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校放假之前的最后几天,我终于又与何婉清聚在了一起。这令我有了一个多月来难得的高兴。其他人都离开学校后,我依然留在学校。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与何婉清在一起。
花蕾放假后,何婉清还要在医院工作,离她放假至少还有两周。因此,我当起了保姆的角色,照顾花蕾。
学校在规定的日期内封闭了寝室楼。最后一天,当所有寝室的人都已走完,我一个人装了几件衣服从空荡荡的楼道里下来时,我发现学校里从来没有如此安静过。这对我震动很大。我想到有一天我们终会人去楼空。
我住在了何婉清家里,除了帮花蕾复习作业和烧饭之外,整日没事情可做。何婉清对我留在她家里显然是乐坏了头,至少她不用担心没人给天幼做饭。我打了一个电话给家里,说我要晚点回家。我尚未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父亲对我的晚回去没有异议。自从我懂事以后,他几乎没有干预过我的事情。母亲在电话那头除了对我说要注意身体多穿衣服多吃东西之外,没有其它的话。
他们两个一贯如此。
每天下午,我都会到医院接何婉清下班。何婉清劝我不要去,可是我依旧坚持这么做。其实我对自己能这样坚持也感到不可思议,我曾试图不去医院。可是每天到了下午,我总会不由自主的出门。
有时我会先带花蕾出去玩,玩到何婉清快下班时,再和花蕾一起去医院。几次以后,何婉清的同事也都认识我。
一天,何婉清的一个女同事还请我们到她家里吃饭。这令我十分意外。对于这顿饭,我总觉得最尴尬的是我。
虽然何婉清的同事对于我是何婉清的男朋友后来也不再有异议,但是到了何婉清同事的家里,与她同事四十多岁的老公边抽烟边喝酒,我还是觉得有点不相称。不过幸运的是,对于喝酒和抽烟这两件事,我基本上已经游刃有余,不逊于任何人。
那天要不是何婉清暗地里制止我,我几乎就把她同事的男人给喝倒了。嘿嘿。这令我很是得意。
从小区到家里的路上,何婉清总是说我喝多了。我说我没有喝多,不信可以再去喝。何婉清马上就改口说我没有喝多。因为她怕我真的再去喝。
花蕾在一旁说:“叔叔,你喝了那么多还能喝啊?”
我说:“是啊,叔叔还能喝上一大缸。”
花蕾抿着嘴哈哈大笑。她笑的时候,右脸露出一个深深的酒窝,我似乎此刻才发现。
我说:“你什么时候有酒窝啦,怎么我以前都没看见。”
花蕾说:“我不是一直都有酒窝的啊,是你没注意看。”
何婉清说:“你看,我脸上也有一个酒窝。”接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脸。
我对何婉清说:“哪里啊?过来我看看。”
何婉清把脸伸了过来,我乘机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你”,花蕾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说:“你你什么,要不要再来一下。”
说完,我又乘机在何婉清脸上亲了一下。熟知,花蕾忽然叫道:“叔叔,我也要亲。”
我非常乐意地蹲下来亲了一口花蕾。亲完后,我站起来得意的对何婉清说:“你看,你们俩母女的豆腐我都吃到了,还说我臭美。”
何婉清愤怒的扭我手臂,说:“还要不要吃豆腐。”
我“啊”的叫了一声,赶忙说:“不要吃了。”
何婉清马上替我揉捏她扭过的地方。
我说:“谢谢老婆。”
虽然大部分时间我都呆在家里无所事事,但是时间依然过得飞快。过年的气息在小区里越来越浓。我花了两天时间在小区里还没有一户家庭开始打扫屋子的情况下,打扫了整个房子。何婉清下班回来看见后,十分感动,也十分开心。
她说:“今年总算请了一个免费保姆兼家政工。”
为此,何婉清特地抽空烧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慰劳我。吃过晚餐后,我才发现这并不是一件绝对的好事。因为吃完饭后,我还要帮忙洗碗。惟独花蕾一个人渔翁得利。
几天之后,何婉清也开始放假。我的免费保姆兼家政的工作终于得到解脱。不过回不回家过年,成了我心里的难题。何婉清建议我回家。
我对何婉清说:“要不你跟我一起回家?”
何婉清一阵无所顾忌的笑过之后,说:“好啊,我就当你未来的丈母娘提早到你家拜年。”
我说:“有这么年轻漂亮的丈母娘和聪明可爱的媳妇,我妈肯定高兴的合不拢嘴。”
“不过有一个问题挺麻烦的。”我接着说。
“什么问题?”何婉清问。
“如果我妈急着想抱孙子,我该跟丈母娘生还是跟我媳妇生呢?”我说。
“流氓。”何婉清夸张的给了我两个字。
“我流氓你就是流氓丈母娘,我媳妇就是流氓媳妇。”我说。
“亏你还是大学生,脑子里尽是肮脏的东西。”何婉清说。
“现在的大学生都这样,没有不肮脏的。”我不以为然地说。
“你还嘴硬!”何婉清说。
“我嘴唇厚,很软的,天幼都摸过好几回了,她摸过了都说软软的,你还说我嘴硬。”我说。
何婉清痴笑着,不理我。
最终,我还是因为车票的难买,放弃了回家过年的念头。
这年冬天,我第一次没有回家过年。母亲打电话问我为何不回家,我说我留在学校里。母亲对我的解释显得忧虑重重。她怕她唯一的儿子在外面会有什么不测。我说我很好,不用担心。
对于这些雷同而又重复的话,我曾经显得很不耐烦。可是有一天当我突然发现父母已经老得很像个老人时,我很快改变了想法,觉得这些话非常有必要。对于他们,这个必要好像是一种安慰。
这年冬天,我还前所未有的和自己心爱的女人住在一起。而且看起来,很像是一对夫妻。我开玩笑的对何婉清说:“我入赘你家了。”
何婉清对我的话没有丝毫的异议。
除夕那天,我们一起包了饺子。每年在家里过年,母亲也会包饺子,但是我很少帮她一起包过。我只在饺子下锅的时候,等站在锅旁,母亲一捞起饺子,就先尝为快。然后,看着母亲继续包她的饺子。
今年冬天,在何婉清家里,我学会了包饺子。我开心的吃着自己包的饺子,同时对何婉清说:“以后,我要包饺子给我妈吃。”
这是我当时最真实的想法。
吃过饺子后,我们三人一同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花蕾兴奋过后,新年的钟声并没有抵挡住她的睡意。她靠在我怀里不知不觉睡着了,我把她抱到了她自己的床上。
客厅里只剩下了两个人,突然安静了下来。少了花蕾,仿佛整个世界少了一半人。何婉清温柔地靠在我肩上,看着电视。
我突然说:“虽然我留下来,但是好像也没给你们带来热闹。”
对此,我感到有一点点内疚。
何婉清说:“傻瓜,别想多了,有你在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问:“有多长时间只有你和天幼两个人过年了?”
何婉清回答:“三年。”
我不禁抱紧了何婉清,说:“以后不会了,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何婉清紧紧抱住我。她单薄的身体在我怀里几乎瑟瑟发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