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再次打电话给我,叫我回家。我已不能回避的是母亲已经拖人帮我介绍了几个姑娘,等着我回去相亲。我只能对何婉清说,这是很荒唐的。母亲如此快的自作主张想必是因为何婉清。
大姐在我把实情告诉母亲的第二天,打电话给我询问我的情况。母亲已经把我要结婚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她。大姐和母亲一样吃惊,但是她没有母亲的声色具厉,而是绘声绘色的对我说:“小弟,你要想清楚啊,这可是一辈子的是啊,你以后会后悔的。你要想想妈多辛苦,她肯定接受不了。”
我说:“大姐,我知道,可是我已经没得选择了。”
大姐说:“什么没得选择,你才26岁,以后的路还长着,用不着急着结婚。”
我说:“我能等,可是她不能等了。”
大姐说:“你想想清楚,她大你那么多,你们怎么可能结婚。”
我说:“大姐,我们现在很难分开了。”
大姐说:“听我的话,回来工作。”
我问:“大姐,还有其它选择吗?”
大姐突然严厉地说:“你用脑子想想清楚,家里就你一个儿子,爸妈把什么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你这样子叫他们怎么做人。”
我说:“事情没你想得那么严重,她是个很好的人。”
大姐说:“人好也不能让她变年轻,你想想,她比我还大。是不是她硬要和你结婚的?”
我说:“不是的,她不想结婚,是我要跟她结婚。”
大姐说:“你不要这么傻,人家都不跟你结婚,你要尽早放手。”
我说:“大姐,这不可能,她一个人很可怜,我不能离开她。她还有一个女儿和毛毛(大姐的儿子)差不多大。”
大姐说:“什么?她有女儿?”
我说:“是的,她离过婚,她丈夫五年前贩毒被抓,判了终生监禁,那时候他们离了婚。”
大姐说:“小弟,你有没有搞错,你怎么碰上这种的女人。”
我说:“大姐,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两年前我就和她在一起了。”
大姐说:“不是我要阻拦你,可是你娶一个这样的女人全家人心里都感到不舒服。”
我说:“我能体会你们的感受。”
大姐说:“你自己想清楚,我是过来人,最好听我的。”
我说:“知道了。”
说完电话,我陷入了长长的沉默。大姐的话比母亲的话更让我心有戚戚。母亲的话我还有反抗的情绪,对大姐的话却没有。
我想,也许作为同龄人,大姐和何婉清更容易沟通,但是也更了解彼此的禁忌。所以她才如此努力的劝我回头。
跟大姐的通话,我没有让何婉清知道。我怕她再次受刺激而要跟我分手。这个时候,何婉清似乎变得特别敏感和脆弱。如果她知道连大姐也反对,她肯定会更难受。道理和上面是一样的,她们是同龄人。
所有事情都变得没有可能。我能想象,父母私底下讨论有多么激烈,几个姐姐在一起说起我场面将是何等壮观。可是,所有这些丝毫不能动摇我娶何婉清的念头。这辈子,我非她不娶。
然而,何婉清一直在逃避。除了逃避婚姻之外,她最终逃避的其实是年龄。有时,连她自己也难以接受和我终守到老的事实。觉得这是童话。
对我,对何婉清,年龄都是一个尴尬。偶尔,当我沉下心来,静静回想与何婉清结婚这件事,觉得事情其实真的很荒谬。至少,这样的结合结局是一个很大的空洞。我无法预测以后会怎么样,连婚后最基本的会不会有孩子也是未知数。对其它的,更是一无所知。
何婉清最近的情绪越来越厉害,她时常流露出悲观的情绪。或者,她也想过试图说服我离开她。在某个时刻,她认真地对我说过:“我不能和你结婚,和你结婚的人不应该是我。我只会害了你。你去找个年轻的姑娘,然后我祝福你们。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当你的亲人,以阿姨的身份出现在你的婚礼上。我会给你们红包,献上我最好的祝福。”
我记得我立即反驳了她的话。我说:“你胡说什么?我要的就是你,你现在还不明白吗!”
何婉清怔怔的看着我,沉默无言。
我继续说:“如果你不想要我了,我可以离开。可是你不能为了我而放弃跟我在一起。如果是这样,不管等到什么时候,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等你,直到你答应嫁给我为止。”
何婉清突然抬起头看着我说:“我已经四十岁了,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我们不可能一辈子在一起。”
我说:“为什么不可能,只要你答应,我就能做到。”
何婉清说:“不是我不想答应,是现实容不下我们。我这样的女人注定只能一个人。”
我说:“你是怎么了?好好的为什么跟我说这种话。我说过你以后不会一个人的,我会陪你到老。”
沉默。或许像是发呆。何婉清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她神情恍惚地问我:“你真会陪我到老吗?”
我说:“真的。你不相信吗?”
何婉清说:“相信。你的话我一直都相信。”
我问:“那你为什么还问我?”
何婉清说:“我只是不相信自己。”
我说:“你别想太多了,过几天我就带你去我家,我相信我父母见了你以后会改变想法的。”
何婉清难以置信。但我坚持告诉她我要带她见我的父母,把天幼也带过去。
我再次打电话给母亲,向她说明我想带何婉清回家。母亲一开口就把我的要求否定掉。她说她不是不欢迎何婉清,如果何婉清是我的朋友或者其她什么人,她非常欢迎她,可是作为我要娶的女人她实在不能接受,更不想让邻居知道,她丢不起这个脸。我说:“妈,你迟早要见的。”
母亲说:“孩子,妈也很想你们回来。可是你带她回来叫妈怎么做?”
我说:“妈,我知道你为难,但事情就是这样了。”
母亲让父亲接电话。
父亲说:“你想清楚了没有,这是一辈子的事。”
我说:“想清楚了。”
父亲轻声叹了口气,说:“还是我去看你吧!”
我问:“爸,你要来这里吗?”
父亲说:“是,我很久没有去你那里了,想去看看。”
我说:“好的,你什么时候来,我去接你。”
父亲说:“我坐明天晚上的火车,后天早上可以到。”
我说:“好,后天早上我去火车站接你。”
对于父亲的这么快到来,我自然是欣喜。何婉清也感到惊讶。后天,星期六,我可以和何婉清一起去接父亲。但是,何婉清马上担心起来,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父亲。
照理,父亲今年六十岁,大何婉清二十岁,刚好是父亲和女儿的年龄。可何婉清却显得忧兴冲冲,不知所措。
我对她说:“你别担心,我父亲是个老实人,他一生都没有做过亏心事。他来只是看看我们,没有其它的目的。”
听了我的安慰,何婉清依然激动。我想,虽然我一直在劝她跟我回家,但是她的意识里始终没有做好见我父母的准备。或许,她始终没有想过有一天要见我的父母。她害怕那一天的到来。
“婉清,你不要紧张,不管我父亲来了以后结果怎么样,我都会娶你。我不要你因此而如此担心。你放心,有我在什么都没事的。”我轻轻对何婉清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