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夏,你怎么出去,那么久都没有回来啊?没出什么事吧!”看着邱紫夏面无表情的回来,叶兮舞马上上前询问着,有意无意间,她似乎捕捉到了她脸上被风干的泪水痕迹。

“呵呵,没啦,一时没找到路嘛!”邱紫夏定了定神情,扯出一丝微笑说。

“紫夏,你的脸色看起来很苍白耶!”叶兮舞还是看出了端详,她太了解邱紫夏了。

“真的没事啦,呵呵,你看我好好的呢?”邱紫夏扬起一个喜悦的笑容,虽然说她不可能完全当她刚才看见郑亚怜那件事不存在,但是欧阳慕已经对她洗涤一次了心灵,至少她没有那么疼痛了。

“真的吗?”叶兮舞半信半疑的观察着她。

“当然是真的啦”邱紫夏拼命掩饰的神情中让人看不出有一丝不好的瑕疵。

“搞笑,她是出去偷懒了吧”不知何时,木成逸悠悠达达的从二楼晃了下来,他早就注意到了邱紫夏道外面溜达的时间,看来是刻意要来刁难她的呢?

“啊,经理”叶兮舞吓了一跳,这个木成逸总是神出鬼没的,也不知道何时他就已经出现在她们身后了呢?

“我才不会那么无聊,出去偷懒了呢?”邱紫夏撅起嘴不满的反驳道。

“是吗?那送个咖啡需要那么久吗?邱紫夏小姐,你可以不可以解释一下你送咖啡的整个过程呢?”木成逸走到她的面前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看着她,谁都知道他又不安好心了。

“那……那,那不是找路找不到了嘛?”邱紫夏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没有一丝的镇定,她的样子摆明了在说谎。

叶兮舞在一旁叹息,这丫头,怎么连个谎话都说不好,连她都蒙混不了,别说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木成逸了。

“哟,我们店里的邱大小姐,我估计没错的话,你送咖啡的地方就是对面那家小区吧,走路过去五分钟都不需要,你要说谎也要编个像样点的理由对吧!”木成逸的喉咙就像一针见血吧,不客气的把她的谎言戳了几个大洞。

“那她家住的那栋楼太偏僻了嘛!”邱紫夏居然挣扎着,她总不可能说她看到了自己的亲生母亲,然后销魂了好半天吧。

“是啊,是不是住在深山老林啊?”木成逸不依不饶的继续刁难着。

“经理,你想为难我就直说,何必找那么多理由。”邱紫夏算是妥协了,她知道,这个木成逸如果要找茬,她就算再有理由,再回辩论,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邱紫夏,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木成逸马上黑起了一张脸,不满的说。

“你自己心里有数,”邱紫夏撇过头,冷冷的说,反正她和他起冲突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哟,现在胆子越来越大了,你还敢和我黑脸了啊!”木成逸恶狠狠的瞪着她,但是奇怪的是,他的眼神里居然没有了恐怖的迹象。

“说吧,要罚我什么?”邱紫夏开门见山的说,她知道,这一顿罚是免不了了。

“你太自以为是了吧,我有说要罚你了吗?”木成逸气的七窍生姻,邱紫夏的话确实激怒他了,原来他在员工心中,就是那么小心眼吗?

“哇,那太好了,经理不罚的话,我去忙了?兮舞,我们走”邱紫夏似非似笑的说完后,便拉着叶兮舞转身要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