑着,月光倾泻在她的身上,这一刻,她仿佛初若尘世的精灵,纯洁如白纸的灵魂感染了他的心。

“呵呵……”快乐是可以传递的,只要有人笑了,必定有第二个人随着笑起来。

“希望这次兮舞可以顺利通关”邱紫夏的眼色中带着一丝祈祷。

“你要相信她的能力啊,我想她被你说的那么神,一定可以通过的?”欧阳慕也在一旁鼓励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