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敢说怎么了,你看看,那些是不是你弄的”木成逸满眼怒火的指了指桌上的杯具和抹布,强忍着快要爆发出来的怒火。

“是啊,是我准备擦的啊,怎么了”邱紫夏不以为然的说了,这个时候的她,怎么忘了他是有洁癖的人呢?

“你看看,弄得凌乱不已,成何体统,你到底是来给店里上班的还是来店里添乱的”木成逸毫不讲情面的教训着邱紫夏。

邱紫夏愣住的看着他,没错,桌上可能是有些凌乱,可是有他也太夸大其词了,至于吗?不就是几个杯子没整理好罢了。

“当时我急着去送外送,所以才忘了整理好的”邱紫夏解释着,她真是觉得今天倒霉透了,身上还带着伤,居然一回来还要听他的训斥。

“别为自己的错误找借口,难道你就那么急于送吗?急的连收拾杯子抹布的时间都没有吗?邱紫夏,要我说几遍,我不喜欢邋里邋遢的人。”木成逸如雷贯耳的咆哮让在场的人不禁都吸了一个寒气,好可怕的——洁癖少爷。

大厅内一片寂静,寂静的可怕,邱紫夏傻愣愣的盯着他,真的是莫名其妙,本来她就不舒服了,为什么,为什么回来还要受他这么无理取闹的责备,难道她天生都该当别人的出气筒吗?

“我没有找借口,当时确实是急着送外送,如果送迟了了,凉了的咖啡会让客人喝的满意吗?”邱紫夏慌张的解释着,但是她的解释中没有一丝的心虚。

“邱紫夏,你还有理了,怎么会有你这么不知廉耻的女人,做错了事不认错就算了,还振振有词了,你是不是不想干了”木成逸暴跳如雷的吼叫着,想也没想就把邱紫夏扁的一文不值,邱紫夏眼前布满一层阴鹜,“不知廉耻”,她真的是这样的女人吗?

“那个,少经理,你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叶兮舞弱弱的替紫夏求着情,声音小的连蚂蚁都听不见,但是还是被木成逸听到了。

“有你什么事,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走”木成逸丝毫没有减少自己的怒火,反而把旁边的员工一一牵连进来,员工们包括叶兮舞只好识趣的离开了,很简单,因为都不想被骂。

邱紫夏倔强的抬起头,好不让这憋屈的泪水流下来,因为她不想让他误认为她在用眼泪博取同情,她不是弱者,更不是那种没用的人,她要证明给他看,她是强者。

“还有看看你,脚上那恶心的液体是什么,送个咖啡送得不像人样了,简直比垃圾桶出来的人更脏”木成逸还是不理会紫夏此时此刻的悲剧感受,扔尖酸刻薄的教训着她。

邱紫夏咬了咬下嘴唇,两只手握紧拳头,忍住,忍住,邱紫夏,一定要忍下去,没办法,谁叫她们店里的工作裙都是遮不住膝盖的,不然她的脚伤也不会那么明显了,不过这个木成逸真的是冰做的,居然说那是恶心的液体,难道他连血都不认识吗?不,不是他不认识,是他根本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都是紫夏的错,我这就收拾干净”邱紫夏把所有的不满与委屈咽进肚子,起码,起码她不能在别人面前露出她软弱无能的一面,她也不能失去这份工作,忍吧,忍过去就好了,忍过去就风平浪静了。

“哼,这次记你一次大过,事不过三,要是在出现这样的情况,你走人吧”木成逸朝邱紫夏丢下一句无情的话,扬长而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