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外烟花爆竹的响声不断,使我想起我在家里过年的情形。家里每年过年都有很多人,既热闹又融洽。几个姐姐对我疼爱有加,每年都给我买一大堆衣服,还给我压岁钱。
父亲因为众多子女都聚在一起,显得很开心。这在他,很少有。父亲很少有开口笑的时候。他总是沉默多于说话。母亲虽然忙于厨房,几乎忙得不可开交,但她依然乐此不疲。她一生都没有停止过劳动。我们叫她休息,可是她一停下来就全身不自在。
我除了和四个姐姐聊个没完之外,还负责照看外甥和小妹。小妹虽然不经常和我们在一起,但是她和我们在一起很融洽,也很愉快,四个姐姐都对她很好。我有这么多姐姐,难得有一个妹妹,对她也特别照顾。
何婉清听了我对自己家里的描述,既羡慕又难以置信。她说她三十五岁以后就只有和天幼两个人生活。
我依旧对她说:“以后不会了,有我,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之前我对何婉清说这句话,她总是默默接受,不给我答复。而今天,我说完这句话,她忽然失声痛哭,然后抽泣着对我说:“我怕有一天会失去你。”
“不会的,只要你愿意,我一定陪你到老。”我坚定地说。
何婉清搂紧我,我依然感到她瘦小的身体在我怀里瑟瑟发抖。我想之前的两次婚姻对她打击实在太大。
我还想起了监狱里的那个男人和那个说要用命去还债的男人。这两个都大我十多岁的男人我从未了解过他们。
他们我都憎恨过,此刻我却很想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不知道那个用命去还债的男人是否还在世。监狱里的那个男人不知道长什么样,我也突然想知道。
我问何婉清要不要到监狱看看花蕾的爸爸,虽然花蕾几乎已经把他忘掉,但是他毕竟是她的亲身父亲。何婉清考虑过后,决定带花蕾去看他。我陪她们一起去。
过完大年初一和初二,初三一早我们便坐上了去监狱的车,监狱在较远的另一个市。满车几乎都是赶着去拜年的人,人们兴奋地谈论着新年的话题。花蕾与何婉清坐在一起。与周围的人相比,她们显得冷静很多。我坐在她们后面,我的旁边是一个与我年龄差不多的男人。但是,看起来,我比他老成很多。
他主动跟我交流,我随便跟他聊了几句。但是,他却一发不可收拾。他跟我讲了许多关于他的事,而且声音跟大声,大得当旁人不存在。初次见面,我对这个男人能如此信任我而感到高兴,但是他的罗嗦和大声又使我觉得厌烦。
他说他是我正要去的那个市的人,除夕夜家人给了他许多压岁钱,大年初一他就一个人出来游玩。直到今天才回家。
一路上,他几乎把这两天的行程毫无遗漏的告诉我,包括他何时何地如何遇上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并怎么与她相识相知,最后她还让我看那女人的手机号码。
我说:“你很厉害啊,这么容易就被你搞到了。”
他笑得十分得意,也十分大声。
我对他能在公众场合如此大声的说话和笑,并毫无顾忌感到不可思议。假如换了是我,我绝对做不到这样。
他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指了指前面的何婉清。他又问我花蕾是我什么人,我说她是我女儿。他惊讶地看着我,问:“你女儿都这么大了啊?”
我点点头。
“你几岁了?”他马上接着问。
“比你大个两三岁吧。”我说。
“那你真是太厉害了!”他说。
“怎么厉害?”我问。
“你这么大就有女儿了还不厉害啊!”他说。
我想告诉她花蕾不是我亲身女儿的事实,但是犹豫了一下,又没说。我只是说:“还是你比较好,你看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没人管着多自由。”
他依旧笑得十分得意。看着他如此兴奋的样子,我忽然觉得自己真的老了许多。
这位年轻的兄弟最后问我去那里坐什么。我想了想,说:“随便出来走走。”他相信了我的话。我在想自己为什么要隐瞒,却说不出为什么。
大概将近五个小时的长途跋涉,车子终于到了车站。虽然才大年初三,但是这个小小的市小小的车站已经聚集了许多人。我不知道他们这么早聚集在这个小小的车站到底为了什么。难道在家里不好么?
我这样跟何婉清讲,何婉清说:“人家也是为了生活。”我很快领悟到了何婉清的这句话,并且提出了一个疑问:有什么不是为了生活?
大约又经过半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到达了监狱。可是监狱已经过了接见的时间。这在之前,我们已经预料到。我们便住到了监狱附近的一家旅馆。
旅馆的房间是用木头隔开的,每间都如此。晚上当我们睡在里面时,隔壁的电视声音和讲话声音能非常清楚的传进我的耳朵。我从他们的讲话声音听出来,这里住了许多明天一早要去探监的人。
为了能尽早探监,天蒙蒙亮我就叫醒了何婉清与花蕾。我说:“这个旅馆里所有的人都在今天探监,我们得早点去。”
何婉清问:“你怎么知道?”
我说:“昨晚偷听到的。”
何婉清疑惑。
我接着说:“昨晚你们睡着的时候,我从隔壁那儿打听来的。”
何婉清揉揉眼睛,对我的话深信不疑。
我们匆忙买了早餐,边走边吃去监狱。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来监狱,显得神圣而惊慌。主要是天太冷了。
还好,监狱的大门已经打开。我们到了接见室,发现已有两男三女在排队。两男是两个老头,都神情凝重。三女中有两个是老太婆,估计分别是两个老头的老伴,那个年轻的女子我猜不出是谁。不过,看情形,我猜他们是两个家庭,分别在大年初三来看两个不孝的儿子,那个年轻的女子应该是其中一个儿子的媳妇。
我们排在了他们后面。过不了多久,我的后面排起了一条长队。我没想到,大过年的在监狱这种地方还有如此多的人。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约半个小时后,轮到了我们接见的时间。排队时,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进去见那个男人。何婉清让我自己决定。在进门的那一刻,我从人群中退了出来。我突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想进去见他。
里面的情形我一点都不清楚。我只能凭何婉清的只言片语来猜测那个男人的长相。事先,我买了一条烟准备送给那个男人。但是,那烟最终被决定由监狱里的人转交给他。我不知道那男人能否收到。
二十多分钟后,何婉清领着花蕾从里面走了出来。何婉清表情没什么变化,倒是花蕾表情冷俊。
我问何婉清:“他还好吧?”
何婉清低声说:“恩,和原来差不多。”
我问:“天幼怎么了?”
何婉清说:“她不知道对她爸爸说什么,一直没有说话。”
我赶紧抱起花蕾快步向外走去,嘴里说:“叔叔给你买吃的,你想吃什么。”
花蕾一脸沉默。
在长长的人群中我们快速走出了接待室。空旷的大门内,依旧显得十分冷清。里外有如天壤之别。
这是个被与世隔绝的地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