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昨天她给我们学校送咖啡,不小心被我班上的一个女学生打伤了,我只是给她送药来的,你身为员工的上司,难道一点都不懂得体恤下属吗?”欧阳慕挑起眉头清如淡水的说,但他眉宇间的轻蔑之情还是给木成逸捕捉到了。

木成逸的胸口活生生的被他的话烫到了,他现在满腔的怒火,显然这位大少爷平常都是高高在上,不容人诋毁的,可是今天却被欧阳慕当众批评,真是让他难堪到了极点。

“你们该忙的去忙,站在这里干嘛,不要做生意了吗?”看到员工们围着他们,他更是觉得无地自容,没好气的冲着她们大吼了一句。

转眼间,除了叶兮舞和邱紫夏,其余的员工都一散而去,木成逸收了收怒气,犀利的瞪着欧阳慕,他没想到,欧阳慕短短的一句话,就引起了他心中的怒火,其实他不知道,并不是欧阳慕激怒他的,是他自己太过孤傲,太高高在上,永远只会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怎么能容得下一句诋毁他的话。

“哼,如果先生不是来喝咖啡的,请你离开”木成逸毫不犹豫的下了逐客令。

“你身为员工的上司,员工受了伤,你还让她带伤上班,而且还冤枉她做错事,对着一个受伤的人大吼大叫,先生,于情于理,你是不是该向这位小姐道个歉”欧阳慕不理会他已气的暴跳如雷的木成逸,反而继续咄咄逼人的指责着他。

“谁冤枉她了,臭小子,你存心来找茬的是不是”木成逸勃然大怒,就差没拽起欧阳慕的衣领暴打一顿了。

欧阳慕不愧是凌悦高中的顶尖教师,对于木成逸冉冉烧起的怒火没有丝毫的撼动,反而走向邱紫夏,然而温和的说:

“你没事吧,昨天受伤的脚没事了吧”

“谢谢关心,我没事”邱紫夏淡淡的回答着她,她没想到,他居然还如此惦记着她的伤势,不免让她心中涌起一阵一阵的暖意。

“你们,邱紫夏,你不要做了,马上离开我的视线”木成逸咬牙切齿冲着邱紫夏咆哮着,本来就看她不顺眼,今天闹出这一场事,更让他觉得眼前这个女的是个煞星,是个可怕的绝缘物体。

“不,不要”邱紫夏的大脑“轰”的一下,好像破碎般似的,她不知道,她不知道为什么木成逸就是这么的看她不顺眼,她只不过是刚来的时候一次不小心把咖啡泼到了他身上,

她万万没想到,他居然就这样对她耿耿于怀了那么久。

其实木成逸本有严重的洁癖毛病,只要看到脏的东西,他就会浑身起鸡皮疙瘩,就是因为这样,也怨不得真的受不了,受不了邱紫夏的迷糊行为,从此之后,邱紫夏在他的心中成了名符其实的“邋遢女”,他处处找她的茬,处处针对她,如若不是木成逸的妈妈老是护着邱紫夏,他早就炒了她的鱿鱼了,这次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怎么会放过赶她走的机会。

“经理,紫夏不是故意的,而且刚才我相信真的不是她打破的被子,她是被人陷害的,经理再给紫夏一次机会吧”叶兮舞赶忙张口为邱紫夏求着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