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透过纱窗,疏密的流进小屋,淡淡的月光折射出一种扑朔迷离的气愤,看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邱紫夏,叶兮舞不禁低声问了一句:

“紫夏,你怎么了,还没睡吗?”

“兮舞,我没事,一会就能睡得着了?”邱紫夏淡淡的回应着。

“哦……不要想太多啊,早点睡,明天还要上班呢?”叶兮舞叮嘱了一句,便盖上被子进入了梦想。

邱紫夏侧身,把胸前的被子揉进自己的手心中,眼泪不知不觉又落入枕边,心中一阵一阵的感伤,拼命压制着她不哭出声音。

“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们,为什么,为什么?”一遍遍的在心中重复着这句话,怎么可能忘记,那个是生她养她的妈妈啊!即使她已死去,要忘记,谈何容易。

深夜,外面静谧得如此的安详,一阵阵风沙吹过,树叶随着风沙旋转在空中,最后慢慢坠落,邱紫夏心中的苦,谁能抚慰。

………………

“经理,早上好,这是你的咖啡!”次日,邱紫夏以笑脸盈盈的姿态端着一杯咖啡递到木成逸的面前。

木成逸差点打了一个寒颤,他还真有些受宠若惊了,本以为邱紫夏每天都会黑着一张脸面对着他,可是他的算盘好像有点失算了。

“您请慢用,我先回到我自己的位置上去忙了,有事叫我”邱紫夏不理会他的诧异,继续用那如春风一样和煦的笑容说完后便迈着有条理的步伐走向了自己的办公桌上。

“我没看错吧,她是不是中邪了?”木成逸一边端起咖啡,一边在心中揣测着。

只见离自己不到两米远的邱紫夏坐在电脑前很安分的整理着资料,看不出她有一丝的不满和不平衡,和昨天的她简直是判若两人。

“不会很中邪了吧”木成逸眼珠子锁定着她,喝了一口咖啡,邪魅的眼睛瞟了咖啡一口,嘴角划过一个诡异的笑容,随后他狮子般的吼声迅速响起:

“邱紫夏,你想我死啊,这咖啡那么苦,你想毒死我啊?”随后重重的把咖啡扔到了桌上,“砰——”的一声咖啡杯落到桌上的声音,还差点把邱紫夏吓一跳。

但是随后她马上平复了一下心情,站起身,缓缓朝他走去。

还是面带着明媚灿烂的微笑,随后慢慢的鞠了个躬:

“抱歉,我马上给你换一杯,请经理息怒”随后端起咖啡便朝办公室外走去。

“额额额……”木成逸的表情马上僵硬住,他本以为她会找是你昨天说不要放糖的理由来顶撞他,可是这和他意料之中的差的太远,他不得不整理一下不平衡的心态,看来是他太自以为是了,要改变对邱紫夏的观点了。

“诺,给你重新倒的咖啡,你请慢用”不一会,邱紫夏又端了一杯咖啡进来举止还是那般的温和如水,让木成逸差点从凳子上栽下来。

他怎么忽然觉得邱紫夏若是不和他顶嘴了,他心里就有点不安呢?还是他天生有毛病,就喜欢被她骂,他赶紧缓定心态,怎么可能,他才不是那种人。

“咳……好了,你去忙吧”木成逸故作镇泰说着,忙拿起一打文件夹开始工作了起来,可是他似乎时不时都会像邱紫夏那里瞟去。

“我就不信邪了,她能一直忍……”木成逸在心中打算着,于是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又是一阵咆哮:

“你以为我喝糖啊,想甜死啊,拿回去重沏”

邱紫夏还是没有表情,耐住心情,面带微笑,走到他的桌前,端起咖啡就往门外走。

再次喝一口:

“奶放多了,重沏”

第三杯,刚到嘴边,表情越来越夸张,行为越来越嚣张:

“没有一点温度,你干嘛不直接给我拿冰水来就好,拿回去,重沏”

………………

来来回回,整了邱紫夏不下于十遍,可是邱紫夏的表情那般的平淡就算了,为什么她的脸上总是挂着那个可恶的笑容,至少让他看来是可恶的笑容。

最后,他终于消停了,邱紫夏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心中暗暗大骂,木成逸龟孙子,看谁的耐心强。

木成逸的胃开始翻滚起来,只能的瞪着“云淡清风”的邱紫夏,这样整都不生气,她跑不累他还喊累了,最主要的是,喝了十来种不一样的咖啡,虽然是小口,胃貌似吃不消了。

“邱紫夏,欧阳慕,木成逸,叶兮舞……你们统统给我过来!”单小夏双手插腰对着宿舍里的人一阵辟天大吼,一阵撼动把正在熟睡的人儿都咯噔一下爬下床。

“干嘛啊这是,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了啊?”叶兮舞揉揉模糊的眼睛,抱怨着。

“睡睡睡,睡你们的头,今天晚上加班,给我去求红票和收藏,不然五天不休”单小夏罗刹般的样子命令着他们。

“啊啊啊啊啊……不是吧?”几人仰头抗议。

“还不快去,否则你们知道后果”单小夏握紧拳头凶神恶煞的样子着实吓了他们四个一跳:“嗖——”的一下,四人早已不见人影。

本想看看周围有什么他“邋遢”的迹象,想借此来数落她的,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甚至用白纸巾摸了摸他自己的办公桌,可是令他想不到的事,白纸下去,白纸回来,干净的不能再干净了,他在想,这个邱紫夏什么时候做事这么得体了。

“哼……看你还想找什么借口来折磨我”邱紫夏暗暗得意着,其实她本来就不是邋遢女,只不过到了一次咖啡在他的身上,他就认定了她是那样的女人,这个太让她气愤了。

“你给我注意盯着下面的员工,别以为没事干一样,要是偷懒,马上签一张罚单,听清楚了没?”木成逸很不爽的命令着邱紫夏,她今天的表现,实在让他太震撼了,太生气了。

事实只能证明,木成逸的脾气很不好,非常的不好,而且很小心眼,非常的小心眼,他就见不得别人好,所以处心积虑的想要置邱紫夏为死地。

然而邱紫夏可能比他的脾气好些,心胸宽广些,所以微笑面对敌人,这招在她的身上才会显灵。

“是,谨遵经理叮嘱,谢谢经理教诲”邱紫夏知道他现在快气炸了,本事和煦如春风的笑容还带了一丝嘲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