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这个声音,都是是邱紫夏难以忘怀的。

当紫夏的颜容在他的眼眸中闪过熟悉的光芒时,他的心“咯噔”作响,一年前的今天那场画面在他脑海回荡起来。

不知为何,事情已经过去如此之久,可那天的情景一直缠绕在他的脑海中。

那天,他回到屋中,看到人已离去,他满怀着担忧冲到外面去寻找,冲到雨中,就只为一个不相识的女孩,跑遍了几条街,就是不见她的身影,他带着湿淋淋的身子满脸失望的回到自己在外租的小公寓中。

他的脑海中邱紫夏的身影迟迟不肯散去,让他不禁心烦意乱起……

没想到,今天,还是这个日子,他们再次相遇,而且,他又一次撞摔了她的苹果。

“是你”欧阳慕诧异中带着一丝惊喜开了口。

邱紫夏内心涌上一阵阵的惶恐,他看到她似乎有些喜悦,可是她看到他,简直像是在做一场噩梦。

她的脚步往后退了两步,脸色开始泛白起来。

“不,不是我”她带着惶恐无比的情绪否决着,她没想到,事过近千,那个人,时涵阳把扬言把她送给的那个男人,还记得她。

“你不记得我可吗?我是——”欧阳慕走上前刚想唤醒她沉睡的记忆时。

“刹——”公车来了个急刹,公车上的广播响应着,这一战已到,邱紫夏慌忙的挤过人群,下了拥挤的公交车,紫夏瞬间五脏六腑都得到释放,全身血脉也正常流动了,心也没有了惶恐不安。

她轻轻的拍着胸脯,眯了一下眼睛,示意:还好有惊无险。

看着紫夏落荒而逃的背影,心里莫名的忧郁起来,他清澈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忧伤,握了握手中摔烂的苹果,他在想:难道她真的把他当成那种人了吗?

为什么我会这么在意一个陌生人的想法?他不解的问着自己。

………………

月色朦胧,街道上的路灯放射出亮丽的光芒,照亮着每一个角落的黑暗,可是心中的黑暗又要怎样在能照到呢?

邱紫夏带着晃荡的心情晃悠到离自己工作的咖啡店不远的江边,幽幽江水,在习习晚风中,江对岸的灯光头顶着点点星光把江水映照出了粼粼波光,万籁俱夜,朦朦迷雾中,一切是那么不可捉摸,又那么的耐人寻味,一阵凉风吹过,似乎让紫夏的每一根神经都感到不可言喻的抚慰。

她坐到了江边的一把长椅上,惆怅的眼神迷离的眺望着远方,月光把她孤独的身影拉的长长的,她不知觉又想起去年的今天,爷爷手指颤抖的把一个大苹果交到她的手中,眼里语里都是浓浓的不舍。

她不知道她是这么度过她那可悲的生活,爸爸从小对她的残忍让她直到现在都还无法释怀,那叠厚厚的阴影犹如一座大山积压在她的胸口,成了她人生就最可怕的一场噩梦。

“爸,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呜呜呜呜……”两汪寒潭悄无声息的落下两行晶莹剔透的泪水,她痛苦的呢喃着,脸上写尽了她的悲痛欲绝。

最终她还是没忍住低声啜泣起来,哭声徘徊在江周围,那么的凄凉、那么的悲催、如万念俱灰一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