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了,他这次是对那个女人动真情了,不会了,不会了”泪水沾湿了欧阳慕的衣裳,一滴一滴泪水都述说了她的心灰意冷,彻底绝望。

“妈妈,他只是一时风流,一时抵挡不住诱惑,每个人心中都还是有根的啊,而你就是他的根”欧阳慕轻轻松开白雅惠,为她拭去眼泪,安慰着,虽然他恨透欧阳成光,但是他始终相信,他不可能真的忘却那个与他风雨同舟,患难与共走过那么多年的人。

“我以前也以为你爸爸只是贪图一时新鲜,好玩罢了,可是这次他来真的了,真的来真的了”白雅惠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两汪泪潭仿佛在叹息着无尽的惆怅和不安。

“什么来真的了”幕欧阳的凝重的脸上阴气沉沉。

“他真的爱上了那个女人,而且他从来没有对我动过手,可是这次居然为了那个女人对我动手,欧阳,我们的家恐怕真的要散了”白雅惠从刚才的抽抽泣泣转换为嚎哭大叫,此刻的她犹如万箭攒心一般,让她如此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早猜到了,妈,我一进门我就知道他肯定打了你,他在外面招花惹草不是一两天了,他已经成了变态,不可能在一心一意的去对一个女人的,妈你放心,我会为你讨回公道的”幕欧阳虽然对幕成光打白雅惠的举止恨之入骨,但是他早就把自己的父亲列为变态这一行列,一个变态怎么可能对一个女人一心一意呢?何况那个女人还只是情妇。

“我没有骗你,真的,我经常看到你爸爸去那个女人家里,今天下午我查清楚了那个女人的住址,想找那个女人谈谈,可是谁知道,我跟她还没聊到两句话,你爸爸就来了,那个女人一脸的委屈无辜相,你爸爸一气之下,就扇了我一个巴掌,欧阳,我爱了你爸爸那么久,无怨无悔的对他付出差不多一辈子,可是……可是换来的是什么,什么锦衣玉食,绫罗绸缎,我都不稀罕,我只要你爸,只要我们一家人开开心心在一起啊!”白雅惠泪如雨下,蚀骨销魂,椎心泣血的哭叫着,如今可谓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他居然当着那个女人的面打你”幕欧阳强压制住内心的火山,两眼透露出来的刺眼炽热的光芒,简直就像地狱里的修罗般可怕,随时都与可能吞噬一个人。

“是啊,我根本没有想到会这样,欧阳,我有种火烧的感觉,我——我不想活了”白雅惠的心凋成灰,哽咽的声音显露出了她对人生已经没什么留恋了。

“妈,你胡说什么,你不活了,以前我不存在的话,你说这句话,没有人可以阻挡你,可是现在你有了我,你不止是为自己活着为他活着,你还要为我活着,如果你也不负责的抛下我,我会恨你一辈子?”幕欧阳忽然只觉得心跳到了嗓子口,他真的不明白,那样风流的一个人居然会有人付出生命,爱到最深的境界到底是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