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你不懂,不真的不懂,我有多爱你的爸爸,世界上最痛苦的事不是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而是心爱的人居然残忍的伤害,你知道那种滋味吗?比粉身碎骨还要难受啊!”

“妈,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幕欧阳实在不忍心看到她如此的沉痛不觉,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给予她一些力量,因为他知道他是她唯一的寄托,唯一的精神支柱,她不可以再受任何刺激了,已经是惨不忍睹的她不能在雪上加霜了。

“欧阳,呜呜呜呜呜呜……”凄惨的哭声回荡在整个客厅中,周围就像染上了一层雪白冰冷的白霜,尽管六月的威风从窗外偷偷飘逸,但那冷的刺骨的感觉依然无法消失。

白雅惠在幕欧阳怀里不知是苦累了,还是痛的昏厥了过去,幕欧阳把她轻轻抱起走向她的卧室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到床上,温柔的替她盖好被子。

“妈,你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你受一辈子委屈的”幕欧阳修长的指尖抚过她的脸庞,眼中尽是柔意、担忧、心疼。

他依稀记得曾经他的家庭是那么的和睦幸福,但是不知何时,父亲就像变了一个人般,家庭就这样败散,看看这个偌大的房间,寂静空虚的让人感觉阴气沉沉。

幕欧阳的心上就像被一把大刀狠狠划过一般,虽然没有刀疤的伤痕,可是痛楚的感觉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刻骨,如星辰般的眸子布上了一层阴雨,一滴晶莹的泪珠悄无声息的划过他的脸颊,从小他哭的次数屈指可数,可是看到白雅惠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他真的难过,其实他跟白雅惠想的何尝不一样,没有家庭的和睦与幸福,有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在月光的洗涤下,世界变得如此的安逸和祥,月光穿过卧室的白窗,与里面耀眼的灯光相对应,微弱的月光显得微不足道,忽然幕欧阳的眼眸中没有了伤痕,凌厉的神情犹如一把锐利的刀子,握紧指关节发出咯咯的响声。

同样是静谧的一瞬间,可是此时却透露了一股说不出的诡谲与高深莫测。

………………

“紫夏,有外送要送。”收银台上的张甜甜打包好一大袋的咖啡,情不自禁的就唤起了邱紫夏的名字,就好像条件反射一般的自然。

“哦,好……”邱紫夏放下手中的工作淡然的走了过去,对于这种事情,她已经习惯的不能在习惯了,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邱紫夏就是太善良,才会导致别人一喊就到的这种效果。

“紫夏,这个星期又不轮到你送,凭什么叫你啊”站在邱紫夏旁边的叶兮舞本能的拉住她的手臂,微微蹙起的柳叶眉仿佛有袅袅冉起的青烟,带着淡淡不满的她似乎更加栩栩动人。

“好啦,又没什么关系啦!”邱紫夏扬起一抹安然的微笑,好像在说,这些都是她心甘情愿的,她没有受一丝的委屈。

“你就是太善良了,什么事脏活累活都往自己身上揽,紫夏,我是你的朋友,我不想看到你受委屈!”叶兮舞扯动着她迷人的朱唇,脸上尽显心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