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一时无法相信李媛的话,但是它给我带来的冲击远远超出了我的意料。这样的情形总让人觉得伤感,甚至想哭。可是当时我并没有伤感,也没有想哭的**。
所以我依然当这不是真的,当李媛没有跟我说过这些话。就算是真的,我也宁愿不信。
可恨的是,这天晚上,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男子的电话,他说:“你好,我们能找个地方谈谈吗?”
我说:“好的。”
他是何婉清的丈夫,那个与我打过架的男人。我没有犹豫就答应了他的要求。
事情发展到这里,我并不认为一切都与我有过深的关系。我甚至认为,我曾经参与发生的那些事,我在其中都是多余的,而且很傻,包括爱上何婉清。然而,当我再次面对她们时,一切依然都走向了我所未知的一面。
我和他约在一个饭店见面,他点了菜,还要了几瓶啤酒。
简单的寒暄之后,他端起一杯酒,说:“老弟,以前有得罪的地方多多原谅。”然后一饮而尽。
我感到意外,听他这么说,我也端起酒杯说:“我也有错的地方,相互原谅。”然后也跟着一饮而尽。
他说:“老弟,你是个好男人,也像个男人,比我强多了。”
我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说:“我知道你对何婉清好,她也对你好。都是我不好,拆散了你们。”
说完这句话,他又一口将杯里的酒喝了下去。
我又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说:“何婉清与我结婚是我逼她的,一开始她不愿意。后来我拿你威胁她,我说不跟我结婚我就到你学校报复你。她才勉强答应。不过,后来我知道,她跟我结婚也不完全是因为我逼她,她是不想耽误你的前途。”
“老弟,是我对不起你。”他端起酒杯说,一口灌了下去。
我全神贯注地听他说话,心潮澎湃,脑子里却一片空白。我拿起酒杯也一口喝了下去,然后又倒了一杯,将酒吞下。
“你为什么现在要告诉我这些事情?”我问。
“我已经和她离婚了。”他说。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说。
“你可以给她快乐。”他说。
“我连自己都不快乐,怎么能给她快乐。”我说。
“不管你怎么说,也不管你怎么想,我以后不会在你们面前出现了。我真诚地希望你们能够在一起。”他认真地说。
“你为什么和她离婚?”我问。
“我已经欠了一生的债,迟早要用命去还的,我不能连累他。”他说。
“你为什么不早点这样想。你知不知道,我刚刚才从没有她的痛苦中摆脱出来。”我忽然大声地对他吼道。
“对不起,是我不好。”他低沉地说。
“对不起有用吗?”我愤愤地说,恨不得站起来一脚把他踩在地上。
他从口袋里拿出烟,抽出两只,同时点上,然后递给我一只。我呆呆地看他,麻木的接过烟,用力吸了一口。
“结婚以后,你有没有打过她?”我问。
“吵过几次,但是没有打他。”他说。
我默默地低着头,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我想知道的他已经告诉我,我只想确保何婉清没有再受到他的伤害,至少在**上没有。
他说:“老弟,我再敬你一杯。不管以后你还能不能和她在一起,我都希望你能过得好。”
我说:“我曾经说过,没有她我好不了。”
他说:“老弟,你是我见过的最干净的男人,她遇上你是她的福气。我已经跟她说过,她很快就会来了。”
我不知道他说的“干净”是什么意思。
他接着说:“我是个赌徒,已经欠了一生的债,迟早要用命去还。”
然后,他又端起酒杯一口喝下去。
喝完,他说:“老弟,我走了。”
我还没来得及问他欠了多少债,他已经起身离开,经过我身旁时,带起一阵风。我转头看他,一个背影向门口走去。
默默无语。
我想理清思绪,却发现脑子一片空白,想什么都不能集中精力。
几分钟后,何婉清出现在落地窗外。她穿了一件我以前没看她穿过的衣服,下身是裙子,从落地窗外走过。一看见她,我心脏就剧烈地跳动。
我一直看着她走到门口,我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看着门口。何婉清在门口里面一点的地方看见了我,我们相互对视。这样的安排,并不高明,故意延伸出来的巧遇,从一开始就注定没有很好的开场白。
从她惊讶地神情,我能猜出她想问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我径直走到她面前说:“他走了,等你的人是我。”
何婉清震惊的看着我,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很早就来了。”我说
“他已经走了。”我继续说。
“你看到他了?”何婉清问我。
“我们从一开始就在一起,刚才我们谈了很久,是他叫我来的。他跟我说了很多话,然后一个人走了。”我说。
“他说了什么?”何婉清问。
“他说他欠了一生的债,要用命去还,所以跟你离婚”我说。
何婉清陷入了沉默。
我问:“你爱他吗?”
何婉清没有回答。
我又问:“那你爱不爱我?”
何婉清依旧不作声。
“你到底爱谁?”我大声吼起来。
周围的人立即投来了好奇和胆颤的目光。何婉清被我吓了一跳。我看着她,仿佛看着一个正在离我远去的人,抓不住她的手。
她说:“我们换个地方再谈。”
我悲哀地说:“你能不能勇敢一点,我为了你差点从黄山上跳下去,难道你就不能为我勇敢一次。”
何婉清红着眼睛,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一口喝下去。我突然意识到这个场合实在不合适说话,于是听从了何婉清的建议,换个地方。
我到柜台买单,服务员告诉我刚才的男人点菜后就买过单了。
外面阳光明媚,很容易让人误以为这样的好天气不会有悲伤的事情发生。我却感到在这灿烂阳光下,到处藏着让人望而却步的痛。
我独自拦了一辆车,自己坐到了前座。何婉清跟着我,坐进了后座。我没有理睬她。此刻对她的漠视,正说明了我内心对她的在乎。事后,我这样想。
司机问我去哪里,我不知道去哪里,一时无法回答。何婉清报上了她家的地址。
我呆呆地看着窗外,一脸的茫然和固执,觉得这世界怎么如此荒谬。
车子在她家的小区门口停下,我付了钱,然后下车。何婉清已经下车等我。在车上我们一句话都没说,司机也很聪明的发现了我们的尴尬,一句话也没有与我们搭讪。
看着何婉清一副悲伤的样子,我突然很想抱她,就在这小区门口,不管旁边有多少人看着。但是,我不敢碰她,连看她都觉得心寒。从小区门口到她家里,依然一路沉默。
时隔一个多月,再次进入这个熟悉的地方,我却显得很陌生。除了沉默的坐到沙发上之外,我没有触碰其它任何东西。我一味固执地认为,这里所有的东西都与我无关,我也无权触碰。
而在一个月之前,我没想到现在的情况是这样,前后的变化使我感到仿佛所经历的都是一场梦境。这种变化还使我突然产生了命运捉弄人的感想。
我沉默的低着头,感觉有一肚子话要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何婉清坐在我右侧的沙发上,一直看着我。
她所有的神态和表情与我一个月前认识的她截然不同。往日,我们是平等的两个人,并不因为年龄的关系而显得她比我老成。而今天,她一直保持成年人(比我大十多岁的优势)的优势与我对话,连沉默的气氛都是如此。
我很想说话,却欲言又止。
“你还要我吗?”我突然开口说。
她被我这句突如其来的话震惊,不知所措。还没等她开口,我扑上去抱住了她。她再次被震惊,本能地用手推我。
我含着眼泪说:“抱抱我好不好?我好想你。”
她放弃了推我,任由我抱着她。
我们一直不说话,却彼此抽泣。她的手无力的放在我腰上,我说:“抱紧我。”她麻木地搂紧了一点。我把脸收过来,对着她的脸,鼻子相互触碰着。眼睛看不清对方的脸。
“我不想失去你。”我哭泣着说。
“我真的不值得你这样。”她动情地说。
“我愿意的,只要我愿意就什么都可以,你不要想那么多好不好?你要我好不好?”我几乎乞求地说。
她又陷入了沉默。
我慢慢的开始吻她的脸,从额头到耳朵,到脸上的每个部位。显得既沉重又伤感。
最后,她慢慢推开我,叫我去洗脸。
我从跪着的姿势中站起来,感到两腿麻木,酸痛的厉害。何婉清帮我揉捏,我却只想抱着她,不放手。
何婉清给我倒了一杯热水。她的神情一副凄楚。
“你们什么时候离婚的?”我问她。
“前天。”
“他主动提出和你离婚吗?”
“是。”
“你有没有不同意?”
“没有。”
“他有没有告诉你为什么要和你离婚?”
“没有,我问过他,他没说。他只说不想再害我。”
“他也算做了一件好事。”
“他的经历并不好,染上赌隐也是被人陷害的。输了家当后他就没有好过。”
“你爱过他?”
“我不知道,我只想找个依靠,所以才跟他交往,后来才知道他赌得很厉害。”
“他是不是对你很坏?经常打你。”
“有时候。”
“那你为什么还要跟他结婚?”我几乎无法忍受的问。
“我无所谓了。我只是不想伤害到你,你还年轻,又单纯,不能为了我而耽误了前程。”
“可是你呢?你以为你这样我就开心了?你知不知道那天从这里出来,我一夜没回学校,在外面流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又去了黄山,在那里六天我差不多每天都把自己灌醉。你知道我有多难受吗!”
我说着说着,又忍不住抽泣起来。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何婉清心疼地问我。
“你为什么也这样对你自己?”我说。
“我和你不一样,我是离过婚的女人,已经没得选择,对这些也已经无所谓。”何婉清说。
“你不要这样子,你还有我的。”我近乎乞求地说。
“以后不要说对我不值得和伤害我的话了,答应我,我真的不想再失去你”。我接着说。
然后,我又抱住了何婉清,恋恋不舍。
何婉清在我怀里显得既柔弱又瘦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