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一个月后,这个学期接了近尾声。期末考试对其他人显得无比重要也无比沉重,而我从来没有觉得考试重要和沉重过。在其它方面,我不敢说我已经超脱,但是对于考试成绩,我已经做到了淡薄名利。我只要求我的考试成绩不出现不及格,就很满足,而且这个要求我一直都做得到。
这一个月里,我试图重新找一个女人,为了解决生活的空虚和无聊。当然,这样说只是表面的,不代表我随便。其实我真心希望能找到一个喜欢的女人,最好是她也能喜欢我。
李准也在积极帮我努力。
可是这种事总是显得可遇而不可求。这一个月,我请女生吃饭的次数不少,但是真正让我有心思去追求的女生一个也没有。李准总是抱怨我:“看不上就不要请吃饭,白白给糟蹋了酒,还不如哥们自己喝。”
我说:“人家也是难得出来跟咱们吃顿饭,既然她们想喝,就给她喝个痛快吧。”
“痛快个屁,要痛快叫他跟老子床上痛快去。”李准愤愤说道。
李准刚说完这句话,李媛一个拳头飞了过来。
她说:“你再说一遍!”
李准马上向她赔礼道歉。
对于这几顿饭,我的感觉不像李准说的那样“白白给糟蹋了酒”,而是另有感想。我发现,这几个女生表面上看起来都很斯文,而且装得有模有样,但是喝起酒来却一个比一个疯狂。
当然,起初,她们都推辞不喝,直到我们都喝得差不多时,她们忽而奋起直追,试图超过我们。这令我和李准两个久经酒场的人,也感到后怕。
最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些表面看起来十分斯文的女生,内心却很受压抑,感觉很受委屈,没有地方发泄,所以一有机会喝酒,就一个比一个疯狂。
我相信这个道理是真的。
接触过这么多女生,其中有一个姑娘,曾让我感到有一点点动心。这一点点动心不在于她的长相,而是她说话的声音。她二十一岁的年龄,说起话来就像七八岁的小孩,俨如花蕾在跟我说话。
我曾问她:“你声音怎么这么小孩啊?”
姑娘说:“我也不知道,生来就这样子。”
我说:“我知道,我没说你生来不是这样。我是说你人发育了怎么声音没跟着发育?”
这话大概是在我喝过两三瓶啤酒以后说的。反正我说完以后,李媛在我大腿上狠命地掐了一下,我差点叫出来。
李媛的这一掐使我很快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于是我马上补充道:“不好意思,我这人一见到美女就容易说胡话。”
姑娘听我这样夸她,竟很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脸上现出了很难堪的神色。我说:“我又说错话了啊?”
姑娘说:“没有,你是不是看见女人都说是美女,我一点都不漂亮,你怎么称我美女?”
我说:“谁说的,我觉得你很漂亮。”
说这话时,我头脑已经开始有点发昏。
姑娘一脸鄙视的说:“你嘴真甜,可惜都是真眼瞎话,让人觉得很假。”
我没想到这姑娘竟会如此老实,连夸她漂亮都不接受,并且还鄙视我。我从未碰到过这种情况,顿时变得不知所措。
李准接上去说:“你小妞怎么这样说话,有没有家教啊?”
“我没家教也总比你们两个酒鬼好。”姑娘气愤地甩出这句话,然后一个人奔出了饭店。李媛跟上去,叫她,她也不理。
而我和李准依然毫无顾忌的喝酒。
这姑娘叫项雪,是李媛班上的同学。后来的某一天,李媛惋惜地告诉我,说项雪是本市某某部门某某厅厅长的独生女,错过了是我的损失。
我理直气壮的说:“我没错过她啊,是她错过了我。”
李媛也理直气壮地说:“你这样胡言乱语,谁都会错过你。”
我说:“我没有胡言乱语,我只是说她声音像小孩而已。”
“人家声音像小孩你也用不着说人家人发育了声音没跟着发育啊,有你这样说话的么!”李媛用教训的口吻跟我说这句话。
我说:“知道了,下回一定不乱说。”
李媛说:“没有下回了,人家说不想见你了。”
我说:“不想见那就算了,反正我对她也没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她的声音有点像小妞。”
李媛说:“你真是自以为是,我看你就是想着小妞她娘。”
我突然想起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想到何婉清了,便说:“不是,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想她了。”
李媛说:“没想才怪呢!”
我说:“我真的已经很久没想了,不过你一说,现在我又想她了。”
李媛说:“想一个人就要告诉她,不然想了也白想。”
我说:“这话非常有道理,我也想这样做。不过也得看情况,你看我现在还能对何婉清说‘我很想你’这话吗?不被人家当傻子才怪!”
李媛说:“你怎么知道人家会当你傻子,说不定人家又离婚了此刻正想你呢。”
“哈哈你开什么玩笑,虽然她不要我,但也不至于这样诅咒人家吧。”我说。
李媛说:“什么开玩笑,就是真的,婉清姐姐又和他男人离婚了。”
我说:“你还真诅咒她啊好,我知道你也是为了替我抱不平,我就原谅你一次。”
李媛说:“谁要你原谅,你现在又不是她什么人,况且我说的也是真的。”
我说:“别逗我了,你以为我三岁小孩啊。”
李媛说:“婉清姐姐昨晚打电话告诉我她又和那个男人离婚了,不过她不让我告诉你。”
我吱吱唔唔说:“你他们为什么离婚?”
李媛说:“我也不知道,不过你还是算了。不要再去找她了,她当初和他结婚就是为了你。”
我说:“这也算为了我?我怎么一点都没这样觉得。”
李媛说:“那是你不懂人家的好意。”
我说:“我宁愿不要这样的好意。”
李媛愤愤地给了我两个字:“顽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