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回到了旅馆,呆到中午,然后离开了这个地方。何婉清除了上面对我说过的那几句话,几乎没有再向我提起过监狱里那个男人的情况。我想,这样很好,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必再问。
回家之前,我们决定在这个小市再住一个晚上。当作来旅游。我们在市区一家宾馆开了房间,房间比昨晚的旅馆房间好了很多,房价却差不多。我猜测,一定是那所监狱滋生了那家旅馆。
小市的天气比我们所在的城市更冷。在地图上,它只稍稍偏北一点。这令我匪夷所思,地图上一个拇指不到的距离怎么会冷这么多。因此,我和花蕾首先想到的是到商场给花蕾买衣服。
何婉清坚持要买一件黑色的外衣给我,原因是我试穿了那件衣服后,何婉清认为很好看。然而,我坚决不要,因为我一看价格就想跑。但是当我领着花蕾到下一家店时,何婉清已经拎着那件衣服回来了。
我说:“这么贵的衣服我会舍不得穿的。”
何婉清说:“哼,舍不得也得穿。我买的你敢不穿。”
我只能赶紧说:“我每天都穿。”
何婉清很开心的笑了。在她的笑声里,我发现了女人的一个天性她们都喜欢让男人穿上自己买的衣服,不管衣服合不合适,只要是她们买的。
当然,何婉清买的衣服我很喜欢。
逛街的同时,我想起我独自在黄山脚下逛集市的情形。当时,我急切希望何婉清能够在我身边,能够与她一起逛集市。可惜,最后我得来的是商贩的一句咒骂:“妈逼学什么人深沉个毛啊。”
我现在想起这句话,觉得很不可思议。如此拗口的话,商贩竟能一溜烟从嘴里飞出来。
买完衣服后,我们知道小市除了主要几条街道有些商场之外,外围全部是居民区和错乱不堪的民宅。已经没有什么地方好逛,于是我们买了一些吃的,便回到了宾馆。与外面寒冷的天气相比,宾馆房间里显得温暖无比。
我们三个人坐在房间里,边吃东西边聊天边看电视,大家都很开心。使何婉清想不通的是,同样的事情,在家里和在宾馆房间里怎么感觉就完全不一样。我说:“那是当然的啦,因为你付出了人民币。”
何婉清说:“有道理有道理,不过以后我还是宁愿在家里看电视吃东西,在这里不划算。”
我说:“你讲得很对。”
但是我还想到了另一些东西,比如结了婚的女人总是节俭的。可是现在,她算结婚了吗?我又扮演什么角色?
我无法确定。
第二天中午一点左右,我们坐上了回家的车。又经过将近五个小时的跋涉,我们风尘仆仆的到了自己的城市。又经过二十多分钟的出租车,我们到了家。花蕾显然是累坏了,不吃饭就想睡觉。
何婉清匆匆煮了面,哄着花蕾吃下,才让她睡觉。我洗过澡后,也上床了。只有何婉清还不知道在忙什么。
之后不知道哪一天,我接到了李准的电话。我们还没聊几句,他就急着想挂手机。我说:“你急什么啊,又不是长途。”
李准说:“老兄,我们相差十万八千里还不是长途啊,你以为‘移动’是你家啊!”
我说:“老子就在你家隔壁,还天天从你家门前经过。”
李准说:“我家隔壁是一家妓院,难不成你天天去**?”
我大声吼:“你欠揍啊!”
李准马上改口说:“下次请你吃饭。”
我说:“不用下次,就今天。”
李准说:“好,你飞过来,我立刻请你吃饭。”
我说:“你得说话算话,我现在在何婉清家里,马上过去。”
李准惊讶万分。
我说:“你不用惊讶,我呆会把我一家都带来,你别怪我心狠。”
李准干脆的说:“好好,都来,我请你们一家子吃饭。”
我说:“你皮夹塞满一点,免得到时买不了单难堪。”
李准说:“一定,一定。”
我愉快的接受了李准的邀请。
李准是本市人,他家离学校大概一个小时的公车,离何婉清家里大概也是一个小时的公车。而据我多次来回学校与何婉清家里也是一个小时公车的经验,我断定,在本市地图上,何婉清家与李准家及学校三个地方应该呈一个正三角形。
这个发现,使我兴奋不已。我觉得古人有句话说得很对:人逢喜事精神爽。
我带着何婉清和花蕾来到与李准约好的饭店。我远远看见李准带了一副墨镜神气十足的坐在那里等我们,他旁边还坐着一个女人。
“这位是?”我走到李准身边问。
“她是我朋友。”李准飞快的说。
“这是我老婆和我女儿。”我向李准的朋友介绍何婉清与花蕾。
李准的朋友瞪大眼睛看我们。
“瞪什么眼啊,他们就是一家人,别多事。”李准拍了一下身边的姑娘,对她说。
我实事求是地向她解释了我与何婉清的关系。从她的表情我看出,她对我第一次与她见面就如此勇敢的告诉她这些事,感到很不可思议。
“你没回家怎么也不早点通知我啊,免得我一个人在家无聊透顶。”李准对我说。
我说:“我也是后来决定不回家的,一开始没决定好。”
李准指着我与何婉清说:“你们两个现在感情坚不可摧了吧。”
何婉清立马抿着嘴笑了。李准的朋友虽然不知道内情,但是也被李准的这句话逗乐。
我说:“是,坚不可摧。”
李准说:“好,坚不可摧就好,你以后总算不用再跑黄山跳悬崖了。”
我笑着没法回答。
“你小妞越来越可爱了。”李准捏着坐在他身旁花蕾的脸说。
花蕾扭头,说:“哼!”
李准说:“哎呀,好大的脾气啊!”
花蕾又大声地说了一次:“哼!”
李准说:“哼什么哼,难道你只会说一个‘哼’字吗?”
花蕾扭着头再一次说:“哼!”
我说:“天幼,今天叔叔请你吃饭,要对他客气点。”
花蕾不理睬我。
当服务员上菜并给花蕾倒了一杯饮料后,花蕾马上就眉开眼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