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不签呢?”邱紫夏倔强的说。

“不签,我就知道你就仗着我妈喜欢你,才为所欲为了,真是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木成逸的话虽然是心平气和的说出来的,可是每个字都像一针一针的缝在她耳朵上一样。

激将法,她知道这是激将法,可是她还是义无反顾的跳进去了,就为了证明,她不是那么懦弱的女人,就为了证明她不是不知廉耻的女人。

还有,她要挑战这个冷血动物,她相信只要熬过去了,就会雨过天晴的,有时候逼一下自己,也许会有意料之外的惊喜。

“刷刷刷……”邱紫夏在那张纸上签上了她的大名,也许以后她会后悔签上这个名,但是起码现在她不能认输。

“恩,做得好,嘿嘿”木成逸拿起合同,满意的眼神简直让邱紫夏快要爆发身亡,她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世间那么多的苦短了,就是因为有这种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人存在,这个社会才会变得那么炎凉,那么糜烂。

………………

是夜,小屋的饭桌上,桌前的邱紫夏一副想吞人的目光,筷子拿在手中却迟迟不见开动,看的邱紫胜和叶兮舞一阵阵的惊愣。

两个人的表情似乎都写着:这小妮子,今天又受什么刺激了。

“姐,你怎么了?”邱紫胜最先开口问,从他一进来,她就好像鼓了一肚子的气,直到现在都坐在饭桌上了,她还是那个样子,一句话都不说。

“是啊,紫夏你没事吧”叶兮舞好奇的看着她,据她算来,她应该是气的,不是伤心,因为她伤心的样子她见过,所以她并不是很担忧。

“呼……呼……”邱紫夏拼命的深呼吸着,仿佛憋了一肚子的怨气,如果再不爆发出来的话,她就要暴毙身亡。

“姐,你别吓人啊,有什么事说出来啊,你这个样子,会缺氧的!”邱紫胜开始担心了起来。

“是啊,紫夏,谁惹你生气了啊,跟我们说啊,我们替你讨回公道。”叶兮舞一副深明大义的样子。

“还能有谁啊,还不是那个冷血龟孙子木成逸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邱紫夏终于把积累已久的火气爆发了出来,一出口就是大骂了木成逸一顿。

其实听她说脏话的是少之又少,因为在叶兮舞看来,邱紫夏是一个活在悲伤中的女孩,她的世界充满了幽怨和酸涩,但是听到她充满笑容和脏话抱怨的时候,感觉她那份纯真好像是与生俱来的,就像青联出淤泥而不染一般,就算在悲楚在悲楚,她的纯真都不会丧失在那惨不忍睹的世界中。

“哎呀,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我们老大啊!”叶兮舞不以为然,开始吃起饭来了,因为她早就料到,给她当助理,被气成这样可能还是轻的。

“木成逸,你们老大,怎么回事?”邱紫胜可是稀里糊涂的,满脸的疑问。

“是这样的,紫夏呢?被提拔当上了我们老大的助理,也就是我们的上司,可是你姐和我们老大每天都是怒目相视的,合不来,所以这不就气上了吗?”叶兮舞云淡清风的解释着,在她眼中如果邱紫夏不会生气,才不正常了。

“原来是这样啊,姐,你干嘛对一个不值得你生气的人气成这样啊,你要知道,你又不喜欢他,何必伤神呢?”邱紫夏劝解着,担忧的心总算松了下来。

“小胜,你不知道,他简直把我当奴隶了,我能不生气吗?”邱紫夏依旧淡定不下来。

“呵,姐,现在已经不是奴隶社会,你会不会想太多啊”邱紫胜呵呵一笑说着,感觉邱紫夏说的话怎么那么可笑呢?

“你是不知道,他让我签了一个不平等条约,简直比奴隶还奴隶呢?”邱紫夏的胸口好像一团烈火团团烧着她,她实在咽不下这团火气。

“噗……”叶兮舞差点把吃到嘴巴的菜全给喷出来,然后诧异的望着她:“你们两个还真逗,还签合同啊?”

“是啊,我就不明白了,一个当经理的怎么就那么弱智呢?”邱紫夏继续骂着木成逸,想必另一方的木成逸今天的耳朵是没得消停了。

“哈哈哈,要是老大听到你这样说啊,非得气的晕过去,弱智,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叶兮舞没形象的笑了起来。

“喂,你能不能不笑的那么夸张啊,我都快气死了,你一点都不同情,真是没良心!”邱紫夏无语的看着她。

“好了,姐,我教你一个办法?”邱紫胜的话果然中听,邱紫夏马上没有了愤怒的气象,马上欣喜的问:

“什么办法?”

“微笑面对,姐,你知道吗?微笑是面对敌人最大的武器,所以无论何时,你面对他的时候千万不要显得很生气,如果你显得很生气的话,那么他就达到了他的目的,不想让他得逞,你就要微笑?”邱紫胜端起手中的饭碗赐予她方法。

邱紫夏听了后,拨开了云层,她忽然感觉全身像充满了力量一般,是啊,如果她越心浮气躁,越激动,他不就会越得意,越有成就感吗?

“哇塞,邱紫胜,挺不错的嘛,怎么你一说话就那么中听呢?”叶兮舞眼中闪过一丝玄虚看着邱紫胜。

“说的好,微笑是面对敌人最大的武器,木成逸,我不会让你得逞的?”邱紫夏的声音像充满了光电一般,鼓起全身最大的劲,胸有成竹的气势,仿佛她将会成为下一个世界的主宰者。

“那姐你要多吃点,别等还没开战,你就没力气的倒下了,嘿哈哈……”邱紫胜憋住一脸的笑,朝她的碗里夹菜。

“小胜啊,那个……”邱紫夏像想起了什么事情似的,脸上闪过一丝踌躇,欲言又止,让邱紫胜不禁蹙起眉头:

“姐,还有什么事吗?”

“没……没了”邱紫夏眼神闪过一丝焦虑,低下头继续吃着饭,深思熟虑了下,还是没有说出郑亚怜的事情,因为她想了想,都已经抛弃他们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好了,没事了,就快些吃饭吧”叶兮舞不禁催促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